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0章:大结局(完本)

书名:
重生开始当首富
作者:
黄金小白菜
本章字数:
1100
更新时间:
2022-08-20 22:53:5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大国实业

为了理想出走,归来全家横死,只剩他孤身一人。 巨富李文军在懊悔中孤独生活了四十年后重生回到1980年。 这一世,他要快意恩仇,让家人富足健康,平安喜乐,让仇人偿命。 这一世,他要实业兴邦,带领各行业把技术提前二十年; 这一世,他要改变历史,把小矿山变成全国乃至世界的技术经济中心。 依靠过硬技术,他做出了对讲机,从破仓库起家,建立实业帝国无人可挡。 做手机、汽车、芯片和飞机,建高速,地铁,机场和高铁,钞票哗哗流进来。 赚钱,对他来说其实是最容易的事情……
连载中,累计374万字 | 最近更新:第1804章 大杀器

第一章 再见妻儿,已是重生

书名:
大国实业
作者:
文屹
本章字数:
2789

2022年6月18日早上6点56分,海城最繁华的十字路口红灯跳成绿灯,一辆劳斯莱斯慢慢开了出去。

一辆失控的泥头车忽然从坡上冲了下来,带着风撞向劳斯莱斯。

“砰!!”

巨响之后,劳斯莱斯整个飞了起来,在天空中翻滚了几下,才重重落在地上。

人们呆愣了片刻,便忽然像炸了窝的马蜂一样,惊恐地叫嚷着朝车子冲了过来。

“出车祸了。”

“快打120。”

“车牌80618,这是首富李文军的车啊。”

“都撞成这样了,没救了。”

“啊,好可怕。”

各种尖叫声在耳边吵闹。

头上伤口里涌出的大量鲜血迅速模糊了视线。

李文军没觉得疼,只觉得好冷,好像被扔进了大冷库里。

从他的位置竟然可以看到远处由他一手建起来的海城最高楼。

楼顶那巨幅液晶屏上闪烁着他创建公司的广告。

“文军集团,涵盖地产,通讯、物流,餐饮,珠宝,医药,做有责任心的企业。”

纵横海城商界几十年,身家数万亿,没想到,就这样死了……

也好,就算是老死在床上,或者病死在医院,又有什么区别呢?

反正也不会有亲人围在床边哭泣。

李文军闭上眼,身子一轻。

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有点像他的律师,却更威严。

“李先生,请问你是否确认将全部财产委托给您创立的机构用于慈善事业。”

这件事不是早就确定了吗?

为什么忽然又来问他?

“是。”

“你有什么遗憾吗……”

这小子是不是活腻了,一句话直接戳到他肺管子最里面。

四十年前,他的叛逆任性和自私让父亲哥哥死于矿难,妻子带着两岁女儿自杀,母亲疯了。

站在四位亲人的坟墓前面,他不肯相信,以为这是亲人们逼他屈服的办法。

可惜无论是他跪着扒拉着坟上的泥土,还是抱着墓碑痛哭出声,他们都回不来了。

他恨不得能穿越回去,狠狠给那个游手好闲,不知好歹的自已一个大耳光。

打醒他,告诉他只有现在拥有的一切才是最珍贵的,不然就算以后挣再多钱,也可怜得像只孤独的野狗,每一次想起他们,心就会像被狠狠划了一个大口子,冰冷刺痛,滴答流血。

这四十年,他像对待生产队的骡子一样没日没夜使唤自己,不就是为了赎罪,让自己忙碌起来,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吗?

“怎么可能不遗憾……”

“嗯。你这辈子也算是做了些好事,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特么的,说这话,这绝对是欺负他现在动不了。

等他能出院了,一定要用办公室里那个玉石镇纸,打爆这小子的头。

不对啊,他平时总板着脸,对职员都很严厉。那小子看见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怎么敢在这个时候跟他开这种玩笑。

越想越奇怪,脑子就像个生锈的齿轮,一转动就疼得像要裂开一般。

“嘶……疼……”

李文军皱眉闷哼了一声,睁开眼,看到的是因为漏雨而一块黑一块黄的破旧天花板。

这些人干什么吃的,竟然把他送到条件这么差的医院来?!

