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捉鬼生涯 7.6
作者: 贱尊 主角: 林少杰
202.17万字 0.1万次阅读 2.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八百三十七章 大结局 2024-01-05 15:42:2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02.1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37章
简介

我,在那一年最后一天出生,第367天; 我,出生时天降惊雷,异变重生; 我,天生阴瞳,能看见鬼; 我,上苍注定的命运七子,肩负大任而生,当还阳间一片光明; 鬼怪、僵尸与妖精,悬疑、推理与剧情,还有人鬼情未了。 我要的不是惊悚,而是真情。人鬼亦当如此!

第一章 天生阴瞳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二十多年前,有一年全国人民将年给过错了。

也许这就应了一句俗话“听你的鬼话能将年过错”。

这一年全国人民谁也没有听,因为这一年有367天。不是过错了,而是至三皇五帝开始万年历编程,到了这里结束了。

结束也是开始,这是一个新的纪元,一个新的时代。

我在这一年出生了,而且是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第367天出生。听父亲说,我出生的时候,天降惊雷,异变重生。

那个年代,乡下生产还没有医院,是将接生婆请到家里来接生的。接生婆将我从妈妈肚子里拿出来的时候,我对着她笑了笑。

这一笑不打紧,我没事,将接生婆给吓晕过去了。接生婆说我是一个不祥的孩子,转世投胎之时没有喝孟婆汤,没有洗去前世的记忆,还不是一个纯粹的新生儿。

乡下人比较迷信,加之弹丸之地的农村有什么事情传的特别快。我出生时的异像很快全村人都知道了,父亲顶不住压力,请来了一位阴阳先生。

这位先生只看了我一眼,咬破了中指,将中指血滴了一滴在我的额头之上。然后将雄黄和朱砂用水搅拌,手指沾起抹在了我的两只眼皮之上。

他说,这样可以封住我的阴瞳。

因为,我天生天门大开,阴瞳可以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最后又给我算了一卦,当父亲报出我的生辰年月日之时,阴阳先生彻底的吓住了。他算不出我的运程,看不到我的未来,只说前途一片混沌包围。

“你好生养着这个孩子,也许将来能成大器,这是一位前途充满着很多不确定因素的孩子,天生异秉。”

阴阳先生丢下这么一名话就走了,此事不了了之。

时间如流水,转眼我五岁了。

五岁的人什么也不知道,乡下的孩子没有玩具。只会天天穿着开裆裤,坐在地上手里摸着鸡屎玩耍。

不过--

还好有爷爷逗我玩儿。

“少杰呀,过来,到爷爷这儿来,我这里有一个好东西,很好玩的玩具。”爷爷将我骗过去,手里拿着一只毛笔给我。

我是家里的男孙,传承家里的香火,所以爷爷对我特别喜欢,也特别的上心。在他认为,他唯一的一点小把戏只能传给男孙。

什么把戏?

那就是画画,爷爷一直喜欢画山海经里面的人物。特别是画钟馗,单一讲画钟馗的水平,比得上国内的顶级国画大师。

爷爷说他的本事大的很,只要我用心跟着他学,长大以后不愁吃,不愁喝的。我知道,这老头子讲大话,吹牛了。

不过,一直到我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当年多亏了跟着爷爷学画钟馗。钟馗大神,多次救我于水火之中。

这一年夏天,村里的军嫂张寡妇死了。

本村人心地善良纯朴,谁家有个红白喜事的,大家都去帮忙。父亲也去了,他带着我一起去的,同去的还有很多别家小伙伴。

我们在打谷场捉迷藏,玩累了就在草跺里睡觉。

和我同睡一起的还有一个小朋友,不知不觉的好像有人摸我的头。我翻了一个身没有理会接着又睡起来。紧接着,我的头又被摸了一下,我睁开眼睛什么也没有看到。我还以为是大壮和小牛跟我闹,没有理会。

又过去了十分钟,刚刚睡着的我又被摸了一下头,这时候我是真的感觉有一双手了,而且还是一双皮嫩肉滑的女人的手。

这双手我太熟悉了--

“张婶,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又带给我好吃的了,少杰好喜欢张婶做的面团。”我微笑着扑到了张婶的怀里,不过却是一下子扑了一个空。

年少的我,一时还没有整明白这什么情况。

张婶对着我笑了笑,有点意外,“少杰,你能看见我?不可能呀,大家都看不见我,唯独你可以,你这孩子有阴瞳?”

我不懂什么阴瞳,我只知道张婶有没有给我带吃的。拉着她的手不停的缠着她要,我们就在草跺里坐下聊着。

张婶道:“少杰呀,你不是喜欢张婶吗?我有一个心愿,你做张婶的儿子好不好,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哦!”我机械式的点了点头。

张婶以前每一次给我好吃的时候,都会问同样的问题。而我从来不考虑,只要有吃的都会答应这个条件。

这一次,我也没有例外。

刹时之间我不知道自已哪根筋搭错了,蓦然的抬起头道:“张婶,他们说你死了,是不是真的呀?”

“是的,所以我才会说让你做我的儿子,这也是我生前唯一的愿望了。而且,我还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呀?只要可以,少杰一定帮你。”

“呵呵……”张婶笑了笑,看着我眼神之中有一种溺爱。

张婶离开之时牵着我的手拍了拍,我突然一下子倒在了草跺里面昏过去了。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

满桌子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妈妈往我的碗里夹了一块肉,看着我满是心疼,“也不知道怎么了,你白天的时候怎么就昏过去了呢?”

我看了一眼父亲道:“爸爸,什么是死了呀?”

父亲道:“死了呀,就是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你只能从心里默默的想念这个人。”

我又问道:“张婶死了,是不是代表她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再也不能给我带好吃的了?”

“是的,我少杰真聪明!”

妈妈笑着,为了鼓励我再一次往我的碗里夹了块肉。

我嘴里嚼着肉,含糊不清的道:“不可能,爸爸骗人,爸爸就是骗人了……你说张婶死了再也不出现了,可是我今天白天的时候还看到她,而且她和我在草跺里玩了很久。”

啪--

母亲手里的饭碗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父亲当然没有摔碗,可我看见他的手明显的抖了一下。而且,他们额头之上有汗水冒出来。

“少杰,你真的看清楚了,是张婶?”

“嗯!”我点了一下头,“张婶天天和我在一起玩,我不会看错的。她还让我给她做儿子了,还说这是她生前唯一的心愿。”

啪!

我这一次仿佛听到了父母的心如同玻璃一般,化为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