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色起意 7.5
作者: 苏小白
50.93万字 0.3万次阅读 6.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231:你是我的全世界(完) 2024-04-01 21:12:1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0.9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31章
简介

所有人都以为,陈倦娶了夏橙,不过是一夜放纵后的无奈负责。 夏橙自己也以为,他是为了声誉,她想找个依靠,仅此而已。 婚后。 他风花雪月,毫不遮掩。 她不闻不问,视而不见。 直到他的青梅出现,全网吃瓜,“这回该离婚了吧?” 夏橙眼巴巴等着他开口,自己好捞一笔走人。 “离婚?”陈倦如往常一般邪笑,勾住她的细腰摩挲,“想都别想。” 在陈倦眼里,夏橙像一朵青涩又娇媚的富贵花。 初见乍欢,久处怦然,此生只对她见色起意。

001:昨晚亲密照

室外灯火阑珊。

夜已经深了,夏橙穿着单薄的睡衣,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依然清醒。

晚饭时,她让家里的佣人李姨,给陈倦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病了,让他回来一趟,如今都过去六个小时了,他一点消息也没有。

夏橙“嗤”的一声笑了,当时不应该说病了,应该说死了,让他回来发丧,他应该很乐意。

他不回来,没事,明天去公司找他。

夏橙索性闭上眼睛,在半睡半醒时,竟然听到开门的声音,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人影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

是陈倦,她那个结婚一年,只能在花边新闻上才能看到的老公,他回来了。

夏橙假装睡着,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陈倦正看过来,大概是因为对让他回来不满,神色冷冷的。

之后走过来,坐在她旁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淡问,“好了吗?”

夏橙没办法再装睡,悠悠醒来,“好多了。”

他多一秒不愿意待,站起身来,没再说什么,抬腿就要走。

夏橙穿的睡衣,薄如蝉翼,十分性感,这个男人,竟然视而不见,夏橙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自然不能让他这么走。

夏橙起身追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手从他的衬衣扣子之间伸了进去,“陈倦,我想你了。”

陈倦站着未动,眸子未见波澜,连呼吸都稳的一批。

夏橙偏偏不信,手抚摸着他坚实的胸膛,唇瓣蹭着他的后背,他定力出奇的好,敏感点摸了一遍,他愣是没有反应。

要不是之前睡过,知道他床上什么样,夏橙都以为他是不是做了宫里的总管。

心一横,拉着他领带,扯到了沙发旁,手一抬,把他推倒在沙发上。

夏橙的手指划着他的小腹,嘲讽,“陈先生,你这个样子,怎么伺候你的小青梅啊?”

陈倦呼吸微沉,目光清明,“自己没本事,别怪我不行。”

所以这意思是对她没兴趣了,夏橙冷漠疏离的看着他,偏不信,坐在他身上,倾下身咬上了他的喉结,动作生涩却撩火。

陈倦喉结动了动,身体也热了起来,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在隐忍,再睁眼,眸中隐着猩红,翻身,猛然把她压倒在身下。

呼吸粗重,“夏橙,你自找的。”

穿上衣服的陈倦是个正人君子,禁欲男神,但是夏橙却知道,脱了衣服的他,有多野,不把人弄出声是不会罢休的。

他先在沙发上,又在地板上,之后又让她坐在茶几上。

夏橙觉得地板和茶几,又冷又硬,体验感一点都不好,把她身上硌得生疼不说,有几处还青了。

疲惫的眼睛都睁不开,被陈倦抱进卧房时,夏橙还死死的抓住他的胳膊,用那双无辜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他。

欢爱过后,男人的态度就柔软了很多,捋了捋她的秀发,“我不走,去洗个澡。”

夏橙这才松开,眼睛一闭上,就睡到昏天黑地。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帘,光线消减了不少。

夏橙猛然醒来,身体酸痛的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昨晚,陈倦那凶狠的样子,好像几个月都没碰过女人一样。

摸到床头的手机,给李姨发了条消息,“陈倦走了吗?”

片刻李姨回复,“没有,在亭子里坐着呢。”

夏橙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几次才从床上爬起来,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洗漱完毕,化了个淡妆,顷刻间又明艳动人。

她所住的别墅,是陈倦一年前买来结婚用的,院子里,亭台楼阁,假山流水。

凉亭建在水池边上,只见陈倦半躺在凉亭里的躺椅上,看着新闻。

其实陈倦长的挺不错,是那种充满野性的阳刚之美,此刻低垂着眉眼,少了冷傲,倒有几分说不出的丰神俊逸。

不过夏橙,自然不会花痴一个男人的外表,闲庭信步的走过去。

陈倦抬眸看了过来,只一眼,便垂在手中的平板上。

夏橙伸手把他的平板抽出,扔在一旁的草丛里,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陈倦皱眉,静静的看着她,“说吧,什么事?”

他昨晚回来就知道,她一定有什么目的。

相比昨天的热情,她此时淡漠了很多。

夏橙双臂环胸,靠在椅子上,“什么事,你会不知道?”

就是昨天,她陪闺蜜叶青去谈合作,不巧遇到了当红小花沈晚。

那女人直接说,要是与叶青合作,那家公司就别想做了,那家公司当场毁约。

沈晚是谁,就是最近被媒体报道,热度不减的,陈倦的初恋,刚从国外回来。

估计要不是自己的出现,只怕两人早结婚了。

叶青和沈晚起了冲突,那女人动手打人,夏橙先她一步,甩了她一巴掌。

沈晚恼羞成怒,要找陈倦为她做主。

当晚,叶青的公司兴盛就濒临破产。

可如今陈倦却装的,跟没事人一样。

看他不说话,态度令人看不透,夏橙也没兴趣揣测他的心思。

“你和沈晚的事,我不管,但是请你管好你的女人,别惹我,别找我朋友麻烦,否则……”

原来是沈晚找了她,若非如此,她恐怕都不记得她还有老公,陈倦心底微沉。

手顿了一下,淡淡出声,“原来昨晚,说想我不是真的?”

他身上能让自己想的,除了钱,再没别的了。

陈倦好整以暇的望着她,明明长的那么温婉可人,却浑身带刺儿,慢吞吞问了一句,“否则怎样?”

夏橙抿了一口水,昨天和叶青聊天时提到陈倦,被沈晚听到,她以为自己要打陈倦的主意,却并不知道两人是能上床的关系。

随后轻笑了一声,“你说我要是把昨晚我们的亲密照,发给沈晚,她会是什么反应?”

他们那么相爱,虽然陈倦之前绯闻缠身,但那只是绯闻,要是让沈晚看到实锤,那还不得给他闹翻天,再把他甩了。

见过小三拿照片威胁原配的,到没见过原配拿着和丈夫的亲热照,威胁小三的,他老婆果然不是一般人。

陈倦冷星的眸中,透着难以捉摸的光芒,往椅子上一躺,浑身的阴寒气息逐渐升起,这是要发怒的前兆。

果然他很爱那个女人,这是被自己威胁了。

手腕突然被他握住,下一秒,整个人就落在了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