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鲍小熊 主角: 林宵宵
48.99万字 11.5万次阅读 39.8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8.99
    累计字数
  • 12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36章
简介

小人参精林宵宵胎穿了。 掐指一算,淌泪望天。 她好苦的命哟,全家没一个好下场。 【娘啊,倒倒脑里的水吧,你疼爱的小姑子是你夫君的小情儿啊。】 【我亲大哥刷马厩掏猪粪,新科状元被顶替了不说,还被冒牌大哥剥皮阉割了哟。】 【我亲二哥更惨,被冒牌二哥哄着练了邪功,最后被五马分尸了。】 【最惨的还是我,被渣爹狸猫换太子,当成扬州瘦马卖进青楼被活活折磨死。】 林宵宵抱着奶瓶,原本打算干了最后这杯奶就准备西去。 却不想全家杀疯了。 娘把休书拍在渣爹脸上。 亲大哥夺了状元名号,踹翻了冒牌货。 亲二哥弓箭长矛射穿了渣渣们的黑心。 她被全家捧在手心,争风吃醋:“宵宵是我的。”

第1章 小人参精:再当人我就是大傻缺!

再当人,我就是大傻逼!

这是临死前,化成人形的小人参精得来的真理!

可……怎么四处都是人声?

“夫人,再不使劲,孩子就要被憋死了。”

“快了,看到头了,马上出来了。”

“啊!”

“恭喜少爷,恭喜夫人喜得千金。”接生婆跪地道喜。

泡在羊水里的林宵宵感觉像坐滑梯似的,呲溜一下滑了下来。

气还没喘匀呢,便感觉到死亡的窒息感喷涌而来。

哈?开生就遭谋害?

难不成她天生就是个容易夭寿的命?

上辈子她可是个修行千年的小人参精,惨的是才化成人形,还没热乎呢,就被一道雷劈噶了。

估摸着老天爷也觉得她是一支实惨的参,又让她还阳了一次。

兜兜转转又穿成了女婴,可还没享福呢,怎么又要被捂死了呢。

孟知微偏过苍白的脸,虚弱的朝林泽尧伸出手,粗喘着断断续续的气:“夫君,我想看看女儿。”

林泽尧箍紧孩子的手紧了紧,掩下眼底的阴鸷,再抬眸,里面盛满慈父的担忧:“夫人,女儿气弱体虚不会哭,要抱出去找郎中诊治,耽误了会有性命危险。”

孟知微怔住,破玉般的眸滚下一行泪水:“我生的孩子为何个个都体虚?儿子这样,女儿也这样。泽尧,你说莫不是我做了伤天理的事,老天爷在惩罚我?”

林泽尧压下心底的不耐,脸上挂着虚情假意:“知微,你别多想,婴儿体弱正常,咱们的儿子也是体弱,经郎中调理,现在多强壮,你放心,女儿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先带女儿出去了。”

襁褓里的林宵宵支棱着耳朵一听。

麻了,她好像穿到了之前的话本子里。

话本里,苦读的凤凰男林泽尧考取了状元,因长得俊美又有才华,让将军之女孟知微对他一见钟情。

可惜,孟知微所托非人,为了渣男九死一生,废了一身武功,渣男利用她及她家人平步青云后,用残忍酷刑将她制成了美人彘。

林宵宵想到话本子里自己的悲惨命运便急得挣扎起来。

【娘亲救命,我不要跟坏爹爹走。】

筋疲力尽的孟知微刚要闭眼小憩便听见一道急急的小奶音。

她一一扫去,林泽尧和奴婢自是不能叫她娘亲,而且看他们的反应不像是听到了小奶音。

视线落在襁褓上,心跳的极快,好像有什么反应。

她听到了女儿的心里话?

不由的想到年前,她前往灵隐寺烧香拜佛时遇到了一位得道高僧,高僧曾说她未来的劫难会被一位小贵人化解。

难道,小贵人是她的女儿?

