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女包围的日子 9.0
作者: 小白菜 主角: 高畅
119.22万字 0.3万次阅读 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46章:叫小姐姐 2024-06-11 19:50: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822.6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46章
简介

雾都青年高畅为赴前女友三年之约,却意外遇上漂亮女高管溪月。 人生至暗时刻,白月光女友、青梅女主播、刁蛮大小姐、性感辣妈,各式各样的女人一一来到他身边。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在他爱的人与爱他的人之间,该如何抉择?

第1章:三年之约

一觉醒来,我被扔在了海拔5130米的东达山垭口。

田洁是我一死党,昨天晚上和她喝酒时,她说安排车送我去拉萨。

刚一接通电话,我便压不住火气骂道:“这就是你给我找的重金靠谱的老司机吗?你知道他把我扔在哪里吗?”

“扔哪了?”田洁丝毫不显意外。

“东达山!”

“哟!那太坏了。”

我咋呼道:“我看你是故意算计,让司机把我扔这儿的吧?这就是你信誓旦旦给我准备的温暖、惊喜之旅?”

“是不是很惊喜?”

“惊喜个屁,温暖呢?”

电话那头的田洁似乎很体贴:“天寒地冻的,你旁边应该有个包,给你准备了秋裤和棉衣,别冻着了。”

“田洁我真的想打死你!”

“都去拉萨和何欢赴三年之约了,还和我这备胎较哪门子劲?”

听到何欢的名字从田洁口中说出来时,我一下愣住了,瞬间没了以往和她斗嘴的兴致。

何欢,我的前女友。

我和她相识在大学里,从小生活在知识分子家庭的她一身的才艺,更是人们口中的大家闺秀。

三年前我们和所有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是最让人羡慕的一对。

我无比喜欢何欢,喜欢到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和她扯证的地步。

我们在一起度过大学四年,那时候我穷困潦倒,她风华正茂,却从不在乎流言蜚语,一直无怨无悔的陪着我。

和她恋爱的那段时间,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可就在一次很平常的争吵后,她就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

这一消失,便是三年。

直到三天前,我意外收到何欢的来信,信中她告诉了我她在拉萨的地址。

昨天晚上和田洁喝酒时,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

田洁是和我从小打到大的邻居,亲朋眼中的青梅,我们一起长大,我的一切她都知道,她的一切我也知道。

向她分享喜悦时,她却骂我:“傻瓜,都三年了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放下,怎么可能放得下。

我找了她三年,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切都已经深深刻入了我的骨子里。

昨晚,我和田洁喝了很多酒,她说会安排车送我去拉萨。

可没想到,却被她给整了!

想起这些,我又气不打一处来:“田洁我告诉你,我这儿海拔五千多米,还下着雪,你赶紧让司机把车开回来!”

“这点状況算什么事,我听说川藏线上,很多穷游驴友,竖起大拇指,顺风车能一路搭到拉萨。”

“你有见过男的在路边搭车吗?”

“试试嘛,听说有人可以不带一分钱走完川藏线,你也可以的。”

“可你妹!我会死这儿的!”

“啧啧,没那么严重。”

我还想说两句什么,她打断了我的话,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道:“高畅,祝你搭车成功,千万别耽误了三年之约啊!耽误了也不要紧,我这个备胎在重庆等你。”

她说完,电话里头就传来了挂断音。

不解气的我又翻出微信,歇斯底里的骂了一阵子。

可这高海拔上,这么大动干戈的已经让我气喘起来,精疲力尽地靠边坐在了路沿上。

尽管郁闷,可想起即将到来的三年之约,我又笑了。

现在,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站在何欢面前,告诉她,我有能力买房子了,也有能力让她过上好的生活。

想到何欢,我心里便瞬间燃起了斗志。

山顶的雪风吹得我直哆嗦,赶紧翻出包里的棉衣棉裤换上,然后裹紧衣服朝马路上张望着。

整理好情绪后,我拿出职场微笑,冲着路过的车竖起大拇指,可惜没一辆车为我停下。

半小时后,我开始有点泄气了,同时心里对田洁的恨意又增加了几分。

继续站下去,真可能被冻死,只好一边往前走,一边频频向路过车辆竖大拇指。

固执地往前走了几里地,实在折腾不动了……

这地儿高反很厉害,而且空气稀薄,失温很快,我揉了揉鼻子又将衣服裹紧了一些,在高原上感冒是很危险的。

人在孤独中特别脆弱,我已经没有心情骂田洁了,只是拿出手机给田洁发信息,求她让那辆车回来,一切好商量。

信息还没发出去,手机却没电自动关机了。

那一刻,我真的心如死灰。

屋漏偏逢连夜雨,压迫感油然而生。

我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已经发生的事情,着急是解决不了的。

雪花飘在脸上像刀子一样,我被冻得不断在原地踏步。

风雪中,又等了大概十来分钟,我终于再次听见汽车的声音传来。

抬头望去,是一辆红色的牧马人缓缓开了过来。

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我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傻乎乎的在路边竖大拇指了,直接跑到路中间张开双臂站立着。

可那辆牧马人却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对直朝我驶了过来。

只感觉一阵风迎面袭来,随着“嘭”的一声,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

我立马睁开眼睛一看,那辆牧马人是停下了,不过撞上了我放在路边的背包。

看着地上的刹车印,可以见得她是为了躲我,无奈撞上我的包了。

后怕中,牧马人车上传来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怒喝:“你想死吗?”

我缓了缓情绪后,走到车门前,向她询问道:“没事吧?你人没事吧?”

她谨慎的看着我,只见她右手掏出一支红色喷雾剂,抬手对准了我的眼睛……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瞬间感觉失明了,双眼火辣辣的疼痛起来。

我惨叫着,连连后退,脚下一绊狼狈地摔倒在地。

我就像被霜打过的茄子坐在地上,使劲揉着眼睛,那感觉像是有人往眼睛里抹了两把胡辣粉似的,眼泪止不住地哗哗流。

不知过了多久,牧马人车里的姑娘打开车门跳了下来,这姑娘看上去很不好惹。

墨镜、丸子头,深绿色工装裤,冲锋衣内搭一件超显身材的黑色背心,尤其脚下的粗跟短靴更是霸气。

她手上还拿着那瓶红色的喷雾剂,气势汹汹地走到我面前,像一个女警在盯着眼前的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