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祸国妖后,我灭前夫满门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柠檬小丸子 主角: 纳兰云瓷 傅玺 陆砚辞
77.56万字 7.8万次阅读 41.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94章 封摄政王 2024-04-21 23:12: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13.74
    累计字数
  • 65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94章
简介

纳兰云瓷穿成了不受宠的陆家二夫人,临死前才得知,人人羡慕她嫁的丈夫,背地里却是披着羊皮的狼。 和寡嫂合谋将她送入妓院受辱致死,再夺走她的一切。 这能忍? 纳兰云瓷表示作为二十一世纪顶尖雇佣杀手绝不受过夜气。 暴打寡嫂真白莲,逼她跪着求原谅。 再揭穿虚伪丈夫,毁他前途,潇洒和离。 最后再变卖嫁妆和小侍卫双宿双飞,哪知从天而降一道圣旨,册封她为后。 云瓷傻眼,啥?封谁? 直至十里红妆,满朝文武朝着她下跪磕头齐呼:“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紧接着她看见小侍卫摇身一变,满脸宠溺的来到跟前:“中宫空缺已久,朕只属意你,一生一世不变。” 云瓷惊愕,原来他才是身边隐藏满级大佬。

第1章 穿成弃妇

热!

浑身一股燥热袭来。

马车内纳兰云瓷身子绵软无力地靠在侧壁。

“碧叶.....”

喊了几声都没人答应。

“别喊了,我的好弟妹,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人来。”

帘子挑起,露出叶嘉仪得意的笑容。

云瓷讶异:“长嫂。”

谁料叶嘉仪却被这句长嫂喊得脸色巨变,恶狠狠地瞪着她。

“贱人!我才是二郎的心上人,也配和我争?”叶嘉仪冷笑:“今日后,京城所有人都会知道纳兰云瓷不守妇道,不堪寂寞,在野巷子里卖弄风骚,你就等着被陆家休弃吧!”

云瓷愣了。

她怎么会那般亲昵地喊夫君一声二郎?

自己才嫁过来一个月,嫂嫂明明待自己温柔和睦,日日找她聊家常。

云瓷也怜惜叶嘉仪嫁过来没多久,丈夫就出事死了,守了两年寡,日子过得清苦。

所以,云瓷便将她视为亲人,无话不谈。

昨儿叶嘉仪说这两日梦魇,想去寺里求个平安符,奈何身子不舒服,云瓷一听立马就表示可以去一趟。

叶嘉仪有些得意忘形地笑:“二郎是被迫娶你罢了,嫁过来月余,从未去你屋子里歇着,你这个蠢货!”

云瓷抵靠在车壁,紧咬着牙说:“不,不会的,夫君他只是......”

“只是心系祖母安危,无暇男女之事?”叶嘉仪接过话茬,冷笑道:“蠢货!祖母身子康健,只不过用来应付你的借口,二郎可是日日留宿在我屋内呢。”

“这不可能!”云瓷惨白着脸不可置信。

陆砚辞和她从小青梅竹马,刚出生就定下的娃娃亲,待她温柔有耐心,怎么会厌恶自己?

更不可能和长嫂叶嘉仪纠缠不清。

见她仍是不信,叶嘉仪越发得意:“你父亲纳兰信早朝被参奏贪污受贿,被圣上下令当场打断了腿,无人敢求情,你可知是何人参奏的?”

“是二郎!二郎耗费了足足三年的时间搜集到了证据,等待纳兰家的下场只有抄家灭族,对了,今儿早上陆家就被皇上册封国公府,二郎也被册封世子,这多亏了二郎为皇上分忧解难,如今你已是二郎的耻辱,二郎自然不用和你逢场作戏,况且陆家谁又不知二郎肩挑两房,日后我腹中这个才是陆家未来继承人,至于你么,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在叶嘉仪的示意下,两个嬷嬷冲上马车,大力地一把拽住了云瓷的胳膊,将人拎下来。

云瓷惊怒至极挣扎。

“啪!”

叶嘉仪抬手便是狠狠一耳光抽在她脸上。

这巴掌力道极大。

打得她脑袋越发昏沉,耳朵也嗡嗡作响。

叶嘉仪吩咐两嬷嬷:“将人送去云台阁,务必要将人伺候好!”

“夫人放心,老奴定会办妥。”

...

砰!

云瓷被重重地扔在床榻上。

头痛欲裂!

她揉了揉额,不就是在实验室庆功宴上多喝了几杯么。

等等!