“夫君,等一下。”孟知微急急叫住欲出门的林泽尧,强撑着身子要起来,却虚的整个人摔在地上,手艰难的拽住他的脚踝。

林泽尧眸底极快划过一抹厌恶,佯装关切:“夫人,你刚生产完不能下床。”又看向丫鬟:“竹苓,还不快把夫人扶起来。”

孟知微摇摇头,拂开竹苓:“夫君,我,我担心女儿,想留在身边,可不可以把郎中叫来给女儿看病?”

林泽尧脸上肌肉僵硬,用老一套话术诱哄她:“我们成亲多年,夫人是不相信为夫么?为夫真是伤心。”

孟知微爱的卑微,最怕林泽尧生气,指尖蜷起,抿唇想:莫不是我听错了?

“夫君,那……”

【唉,笨蛋娘又相信渣爹了,渣爹把我抱出去是要狸猫换太子,让你养他和小情儿生的闺女啊。】

林宵宵倒豆子的话击的孟知微全身打冷战,脑子陡然清醒。

她的夫君,养了情儿?还要换掉她的女儿?

难道这么多年,他深情的样子都是装的么?

孟知微掐着掌心的肉,不让情绪外露,免的打草惊蛇,她红着眼圈:“我自然是相信夫君的,只是我父亲盼着得个外孙女,给女儿求了个万福手镯,让我亲手给女儿戴上。”

她拿出手镯:“夫君仁孝,一定不会拂了父亲的心意,对么?”

林泽尧的脸像吞了苍蝇般难受,岳丈可是开国大将,他怎敢拒绝,脸上僵着笑:“岳父有心了。”

竹苓把孟知微扶到床上,林泽尧把孩子递过去。

她颤着手抱在怀里,低头望去,一颗心都化了。

好漂亮的小家伙。

小团子柔软胖乎,娇憨的咧嘴笑,鸡蛋般白嫩嫩的小脸儿上,溜黑的大眼睛骨碌转,哪像气虚体弱的样子。

她暗暗咬牙,林泽尧,你的心是被狗吃了么,竟打亲女儿的主意。

来到安全怀抱的林宵宵小大人似的舒了口气。

【我娘亲真漂亮,就是脑子有点笨。】

被亲女儿嫌弃的孟知微:……

林泽尧看着抱着孩子的孟知微,攥紧了拳,计划失败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件事发生后,一向温顺听话的孟知微怎的今日性情大变了?竟拿岳丈压他。

林宵宵吐了个口水泡泡。

【好饿好饿,没人管饭的吗?】

孟知微朝竹苓看去:“玉儿寻的奶娘到府了么?”

竹苓:“夫人,前几日便到了,一直侯着呢,奴婢这就叫把人叫来。”

林宵宵瞪圆了眼睛。

【啊呜,我不要林玉儿找的奶娘,她可是渣爹的小情儿啊,她那么坏,肯定会害死我的。】

【就是她给渣爹生了孩子,还要把我换掉呢。】

林宵宵的话好像一盆凉水浇在孟知微的头上。

她浑身发抖,牙齿打颤,耳鸣了许久才缓过来。

什么?

林玉儿不是林泽尧的亲妹妹么?

他还说过,因是异母同父的关系,母亲不喜林玉儿,也不给林玉儿大小姐的待遇。

孟知微心善,打心里疼这早年丧母,不得父爱,不得大小姐待遇的小姑子。

为避免婆母的磋磨,她让林玉儿做自己院里的掌事丫鬟,给她单独建了院子不说,还在外头给她买了宅子,每个月单独给她五十两的零花钱,把她当成亲妹妹般疼爱。

想到他们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打情骂俏的,心里便冒出浓郁的火焰。

她深呼了口气,好歹是世家贵女,当家主母,能藏好情绪。

她靠着软枕,似是才想到什么:“对了,玉儿的身子如何了?先前玉儿便说等小侄女出生了,她要第一个抱呢。”

她虚弱笑笑:“竹苓,去后院找找玉小姐。”

林泽尧瞬间慌了。

玉儿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