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位极人臣的小叔高调求娶我 9.4
作者: 温子淑
36.89万字 1.1万次阅读 19.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81章:大婚,结局 2024-02-02 10:0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86.1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1章
简介

第一世身为商贾之女的乔阮香觉得自己撞了大运,才能嫁入清贵世家苏家做正妻。 所以,十年来,她为苏家家族的荣耀殚精竭虑,散尽家财。 不仅主动填补府上银子亏空,倒贴银子打理阖府上下,还出钱出力为夫君打点官场。 终于苏墨荣登首辅,本以为苦尽甘来。 她却染了恶疾一病不起,而苏府上下却无人问津。 直到她浑身生了烂疮,屎尿都拉在被褥里,苍蝇蛆虫爬满全身,活活被饿死熏死才知道。 她被苏墨算计了一辈子! 就连她视若珍宝,呕心沥血培养的儿子,也是他偷梁换柱,换成的他和借住府上的表小姐宛青荷的! 而自己的孩子在出生时,就被他掐死了! 苏墨表情极其厌恶:“我从未碰过你!那不过是你与乞丐合欢诞下的贱种!死了也是活该!” 宛青荷笑得得意,“多谢这些年姐姐替我培育我儿操持苏府,我这才有时间花着你的钱和墨哥哥在你的榻上,案桌上,以及你碰到看到的每一个地方缠绵。” 一朝重生,乔阮香不会再被算计,发誓要让整个苏家堕入深渊! 只是这时,她那阴戾寡言疏冷宇阔位极人臣皇城使统领小叔苏梧,怎么总爱凑上来。 乔阮香满眼警惕,后退一步:“小叔,请自重,我是你嫂子!” 苏梧神色沉冷克制,墨色瞳眸却开出了花来。 “那我等你不是。”

第1章:他不是我的孩子!

苏府,清香园寝房内。

兽面四脚铜炉内燃着炭,烧得噼啪作响。

惊得床榻之人睫羽轻颤,须臾间,那人缓缓睁开双眸。

乔阮香感觉浑身是被掏空一样,虚弱又无力。

视线逐渐变得清明,入眼就是知秋稚嫩的面庞。

她看到自己醒了展了笑颜,面上的担忧褪去不少。

“夫人,您终于醒了,您可吓死奴婢了。”

乔阮香逡巡片刻,脑子放空了好一会。

这才低头看向自己,手臂雪肤嫩白,手指纤细修长,早就不是先前生满烂疮,被蛆虫和苍蝇爬满的枯骨。

她疑惑一瞬,又恍惚明白过来。

她这是重生了!

又看到周嬷嬷笑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凑了过来,道:“夫人您看,这是您刚生的小少爷。”

乔阮香看到面前的孩子,没来由一阵恶心。

这不是她的孩子!

周嬷嬷是自己婆母董氏的人,上一世调换孩子就是她负责的。

现在她抱着孩子拿给她看,想来已经调换成功。

她的孩子应该已经被掐死了,而这个孩子就是苏墨和府上的表小姐宛青荷的!

她缓了缓心神,强压着恨意理清了思绪。

她这是重生在嫁给苏墨一年,刚生产完的时候。

思绪不自觉又飘到上一世。

那时她轻信苏墨谗言,认为他不嫌弃自己是商贾之女的身份,便为了苏府繁荣和他的仕途,掏心掏肺,殚精竭虑。

最后却被害得散尽家财不说,还病重躺在云山寺的破屋里数日,浑身生了烂疮,蛆虫和苍蝇爬满全身惨死告终!

而苏墨则花着她和乔家的银子,一路扶摇直上荣登首辅,抱着表妹宛青荷,好不快活。

她临死前他还丢了一句更残忍的话,“绪儿是我和宛青荷的儿子,你的孩子早就在出生掉包后就被我掐死了。还有,我从没碰过你,那个贱种不过是你和我随便找来的乞丐合欢的!”

