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神低语 8.1
40.72万字 0.1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一百八十三章、神力之外 2024-03-10 10:09:3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1.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3章
简介

无上的太阳注视着世间万物,阴影从他们脚下滋生,古神的低语爬进人们的耳朵,诉说着永昼的折磨。 在这个世界,阳光就像是诅咒,它越是炽热,你心中的阴影就越是深邃冰冷。

第一章、审判

谢里曼戴着木质手铐,看着祭坛前那身穿深红色法衣的主教,一言不发。

他面临的,是一场宗教审判。

那位主教面沉似水,微微昂着下巴,正努力散发着他的神赐予他的权威。

“姓名。”

“谢里曼·冯·阿登纳。”

谢里曼的回答带着颤音,结合他昂着的头,让人感到一种即将自愿走上祭坛的怪异虔诚。

“我听说,你在亵渎无上的太阳,有这回事吗?”

谢里曼能感受得到周围人的敌意,甚至大殿里那些石柱上刻着的天神雕像,它们的表情都变得怒目圆睁。

“我只是不喜欢太阳永远都挂在我的头顶上,在我出生的地方,有白天,有黑夜,有太阳,有月亮,我们那的太阳会东升西落,不像这里……”

谢里曼的话被人群的窃窃私语声淹没,他们有的呵呵轻笑,有的叹气摇头,但大多数的人在指责谢里曼言论中的亵渎之意。

“肃静,肃静!”

主教的声音仿佛洪钟,在大殿中回响不绝。

无上的太阳会落下,这在他们听来简直匪夷所思。

“有人说你来自充满诅咒与邪祟的碧海?”

“是,五年前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一睁眼就是碧海阴暗的森林。”

“那么五年之前你在哪里?”

谢里曼的视线焦点透过主教,穿过墙壁,仿佛在回忆一件十分久远,但又很清晰的事情。

“之前,我正在地质勘探公司上班……”

他呢喃的是他原本世界的语言,这在其他人听来像是吟诵咒语一般的口音吓得周围人屏住了呼吸。

原本人人都在伸着的脖子此时缩了回去,他们眼神躲闪,窃窃私语原本围成的那个半圆现在扩大了一倍,仿佛只要吸进谢里曼呼出的空气就会被灾厄找上门来。

主教的表情同样惊骇,他高举双手,口中振振有词,仿佛正在驱除邪魔一般。

“这个人的灵魂五年前就死在了碧海!现在的他早已被碧海中的邪魔附体!来人!把他绑下去,让他的肉体回归炎神的怀抱吧!”

火刑的结果并没有让谢里曼感到意外,实际上,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炎神圣殿前的广场上,被绑在火刑柱上的谢里曼抬头望向天空,那挂在每个人头顶的橘色太阳还在那里,上面的几颗黑点清晰可见,像是一颗眼球上的数个瞳仁,俯视着这癫狂的一切。

捆成捆的柴火在谢里曼周边堆了一圈,一个男人正往柴火上倒着煤油,那像是什么东西变质的气味直往谢里曼的脑袋里钻。

人群密密麻麻,他们在主教周围围成一堆,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在享受着神职人员庇护的同时,又不至于冒犯对方的威严,像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动物幼崽。

他走到火刑场的旁边,抬起一只手,乱糟糟的人群像是被风吹倒的麦子一样,逐渐变得鸦雀无声。

他双手一抖,在抖动的宽大法衣垂下之后,他抬起右手,开始念诵法词。

人群低着头,双手合十,有的甚至热泪盈眶,他们跟着主教轻声呢喃,如同夜间随着风儿摇动的树叶一样,发出配合的沙沙声。

“谢里曼·冯·阿登纳!愿烈焰之神净化你的灵魂吧!”

面对神的代言人降下的审判,谢里曼好像没听见一样,他仰着头,根本不去理会沸腾起来的民众以及那越走越近的行刑人。

随着一声汽笛的长鸣,所有人的目光被拉到了天上。

黑影逐渐笼罩了所有人,挡住了无上太阳的荣光。

那是谢里曼的飞行船新月号,它像是带着两个浮囊的风帆船。

嗖的一声,一柄带着绳索的钢锚插在了砖石街上,广场上碎石横飞。

与此同时,谢里曼双手一拧,挣脱了那足以拷住一头牛的枷锁,他轻轻松松扯断身上的绳子,踢开柴火,三两步就跑到了钢锚面前,一把将它拔了出来。

新月号极速上升,同时收回钢锚,在众人混乱的尖叫声中,抓着钢矛的谢里曼跟随钢矛离开了地面。

他回头望去,站在人流中振臂高呼的主教完全没了神赋予他的号召力。

尽管他试图让人们不要惊慌,但飞行船那几乎贴着圣殿塔楼的高度还是击碎了神给予人民的安全感,他们到处疯跑,像是受惊蚁群。

“船长,欢迎回来。”

谢里曼“嗯”了一声,他看着自己这位满脸白色胡茬的大副,问道:“安东尼,你们怎么这么慢?”

“这处空岛有三处飞行船卫戍,要让新月号悄无声息的离开泊区还费了些功夫。”

“东西拿到了吗?”

