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儿驾到,禁欲太子脸红心跳 7.0
作者: 清媛L 主角: 计宴 乔安宁
26.93万字 0.3万次阅读 1.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0章 海宴河清 2024-03-23 07:49: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8
    作品总数
  • 393.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0章
简介

听说太子禁欲,无意大位,只想修仙,要得道升天? 不不不! 乔安宁嗤笑:你们都被他骗了! 那花样层出不穷,上窜下跳能把她玩死的活太子,敢情是虫子成精,专钻她骨头缝的吧? 最可怜的人,是她!

第1章 入宫验身

送入宫中的女子,是要被验身的。

但乔安宁是历年以来,第一个以妓子之身入选的。

庄嬷嬷看着她的花名册,惊讶的眼底露出一抹精光:“乔安宁,选自明月花楼,脱!”

庄嬷嬷长得一板一眼,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乔安宁风尘中打滚,白担了妓子的名,实际是个清倌身。

嘴巴上哄人有一套,心思更是九转玲珑,马上塞了一只金戒子过去:“嬷嬷,奴家初入宫中,不知禁忌……”

庄嬷嬷暗赞了一声这妓子倒也懂事,不动声色把金戒子收了,吩咐小太监拉了一道帘,让她躺到后面的床上。

脸上依然板正,且不容挑衅:“乔安宁,进了宫,便是宫里的女人了,你在外面狐媚子的那一套,入了宫是行不通的,识相的话,就听话点。”

这也算是提点。

乔安宁麻溜的脱了,连一点底裤都不留。

庄嬷嬷满意的看着乔安宁这动作,心道外面混过的女子,就是懂眼色。

瞧瞧,大大方方的,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省得她再敲打了。

乔安宁躺在床上,任由这庄嬷嬷从头到脚来回摸了一遍,然后又捏了第二遍。

胸挺,肤白,没有隐疾。

胸型漂亮,肉又软,手感抚过顶端,瞬间立挺……这感觉,嬷嬷挺满意,乔安宁也觉得,挺刺激。

“乔安宁,屈腿。”

庄嬷嬷说,摸过胸乳后,便一路往下,以手为尺,量了一下她的小腰,腰细,也软,是个媚骨。

再往下,便是女子的私密之地。

乔安宁乖巧的屈了腿,幻想着就当是做体检,反正在现代做体检,也是这种种做法。

没错,乔安宁自小魂穿古代,变成了一个婴儿,活到如今,也才不过二八芳华。

她在明月花楼里长大,从小就是天赋惊人,拥有过目不忘之能,还刻苦好学举一返三,几乎便是明月花楼的女状元。

老鸨子一直把她当金疙瘩培养,原本打算让她再过一两年,便去接客,然后一炮打响,捧为明月花楼的头牌。

结果在她的甜言蜜语下,生生拖到了如今。

眼看这一两年时间马上到了,老鸨瞧着这日益出挑的绝色美人儿,又起了让她风光接客的心思,结果,却突然赶上宫中来人选美人儿,直接把乔安宁选走了。

老鸨子人财两失,气得眼黑,差点跳河自尽。

可实际上,是乔安宁自己塞了银子,自己把自己送进了宫。

哦!

做一个妓子,跟做一个宫女,这其中的差别,她还是能分得出来的。

伺候一楼的人,跟伺候一个人,她更倾向于后者。

“嬷嬷……”

可怜巴巴的姑娘许是第一次被人这般大开大合的检查,难得眼里带了羞涩,盈盈似哭。

但其实她是装的。

别人都在哭唧唧,她也得有样学样,太过与众不同,怕是会当成别有异心的人,拉出去砍了。

庄嬷嬷绷着脸,只管伸手在她的内里,挑,拨,揉,捏,指端触到最底层,隐隐被隔离时,她才又往后退。

浅浅水意随着她的退出,竟是有那么一瞬间绞得她指端发紧。

哦!

如此紧窒,是个好苗子。

庄嬷嬷顿时眼睛发亮,不由多看了乔安宁一眼。

“天生媚骨,丰腰翘臀,活色生香,秘处高雅馨香,紧窒水润,完美处子之身,姑娘有福了。”

这是要把她留下了!

乔安宁被她弄的也有了感觉,小脸红朴朴的,这会儿连忙夹腿起身,谢过庄嬷嬷。

从头上机灵的拔下一只玉簪送过去,虽然不如金戒子值钱,但送礼就是一个诚心。

庄嬷嬷收了,扬声道:“明月花楼,乔安宁,上上之身,留!”

扬声完毕,庄嬷嬷的眼底便带了笑,视线从她赤裸的胸前掠过,看在玉簪的份上,再提点一句:“姑娘这乳长得漂亮,小小年纪便有一手不可掌控之姿,可得好好爱护。”

乔安宁懂了,这是在说她胸大。

仗着自己刚刚才给庄嬷嬷行过贿赂,使劲往前凑,打听秘辛:“嬷嬷,入宫的女子检查这么严格,进宫之后主要是做什么的?”

庄嬷嬷倒是没料到,这乔安宁胆子也大。

看在她日后有可能发达的份上,庄嬷嬷决定结个善缘:“普通宫女自然不会查得太细致。可依姑娘这般的,是要送到贵人处,去实打实伺候贵人的……这么说吧,咱家殿下天潢贵胄,待人亲和,身边还无一美侍,姑娘若能拔得头筹,以后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乔安宁一颗心“怦怦”乱跳。

完了。

她进宫是来躲那千人骑万人枕的命运,不是来送命的。

传言中,太子话少又冷漠,不好女色,整日修仙,国家大事没听说处理过,倒是佛经啥的,倒背如流……这个太子禁欲得很,不爱江山不爱美人,他爱得是长生大道啊!

换言之,是个脑子进水的。

这世上真有长生大道吗?

如果真有,也轮不到他做太子。

“嬷嬷,我忽然记得,我有瘾疾,怕是活不长……”乔安宁乖巧的说,“这活不长的人,送太子身边,万一太子这贵胄之身若被我冲撞就不好了。嬷嬷,我还是出宫吧。”

庄嬷嬷轻飘飘看她,语气温凉:“哦,有隐疾,是要被打死,才可出宫的。姑娘可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