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大结局

书名:
老婆背叛,我转身和她闺蜜在一起
作者:
六百七
本章字数:
3220
更新时间:
2024-03-31 22:43:0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妻如花

一张绿色U盘,载满了不堪入目的视频与图片,击碎了我对妻子的认知! 我曾经深爱着的妻子,在我入狱三年期间,背着我做了那么多毁三观的事情。 查,我要查个明白! 杀人父母,夺妻之恨,与妻子有关的任何人都别想好过!
已完结,累计66万字 | 最近更新:第266章 如你们所愿(大结局)

第1章 出狱

书名:
我妻如花
作者:
江门二爷
本章字数:
2445

妻子出轨了!

她一定是出轨了。

杨帆心里想到此,不禁咬紧牙齿,气的浑身打颤。

他很心痛,妻子的行为,让他无法不怀疑。

站在江海市监狱门口,被释放出来的他,也没有半点喜悦之情。

“杨帆,出去之后,千万别再惹事了。”

“徐宁是你得罪不起的人,哪怕他跟你妻子有染,总之,别冲动。”

“大不了离婚,别把自己后半辈子搭进去。”

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老狱警,拍了拍杨帆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道。

杨帆却恍然未觉,只是茫然的盯着监狱门口。

空无一人!

她,果然没来。

妻子不可能来接自己了。

杨帆抬起头,用手遮住刺目的阳光。

此刻的他,满脸的胡茬,肉眼可见的沧桑。

头发已经许久没打理过了,距离上次理发还是三个月前。

老狱警见此,摇头叹了口气,悲悯的看了眼杨帆。

他从道德层面,可怜着这个即将入中年的杨帆。

在杨帆二十七岁生日,那天晚上,老婆没有陪他过生日。

反而在饭局上和一个陌生男人搂搂抱抱,勾肩搭背的喝酒,穿着暴露。

只怕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只怕都忍受不了。

所以杨帆动手了,一个啤酒瓶子砸下去,肯定解气,但也为他换来了两年半的牢狱之刑。

现在出狱了,也即将满三十岁,白白浪费小三年的青春。

只是他一个外人,又身为狱警,不好多说什么。

转身,回到里面,把大铁栏门锁上。

杨帆转身看了眼大铁门,却是鼻子一酸,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委屈?无助?愤怒?彷徨?

多种情绪糅杂在了一起,让他恨不得大喊大叫,可他不敢。

尤其是在监狱里面的经历,更让他害怕,恐惧。

他不想再进来,再也不想!

昔日的他也是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可社会的毒打,法律的公正,让他明白了。

这年代,没实力,没权利,没金钱,就老老实实装孙子。

只是他对两年半前的那个夜晚,无法释怀。

妻子是投资公司的一个白领,为了拉合同,做业绩,跟几个老总在夜总会喝酒。

喝到兴起之时,甚至抱住了一个年轻的老总。

而那个年轻老总,也对妻子动手动脚,搂着妻子的后背,给妻子灌酒。

妻子却来者不拒,一杯接着一杯,喝到衣服越脱越少。

那种场景,那种场面,让他目眦欲裂,一辈子都忘不掉。

尤其是妻子满脸红晕的醉意,欲拒还迎的模样,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其他几个老总,拍着巴掌在供火,一个个说着不入耳的脏话。

什么,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徐总能满足你。

什么,徐总今晚在你这里纵情发泄,以后他只爱你一个人。

什么,徐总年轻帅气,有八块腹肌,持久的很,能让你变成全江海最幸福的女人。

当时他就怒从心头起,窜上去后,一把掀翻桌子。

啤酒瓶被他捏在手中,直接拍在那个动手动脚的年轻老总头上。

妻子夏如花却愤怒的扇了他两个大嘴巴,言语里面还带着愤怒和气急败坏。

甚至拽着自己头发,让自己和徐宁道歉!

