全家背刺假千金?姐贼有钱照样横行京城! 8.1
作者: 季微微 主角: 沈云栀 傅砚辞
45.11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2章 大结局 2024-03-28 23:31: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98.5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2章
简介

前世,沈云栀眼盲心瞎,为养父母一家付出所有,却被折磨致死。 重活一世,她手撕渣男,揭露贱妹,凭什么自己的东西要拱手让人?假千金她摊牌了,第一首富就是她! 然而,那个一直讨厌自己的男人为什么会违背皇命,屠戮仇人全族只为给自己报仇? 直到她闯祸他撑腰,她埋人他挖坑,她才发现人人拿不下的镇南侯好像喜欢的是自己? 长相妖孽的侯爷一手搂着她的腰,“夫人眼睛治好了,本侯很是欣慰。” “不是我之前眼瞎看不到你,是他们自己丑人多作怪,戏份太多太抢镜。”

第1章 重生即退婚

大乾王朝,宋府。

阴冷潮湿的暗房里,女子浑身是血,长钉刺穿了她的肩胛骨,将她定在十字木上动弹不得。

寒冬腊月的天气只穿着一件单衣,伤口鲜血混杂在一起,浑身已经没有一块好肉,双腿也被钉在了长钉之上,而那一张脸……更是被毁的看不清原本模样。

“沈云栀,是不是很想求我给你一个痛快?我偏不给!”

沈云初拍了拍女子的脸,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随之狠狠地刺进了女子的身体里,语声阴狠:

“什么皇城第一才女,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野种,天生的贱骨头,凭什么抢我的风头?

你就该像只狗一样跪在我面前,对我摇尾乞怜,舔鞋讨好还差不多,竟然还想给宋闻璟做妾?你也配!”

沈云栀忍着身上的疼痛,哼都没哼一声,沈云初就是个疯子,用尽手段只想看见她痛苦,她偏不让她得意。

“来来回回就这几句,有没有新鲜的?”沈云栀冷笑,眼里尽是嘲讽,“口口声声骂我贱骨头,你这穿着样式还处处模仿我,尚未成婚便和宋闻璟无媒苟合,到底是谁下贱?”

“你!”

沈云初像被戳到了痛处,眼神疯狂又狰狞,手中的匕首再度刺了出去。

“砰!”

地牢的大门忽然被撞开,宋闻璟从外被踢了进来,硬生生撞到墙面吐出一口血来。

喧闹嘈杂的声音伴随着尖叫声在门外响彻,冲天的火光蔓延,一道颀长挺拔的黑色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沈云栀望向门口,月光清辉洒在男子的身上,眉眼精致的像画,五官俊美无双,此刻一双眸子凌厉如刀,带着惊人的杀伐之气,令人心惊。

“云栀?”

男子在见到沈云栀的瞬间,神色微顿,却在见到其血淋淋的惨状后瞬间红了眼,握着利剑的手青筋暴起,杀气瞬间蔓延而开。

“傅砚辞?”

沈云栀意外的看着出现的那一道身影,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来救自己的吗?

“傅砚辞,你疯了吗?你敢擅闯宋府,杀我族人,难道就不怕入狱吗?”

宋闻璟神色惊恐,嘴角还带着血,他不明白傅砚辞和沈云栀不过是泛泛之交罢了,竟会不惜违背皇命从边关赶回来,带着这么多人杀进宋府就只是为了找到沈云栀?

“她一心向着你,你竟为了别的女人这般折磨她?你简直不是人!”

傅砚辞一手掐住宋闻璟的脖颈,俊眸满是迫人的杀意。

“她、她本就只是沈家捡来的野种,根本不配与我成婚,连沈家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宋闻璟回答的理所当然,他与沈云栀青梅竹马又如何,沈家父母养了她这么多年,不也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这里受折磨吗?

一个不明身份的野种,白当了十几年的沈家千金已经是天大的福气,现在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傅砚辞这是发什么疯!

“嗤!”

傅砚辞的利剑刺进了宋闻璟的胸口。

宋闻璟骇然的看着胸口的利剑,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与不甘。

“为什么?难道你喜欢这贱人?”

傅砚辞眼中狠色更浓,利剑狠狠一搅,声音冰冷毫无温度。

“敢伤我护着的人,宋家和沈家,全都得死!”

“啊——”

沈云初尖叫起来,脸色苍白,不敢相信傅砚辞竟敢杀了宋闻璟!

就在其愣神的瞬间,沈云栀已经趁机抢走了其手中的匕首,一手掐住女子的脖子让她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已经握着匕首刺进女子的心脏。

鲜血蔓延开来,绽放成妖娆的血花。

沈云栀连刺数刀,看着沈云初痛苦绝望的模样,眼中才泛起些许波澜。

最后一刀,她刺向了自己。

“云栀!”

傅砚辞快步跑来,一手握住她伤口处不断喷涌出的鲜血,神色焦灼,“你坚持住,大夫很快就来。”

“不用了。”

沈云栀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察觉到其身上的血腥气,眼里闪过一抹歉意。

“傅大哥,谢谢你。”

如今的她容颜被毁,双腿残疾,便是活着也只是个废人,能这般有尊严的死去,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她以为她这苍白的一生全是一场笑话,敬爱的至亲对自己弃之如敝履,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利用折辱她,身边的朋友也尽数远离,不曾想最后来救她的竟是一直以为讨厌自己的傅砚辞。

……

“小姐,你快醒醒,千万别吓奴婢啊。”

沈云栀缓缓睁开双眼就见到紫苏熟悉的脸,瞬间红了眼眶,没想到死了竟然还能见到她。

“小姐,你若是不愿意就和老爷夫人说吧,虽然二小姐回来了,但宋公子毕竟和你是青梅竹马……”

紫苏眼里盛满了关心,声音虽小,她却听了个真切。

“爹,娘,我知道你们是一心为我好,觉得亏欠了我,但姐姐毕竟替我孝敬了你们多年,闻璟哥哥与她又是青梅竹马。

她身体一向很好,如今都晕了过去,可见心里有多难受,我真的没关系的。”

沈云初温温柔柔的声音传来,善解人意又尽显可怜。

沈云栀眼里闪过一抹震惊,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回到了十八岁时沈云初刚回沈府不久的时候。

当初,沈云初就是靠着这样的好手段让她身边的人一个个夺走,以至于众叛亲离时,她还浑然不知,竟真以为她大度,备受折磨时才知道一切都是她处心积虑设下的局。

宋夫人眉头紧锁,沈云初的话点醒了她。

沈云栀身体一向不错,怎会这般轻易晕了过去,定是装出来的。

果然是见不得人的孽种,只会耍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这婚约定的本就是沈家的嫡小姐,外来的人如何能鱼目混珠?

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如今真正的嫡小姐已经回来了,怎么还能让一个假的充数?岂非毁了闻璟的前程!”

这时,沈云栀缓缓站了起来,捕捉到沈云初眼里一闪而过的得意以及宋闻璟望向前者怜惜的目光,心头一阵嘲讽。

“这婚约本就是云初的,我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