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后,疯批暴君索取无度 9.6
作者: 玉笼烟
45.76万字 3.9万次阅读 53.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番外(三)小公主 2024-03-28 08:11:1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5.7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7章
简介

【貌美清醒和亲公主×阴郁疯批偏执暴君】 【双洁1v1he+男女主人设不完美+架空私设勿考究】 南梁昌平侯府的三娘子谢蘅芜,生得昳丽冶艳,身怀异香,是上京的第一美人,不坠的明珠。 世人猜测这颗明珠会落入谁家时,一道圣旨却将她送入北姜和亲。 谁人不知北姜皇帝萧言舟暴虐恣睢,于是纷纷惋惜美人易逝,红颜薄命。 然谢蘅芜不但平安活了下来,还成了北姜的皇后,与暴君共掌天下。 世人瞠目结舌,看那素来目下无尘的君王眸中缱绻,俯身为皇后整理逶迤裙摆。 萧言舟患有头疾,终日刺痛不止,却有谢蘅芜的香气可解。 起初,他只将她当作治病的人形熏香。 可这香飘着飘着,就飘进了心里。 “再过来些,”萧言舟倚着龙榻,眸色沉沉,“到孤身边来。” 欲望如野草般生长,他贪图她的香,她的美色,直至……她的全部。

第一章 召她侍寝

红烛高烧,暖意融融,月笼纱轻拂,衬起一室旖旎。

然这般暧昧氛围中,却泛起淡淡的血腥味。

有女身披纱衣,玲珑身段隐约勾人。然此时她却躺在地上,素来脉脉含情的双眸狰狞圆瞪,鲜血不住从嘴角溢出,胸口起伏渐息,显然是快不行了。

坐在不远处床榻上的萧言舟面色冷淡,用锦帕仔细拭着指间。

不一会儿,便有宦人进来处理女子的尸体。

瞥见女子格外柔嫩白皙的手,领头的宦人心中了然。

又是个动了歪心思的宫女。

陛下患有头疾,须有人细致按摩才能缓解一二。总有些宫女自以为特殊,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

他在心底轻叹了一声,正准备命令手下人把尸首抬出去时,榻上沉默的帝王发话了。

“赵全,周院使何日回京?”

“回禀陛下,应是……明日。”赵全垂首恭敬。

萧言舟眉间轻蹙,隐隐不耐:“磨蹭。”

这话不轻不重,甚至算不上呵斥,却骇得一众仆从纷纷跪下,身抖如筛糠。

赵全瞧出萧言舟这般已是十分不悦,赶紧转移话题:“陛下,南梁的那位和亲公主,今儿已经到了,您看……”

“封个美人,宫殿你安排好了吧?”萧言舟说着起身,经过赵全身旁时一停,“要离孤远点。”

赵全道声是,躬身跟着萧言舟走出,垂在两侧的手轻摆了摆,示意剩下的宫人动作快些。

--

正是隆冬,寒风凛冽,接近北境的北姜更是冷得刺骨。

谢蘅芜裹着厚厚的狐裘,毛边兜帽几乎将脸都盖住,袖中手炉正滚烫,可她仍觉寒意不住渗入骨髓中。

一位女史跟在其旁,后头又跟了一众宫人。除了呼啸风声与细碎脚步,便再无别的动静。

北姜以玄色为尊,将要入夜时,宫城红黑交织,分外压抑,似渊薮般空洞。她抬目望一眼,心中沉沉。

“公主,别抬头!”

一旁的女史轻声呵斥,谢蘅芜嗯了一声,顺从将头低下。

厚重的外衣看起来要将她压倒,女史斥责完,目中又隐有不忍,不由解释道:“公主别怪婢子,这是北姜宫里的规矩。公主从南梁而来,还是谨慎些好。”

“多谢姑姑,我明白。”谢蘅芜轻声回话,细柔的声音几乎被风吹散。

女史别过头,叹了一气。

这样娇花似的人,怎么就来了这里呢?

也不知她能在陛下手里活多久。

不远处,一顶通体玄黑的轿子缓缓行来,四角琉璃宫灯随着轿子起伏摇晃,轿顶六爪蟠龙怒目。

女史望见轿子,登时面色一变,拉了拉谢蘅芜的手,随后先行跪下。

身后仆从呼啦啦跪地,谢蘅芜亦反应过来,行了个标准的屈膝礼。

轿子由远及近,缓缓在跟前停下。落下的兜帽遮挡了谢蘅芜的视线,然她莫名感觉到身旁女史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连呼吸声都放轻了许多。

似有人下轿,一双黑色绣金皂靴停在了跟前。

在这后宫里出现的男人,只能是……

“妾身见过陛下。”

谢蘅芜一福身,纵是衣物厚重,也能瞧出她仪态端庄,礼数周全。

身前人并未说话,忽然她头上一凉,朔风直吹向面颊。谢蘅芜猛然打了个寒噤,就被一只手捏住了下巴。

萧言舟垂眸,漫不经心扫过她脸庞。美人云鬟烟鬓,翠黛如山,眸含秋水,眼尾许是被冻得泛红,为眼底染上浅淡靡色,倒是难得的绝色。

不过他并不关注这些。

就在谢蘅芜不知所措时,萧言舟忽然低下头,在她耳畔轻嗅。

温热气息喷洒下,激起她半身疙瘩。谢蘅芜绷紧了身子,不敢有分毫动弹。

半晌,萧言舟直起身,开了口:“你熏了什么香?”

他声如玉碎,很是动听,只是在这寒风里,也带了十足的冷气。

一旁女史吓得冷汗涔涔,宫里人都知道陛下不喜熏香,可谢蘅芜初入宫,她还来不及提醒。

难道就这般倒霉,正好触了陛下霉头吗?