那个模样,倒像是徐宁的妻子…

没错,被自己开了脑瓜瓢的男人叫徐宁,是江海市网络科技公司的总经理,身价过亿,很有钱,而且长的也很帅。

最重要的是,他跟自己妻子夏如花,还是大学同学。

呵呵…

而自己两年半的监狱生涯,妻子只看过自己一次,就是前两个月,拿着离婚协议书。

当时,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摇了摇头,他准备往家走。

可是,家?在哪?

这时,一辆蓝色出租车缓缓停在了监狱门口。

杨帆看到,心里不禁提了起来,砰砰直跳。

是她吗?我的妻…夏如花?

“姐夫~”

可是当出租车的后门打开之后,一个古怪精灵的少女,远远的朝着杨帆挥手。

青春靓丽的少女,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梳着马尾辫,不施粉黛却依旧很漂亮。

杨帆脑子一滞,然后心里苦涩的叹气,失望越来越多。

原来是自己的小姨子,夏似玉。

如花似玉,这就是自己岳父家的两大千金。

自己还记得入狱的时候,小姨子夏似玉才十六岁,还没成年。

现在却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

“似玉,你,你姐她…”

杨帆觉得自己此刻很卑微,明明妻子不可能再来接自己,可自己偏要问个清楚。

男人,呵,何必那?

可他真的控制不住,这卑微到极致的心思。

夏似玉脸上露出一抹无奈,朝着杨帆说道:“姐夫,你别问了。”

“先回家吧,姐夫,我爸我妈都想见你。”

夏似玉一脸嬉皮笑脸,却故意转移话题。

她拽着杨帆,试图把杨帆拉上出租车。

杨帆不为所动,紧紧的盯着夏似玉。

夏似玉看到这里,苦笑一声道:“姐夫,你非要问这么明白吗?”

“我姐…一直跟着徐宁,他们是合作伙伴。”

“所以在一起忙。”

杨帆脸色铁青一片,又自嘲的摇头一笑。

忙?忙什么?天天腻歪在一起?

忙到床上去了吧?

他破罐子破摔的想着。

“哎呀,好姐夫~先上车吧。”

夏似玉关切的抱着杨帆的手腕,嗲嗲的开口劝着。

杨帆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坐在了后排靠窗位置。

头顶在窗户上,望着外面的江海市。

两年多了,江海市越发的富裕,城建也越发的繁华。

很多高楼大厦,都是他从未见过的。

可妻子在哪?

她会不会跟徐宁…

他不敢想下去。

杨帆越想,心里越乱。

越想,他呼吸越是急促,浑身发颤。

就在这时,温良的感觉,从自己手上传来。

他转头看去,就看到小姨子夏似玉歪着脑袋盯着他,把手放在自己手上。

“姐夫,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你当时做的没错,我支持你,姐夫。”

“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保护自己女人,没错。”

“我就看不惯那个徐宁,拽的跟二八五一样,有点臭钱,了不起啊?”

“前几天还送我一款两万多块的项链,我没要,我嫌脏。”

“他倒是想当我姐夫,可他不配!”

夏似玉在车里面,喋喋不休的噘着嘴,一句接着一句。

但杨帆此刻的思绪,都在离婚协议上面。

离婚协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两年没见到妻子,上个月突然拿离婚协议去监狱找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岳父岳母,知不知道此事?

“似…似玉,你姐和徐宁,睡了吗?”

杨帆忍着心痛,咬着牙齿,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这是一个混账的问题,但他不得不问。

可同时他很忐忑,又想证实自己的猜测,又不想让自己的猜测被证实,矛盾之极。

“我不知道啊。”

“不过姐姐这两年多,已经不在家里睡了。”

“有时候常常半夜穿衣服出去,还化妆。”

夏似玉噘着嘴,两只手摆弄来,摆弄去。

眼中也满是无奈。

“那…她…除了徐宁之外,还跟别的男人接触过吗?”

杨帆继续紧张忐忑的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知道啥。

监狱生活,让杨帆的心理极其脆弱,脆弱不堪。

“还真有!”

夏似玉仔细想了想,一拍手,惊呼出声。

砰砰砰…

杨帆捂住胸口,浑身发软发颤。

她果然…

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