“拿到了,在二层货舱,帕托正守着它呢。

哎,船长,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那东西与回归之地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谢里曼摇着头回答,满脸失望,那失望如此真切,与他出发前的喜悦与势在必得尖锐的对立着。

因为谢里曼做梦都在寻找的这个回归之地,是传说中连接另一个世界的桥梁,是谢里曼返回自己世界的唯一希望。

为了获得有关回归之地的线索、消息、甚至是模糊的传说,他花掉了自己全部的收入,甚至不惜接下这次这种脏活。

舰桥上,舵手与船员长朝着谢里曼行了个礼,他们呼吸急促兴奋不已,像是头一次尝到腥味的猫。

谢里曼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飞行船的气囊开始充盈,速度也开始提升。

安东尼站在谢里曼身旁,说:“船长,我有个疑问,你为什么总是把最危险的工作留给自己去做呢?要知道你可是船长啊!”

显然,在这位老大副的眼里,身先士卒不是船长该做的工作。

“我怕你们做不好,那反而会害死你们。”

看到谢里曼那副令人别扭的虔诚模样,安东尼咧了咧嘴,把脑袋凑近,小声嘀咕道:“船长大人,把你那破东西赶紧摘下来吧。”

谢里曼愣了一下,赶紧摘掉脖子上挂着的吊坠,掏出一个皮袋塞了进去。

这个跟了他五年的叶子形吊坠是个不折不扣的诅咒之物。

虽然佩戴它能显著提高力量,但它带来的逢问必答,还都是实话实说的副作用却总能让谢里曼尴尬不已。

二十分钟过后,在新月号的后方,三艘小一些的飞行船已经成了时隐时现的小点,它们已经不可能追上新月号了。

“这么小一个空岛竟然还有卫戍飞行船队……”

谢里曼在感叹了一声之后,对着船员们下达了全速返航回港的命令。

对于舰员来讲,返航的命令毫无疑问是他们最希望听到的命令,家乡不止有温暖的床,还有姑娘那柔软的一切。

而谢里曼就不喜欢返航,因为那对他来说等于放弃探索回归之地的方位,这反而离他的家越来越远了。

在返航之前,谢里曼必须要检查货物,那件他不惜冒着火刑危险也要搞到的货物。

当他和安东尼来到二层货舱的时候,轻微的呢喃声让他停下了脚步。

谢里曼打开袋子取出叶子形吊坠系在胸前,抽出自制的火枪,从一堆堆货物旁小心的前进。

顺着油灯发出的昏暗光线,帕托隐约的背影出现在了谢里曼的面前,他跪在那里,双肩不停耸动,嘴里阵阵呢喃。

在帕托的旁边,那个雕刻了几条触手的陈旧木箱已经被打开。

“叶丽娜,带我走……叶丽娜,带我走……”

这声音含含糊糊,像是一个受到极度惊吓的人下意识的呢喃。

谢里曼立刻停下脚步,他拦住想要探头的安东尼开始后撤,直至二人离开了二层货舱。

“你没告诉他那东西不能打开来看吗?”

安东尼的两只手抖个不停,灯笼被他晃来晃去,整个一层货舱阴影晃动,仿佛有一群恶灵正在来回游荡。

“我告诉他了……可谁知道他……”

安东尼的视线落在谢里曼胸前的吊坠上,他一把抓住谢里曼的手腕,仿佛那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船长我问你,我们是不是都会死?”

谢里曼从思索中抬起头,眉头皱到了一起。

“接下来要做的事,只要咱们俩之间有一个人怂了,那整个飞行船的人都会死。”

安东尼郑重的点头,他的手不再颤抖,他知道船长说的是实话,而且以这三年来的航行生涯来看,船长的判断总是正确无比。

几分钟之后,谢里曼将吊坠与自制火枪交给安东尼,他自己则穿的严严实实,还带着两副厚厚的手套。

“在我盖住那个鬼东西之前,你千万别上,只需要看上一眼咱们可就跟帕托一个鬼样子了。”

谢里曼说完,举起手里的床单,在大概看了一眼帕托的身位之后,闭上双眼,就这么举起床单扑了上去。

混乱之中,谢里曼摸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他双手用力死死地将它压在身下。

一声凄厉的嚎叫过后,帕托疯了一般的攻击着谢里曼,嘴里嘶吼个不停。

“还我!还给我!”

这声音尖厉异常,像是在用铁片刮玻璃一样刺耳。

谢里曼蜷缩身体承受着帕托的拳头,他闭着眼睛扯动床单,将那个坚硬的物体尽量包裹严实。

“安东尼!我遮住它了!快点!”

安东尼吓呆了,倒不是因为帕托发疯似的攻击,而是因为他看到了帕托的脸。

那张脸上双眼的位置已经成了两个深邃的窟窿,鲜血汩汩涌出,帕托那原本黝黑帅气的脸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张毫无血色,扭曲变形的怪异面庞。

在瞥了一眼谢里曼怀里那裹得看不清形状的东西之后,安东尼迅速移开目光,冲着帕托就撞了过去。

有着吊坠加持的安东尼这一下就撞飞了帕托,他砸在了货舱一侧的艇壁上,脖子咔嚓一声,整个人顺着艇壁滑了下来。

谢里曼已经裹好了那段硬物,他连同床单一起塞进了木箱,站起身来,长出一口气。

“我我我……没想杀了他……”

“我知道,有时候很难控制力道……”

谢里曼的话还没说完,帕托的身体抽动了几下,晃悠悠的爬了起来,脑袋耷拉在肩膀上,双眼的鲜血还在汩汩流淌。

“还我……还我……叶丽娜……带我走……带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