李文军转头正要骂人,声音却立刻被掐灭在喉咙里。

靠墙摆着一张由两块木板和两条板凳拼成的“床”,上面躺着两个身影。

大的那个瘦得像根晒干了的白菜,小的那个小得像只营养不良的猫儿。

大的把小的搂在怀里,像是护着鸡崽的母鸡。

装了铁栏杆的窗户上透进来的晨光,给她们蒙上了一层暖暖的,模糊的薄纱。

顾展颜……

还有他的小点点……

泪水瞬间涌出来,填满了眼眶。

他曾无数次梦到这个场景,每次等他伸出手就醒来,回到奢华却冰冷的床上,再次被失落、失望和孤单包围,痛哭出声。

李文军坐起来,小心翼翼靠过去,摸了摸点点的小脸。

那张小脸柔软温暖,像是刚剥壳的水煮蛋。

这一次,他没醒。

这个梦,太美了。

“点点啊……”

带着鼻音的呼唤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那时候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爱女儿,就连这样温柔地呼唤,都很少给她。

那个不到两岁的小粉团睁开眼,露出几颗乳牙冲他一笑,挥动着小胳膊小腿,含糊地叫了一声。

“粑粑……”

“诶。”

李文军的心软得像被雨水浸透的田地,只想把他的心肝宝贝用力抱在怀里,好好亲一亲那散发着奶香的小脸蛋。

可是没等他俯身下去,孩子就猛然被人抱开,远离了他。

“你干什么?!”

顾展颜把点点搂紧在怀里,缩在角落里瞪着他,漂亮的脸上满是惊恐。

果然,就算在梦里,她也不肯原谅他,不肯让他满足心愿。

苦涩的滋味在李文军嘴里蔓延开。

外面忽然响起巨响的歌声:“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

和一个充满激情的女声:“现在是北京时间早上七点,矿务局广播站开始为您广播了。”

那一瞬,藏在记忆最隐蔽角落里的细枝末节叫嚣着,拥挤着涌了出来。

这个播音员是东北来的知青,圆圆脸,喜欢扎两个麻花辫,偶尔会把“人”念成“银”。

离开家之后,他去了南方,就再没机会听见这种口音的大广播,早忘记这种感觉了。

这个梦的细节也太真实。

就像游戏里,连最小的NPC都有完整的人生轨迹设置……

头又开始疼了,像个锥子不停扎着太阳穴。

不对,这不是梦…….

如果是梦,他现在应该醒来了。

李文军扶着头,用力晃了晃脑袋。

刚才还模糊的视线,现在清楚无比。

顾展颜头顶的墙上钉着一本手撕的日历。

1980年6月18日,星期三,农历五月初六。

宜嫁娶、安床、出门,忌动土,掘井。

顾展颜有个习惯,晚上睡觉的之前把当天的日历撕掉,早上起来看见的就是新的一天的日历。

李文军的心狂跳了几下,嘴唇发麻,浑身鸡皮疙瘩暴起。

呆滞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洗得发黄了的背心,攥了攥原本满是皱纹现在却白净光滑的手,感受着身体里涌动着二十岁年轻人永远用不完的力气和冲动。

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句话在脑海里无限次回响。

他回来了,他真的重生了!

他回到离开家的那一天。

矿难还没发生,知青返乡还没开始,他的亲人也都在世。

他还有机会挽回一切。

李文军咧嘴笑了,滚烫的泪却滴落下来,心中有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有一句。

“我回来了。”

他想伸手把顾展颜狠狠抱在怀里,诉说这些年的思念和愧疚。

顾展颜却瑟缩了一下,低头转身护住孩子:“不要动手,孩子还在这里,有话好好说。”

她的声音因为恐惧而颤抖,原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更加苍白。脸颊上那个红红的巴掌印就更加清晰了。

李文军的手僵在半空。

他差点忘了,此时此刻的他,在别人眼里坏事做尽,赌博、偷窃、酗酒、耍流氓、打老婆,是整个矿区公认的坏男人。

就算在亲人眼里,也是被高中技校都开除了,屡教不改的混小子。

顾展颜对他,不只是害怕,更多是厌恶和憎恨。

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回到家,顾展颜说了句什么,让他觉得不爽,脑子一热,顺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

顾展颜当时就被打得扑倒在地。

李文军见她一声都没哭只是默默带着点点睡下了,以为没打疼她,所以压根就没往心里去,只管自己倒头大睡。

过了一夜她的脸还肿成这样,原来不是不疼,而是她硬是忍住了不出声。

我怎么能下手这么重,真特么是个混蛋!

李文军又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心中的狂喜被内疚和心疼所替代。

“对不起。”

“砰砰砰”外面响起砸门的巨响。

几个人在外面骂骂咧咧。

“李文军,不要装死。我知道你在家里。”

“昨晚上你喝醉了就发疯乱砸东西,这会儿酒醒了吧?想装死赖账吗,没门。”

“赶紧出来,不然我们把你的门都卸了。”

“没钱还也没关系,叫你那漂亮老婆来陪我们一晚上就行了。”

“跟他啰嗦什么,直接冲进去,见到什么就拿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