谢蘅芜半垂着鸦睫,柔声道:“回禀陛下,妾身自幼怀香,并非熏香所致。”

“哦?”萧言舟的声音里总算带了些情绪,“倒是有趣的说法。”

谢蘅芜听出萧言舟的怀疑,又道:“妾身独自一人来此,不敢欺瞒陛下。”

萧言舟轻哼一声:“看着孤。”

谢蘅芜眼睫轻颤,随后缓缓抬起。

男子鬓若刀裁,凤眸艳丽,悬胆鼻下薄唇轻抿,神色凉薄。

这是一张俊美近妖的脸。

谢蘅芜面上神色未变,心里却怔忡。

她知道北姜的帝王年轻,却不知,还如此……俊俏。

皆是其暴君之名太盛,以至于市井闲谈里,都将他描述成面目可憎的小人嘴脸。

“陛下……”

谢蘅芜不由自主轻唤出声,双眸水光盈盈,似清河落星。

其实她是快被冷哭了。

然落在萧言舟眼里,这又是另一种意思。

先前殿里试图勾引他的宫女也有这般相似的眼睛,只不过他看那宫女只觉厌烦,瞧这位和亲公主倒还算顺眼。

许是她眼里,没有令人作呕的欲望。

萧言舟默然松开了手,谢蘅芜这才得以低头,勉强避过寒风。

“礼数不错,近日天寒,你初入宫不便,还是不要住长宁宫了。”萧言舟淡声,“去拾翠宫吧。”

身后的赵全瞪大了眼,眸中净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拾翠宫,那是离陛下的紫宸宫最近的宫殿啊。

陛下,您还记得您亲口说要她离自己远些吗……

幸好赵全低着头,并无人注意到他神情。

谢蘅芜并不知这两宫差异,但也听出萧言舟的语意还算温和,便温声谢了恩。

龙辇重又行进,等走远了,众宫人才敢起身。

女史抚着胸口,长出一口气,劫后余生般:“幸好幸好……看来陛下心情还不错。”

谢蘅芜重新戴好了兜帽,闻言疑惑望去。

“公主有所不知,陛下有喘疾,是以宫里上下都忌讳熏香。”女史压低了声音,带着庆幸,“还好公主身上的不是熏香,不然……”

谢蘅芜轻轻“啊”了一声。

难怪,他才问她是不是熏香。

“不过公主,您的香当真是……?”

女史深知长宁宫与拾翠宫的不同之处,认为萧言舟对谢蘅芜态度很是不同,不定这位和亲公主就是日后的宠妃,一时说话态度都热络了许多。

谢蘅芜微微一笑:“当真,我可不敢在陛下跟前扯谎。”

女史点一点头,复又说起宫里的规矩,比先前说过的详细许多。

谢蘅芜听着,一一记在心底。

--

等挪入拾翠宫安顿好,已过了晚膳的时辰。

期间赵全带人来宣了旨,美人的位份不高不低,也算给了她这个和亲公主及背后的南梁足够面子。

谢蘅芜并无胃口,也不曾传膳,只让人送了些点心来。

她指间捏着块枣泥糕,倚窗向外望去。

此时下起大雪来,雪扯絮般飞扬,天地间黑白分明。

谢蘅芜抿一口糕点,眸心微沉。

和亲公主从来都不是皇家的正牌公主,她自然也是如此。

在南梁,她是昌平侯的三娘子。

这是人人熟知的身份。

实际上呢,她并非侯府亲女,只不过是当年南梁与北姜战乱时,被侯府收养的无名孤女。

侯府当然不可能白白养她,战乱一起,和亲成了南梁苟安的法子。

而成为和亲公主,便是她该付出的回报。

谢蘅芜将最后一口糕点咽下,幽幽叹了口气。

今日与北姜皇帝一见,倒也算得上……顺利?

谢蘅芜皱了皱眉,萧言舟既有喘疾忌香,那熏香与体香,又有何差异?

按理说,他不该就此放过她才是……

谢蘅芜想了一会儿也没个头绪,索性将此事丢下。

帝王之心向来难测,何况还是萧言舟这样的暴君。

北姜后宫空置,现在她成了唯一的后妃,这对谢蘅芜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她轻擦去指间糕点碎屑,眸中波云涌动。

这北姜宫廷……她要好好琢磨一番。

--

入夜寂阑,只有雪还在不停下着。谢蘅芜躺在床榻上,两眼却清明。

帐外一灯如豆,映在纱上,晕开一团湿黄。她翻了个身,静听窗外风声啸然。

到底是头一回来这么远的地方,就算在侯府住得并不算安心,但也胜过这里全然陌生之地。

谢蘅芜翻来覆去,如何也睡不安稳。不知过去多久,大概是真的累了,这才沉沉睡去。

然今夜她注定没法睡个好觉。

也不知过去多久,她被人轻轻晃醒。

谢蘅芜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不予理会。

然来人不依不饶,执着地晃悠着她,且一声声唤着,犹如催命般。

谢蘅芜皱眉,灵台总算清明了半分,听清那人在说什么。

那声音……似乎是她的贴身侍女,梨落的声音。

“……娘娘,陛下召您去紫宸宫!”

梨落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兴奋,倒更是急切而担忧,甚至还带着哭腔。

想来是听拾翠宫的人说了不少关于萧言舟的事情。

谢蘅芜慢吞吞睁眼,梨落的话在她听来尽是破碎的言语,难以理解。

等等……

紫宸宫?

萧言舟召她侍寝?!

谢蘅芜陡然清醒,倏地坐起身来,将梨落吓了一跳。

「打滚卖萌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