云瓷眯了眯眼,她在整个医疗研究组可是号称千杯不醉的。

不对劲!

云瓷紧咬着舌尖,痛意袭来,拉回些理智,望着眼前古香古色的布置,还未回过神,下一秒无数潮水般的记忆涌来。

“嘶!”

云瓷愣了三秒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现实。

此时身体里的火热还在,她一摸脉便知中了极凶猛的合欢散。

原主正是因为承受不住这么猛烈的药才香消玉殒。

“啧啧,真是害人不浅!”

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赶来。

云瓷心惊,听人数至少七个人。

嘎吱!

门被推开,果真如她所料七个壮汉走了进来,他们无一例外都只穿着单薄的外衫,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小美人,我来了,让爷们好好疼惜你。”

一只大手朝着她伸了过来。

云瓷抬眼眸光乍现一抹冷冽。

“找死!”

她极快地握住了男人的手腕,反手一翻。

嘎吱一声,手腕竟被生生折断了!

男人脸色巨变还未来得及惨叫,下一秒就瞪大眼睛,身子直挺挺地倒下了。

几人惊觉不妙,扭头想跑却被云瓷一个飞身闪现拦在了门口,手中银簪化作极快的利器,极快的划破了几人的脖子。

鲜血四溅,叫声戛然而止。

云瓷这才收了手,环顾一圈,楼下是热闹的大厅,人很多,依她现在的体力实在是撑不到出去。彼时听着窗外有潺潺流动的声音,来到窗前,借着月光果然看见一条大河。

毫不犹豫地一跃而下,冰冷的河水刺激,云瓷的理智又拉回不少。

但也只是仅仅片刻,体内的欲火仍在不断地上涨。

眼下这个环境制作解药肯定是来不及了。

云瓷正在河里思索,忽听岸边传来了打斗声。

刀光剑影,映射出刺眼的光芒,杀气腾腾。

看样子岸边的人还不少。

云瓷不想牵扯其中,转过身想游离,下一秒脚却被死死缠住,任凭她怎么抽都无法抽离对方。

顺着水下摸索,是一只大手握住她的脚踝。

体内欲火作祟,云瓷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一咬牙潜入水中。

无尽的缠绵后,云瓷体内的毒总算是解开了。

她强忍着浑身剧痛,望着天边泛白,扭头就想走。

“这就要走?”身后传来冷冽的声音。

云瓷这才看清了来人,身材高大,一张容颜俊美无双,尤其是那双丹凤眼,恍若星辰璀璨,极闪耀。

在河里时她就发现了,他不会游泳,所以才会死死抓住她的脚踝。

“怎么,要讹我?”云瓷反嗤,两手一摊:“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至于你么……你我素不相识,还是各奔东西的好。”云瓷忽然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一脸警觉质问:“什么人躲在那!”

男子被转移了注意力,回过头。

下一秒,云瓷毫不犹豫地抬手打在他的后脖子上。

砰!

对方晕了过去。

云瓷揉了揉泛酸的手腕,初来乍到就被人算计险些丢了命,她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怜惜一个大男人。

看在昨晚他被迫救过她的份上,云瓷姑且饶他一命。

接下来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办呢。

她前脚刚离开,随后便有一抹黑色身影从树下滑落,焦急地来到了男子身边。

“主子?”

男子被晃醒,脖后的疼意在提醒他,云瓷耍了他逃跑了!

“主子,属下救驾来迟,还请主子恕罪。”黑影跪地。

傅玺缓缓起身,思及昨晚发生的事,他眸光变得凌厉:“刚才那人是谁?”

“回……回主子话,是陆国公府的二夫人,纳兰云瓷。”

“纳兰?”傅玺忽想起昨儿他才在早朝上下令将纳兰信打断了腿,紧接着晚上就遇到了纳兰云瓷。

要说是巧合,他才不信。

“哼!纳兰家可真是好手段,费尽心思地接近朕!”傅玺紧咬着牙,昨天他出门拜见师父,结果半路泄露消息引来无数杀手。

又恰好遇到了毒蛊发作,傅玺武功尽失,这才被那纳兰云瓷给占了便宜!

想起蛊毒,傅玺伸出胳膊看了眼腕间的血丝竟然消失了。

黑影诧异,有些欣喜若狂道:“主子,灵隐师父曾说过,必须要和至阴至寒的宿主过渡蛊,再令其怀上龙子,您再服下龙子的血入药,体内的蛊毒便可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