这句话像一块巨石,直接堵住了她最后一口气。

她抹干泪水,快速地理回了思绪。

上一世她被算计了一辈子,这一世她绝不会再让他们得逞!

她要让苏家所有人尝一尝从高处坠入深渊的滋味!

“夫人,您快看,小少爷想让你抱抱呢!”

说话间,周嬷嬷把婴儿的手往她脸上蹭了蹭。

周嬷嬷是董氏塞到她院里的管事婆婆,目的是什么,她心知肚明。

但上一世为了讨好婆婆,她不光没有避讳周嬷嬷,还将院里大小事务还都交给她,对她更是敬重有加。

可最后换来的却是周嬷嬷亲自把病重的她丢到云山寺,还啐了一口唾沫,骂她是低贱的商女就配这个下场。

她嫌恶推开那个孩子,“拿开!他不是我的孩子!”

周嬷嬷一愣,眼神闪过异色,但很快又笑道:“夫人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这就是您的孩子啊。”

“母子连心,他是不是我的孩子我还不知道?需要你个下人说嘴!”乔阮香一改往日柔顺,一脸的戾气。

一想到自己孩子这会儿已经死了,她的戾气怎么能轻。

“知秋,把周嬷嬷连带着这个孽种赶出院子,我不想再看到他们!”

知秋是乔阮香从乔家带来的丫鬟,最是忠心。

虽不解小姐行为,但依旧听命上前,麻利将周嬷嬷连带她怀中的孩子推搡了出去。

这会儿正是冬月寒冷的天,外面还飘着雪花。

周嬷嬷惊疑不定之际,就被关在门外。

“夫人,这真的是您的孩子!外面天寒地冻的,您不能把我们关在外面啊!”

任凭她怎么喊,门就是不开,这会儿她已经冻得直打哆嗦了。

怀中孩子也冻得大哭起来。

她狠狠剜了一眼紧闭的门,当即转头抱着孩子跑出院子。

“夫人,您不认小少爷又把周嬷嬷赶出去,怕是大夫人和少爷会不高兴。”

乔阮香生产完就昏过去了,这会儿醒来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

虽然脸色依旧惨白,但唇瓣好歹有了一分血色。

她轻抿薄唇,语气满是不屑,“他们高不高兴与我何干?”

想让她认孽子当儿子,占了嫡长子之位,做梦!

果然,没一会儿,门就被一脚大力踹开。

砰的一声,发出震响,惊得守在床边的知秋忍不住打了个颤栗。

只见苏墨一身月白衣衫,文人儒雅模样,脸上端着怒意,兴冲冲走过来。

身后门没关,任由寒风刮进来。

“乔阮香,那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忍心把他赶出院外!外面还正下着雪,冻坏了怎么办!”

“他不是我的孩子,我生的是女儿!”乔阮香冷淡开口,眼神凛冽入骨。

这还多亏了死前宛青荷多嘴告诉了她,她生的其实是女儿。

苏墨先是怔愣了一下,又对上那双清冷似月下寒潭的眸子,心底莫名心虚,但很快又落下,拧眉硬声道。

“你在胡吣什么!你生的就是儿子,哪有什么女儿!”

「她怎么知道生的是女儿?哼,就算知道了又如何,那个贱种早就被下人掐死扔进了正院池塘里!她找不到尸骸就也证明不了什么!」

乔阮香料到他不会承认,本打算也和他一样死咬自己生的是女儿的事实,之后再闹得整个京城都知。

苏家虽是末等清贵世家,但到底好面子,她就用舆论逼得他们,总之嫡子的身份,他和宛青荷的孩子别想再占!

可,刚刚那声音是什么?是苏墨的心声吗?

她是能听到他的心声了?

乔阮香沉思着,将信将疑间生出一计,“夫君不信,那我这就命人将我们的女儿带来,一看便知!”

随后,她低语吩咐了知秋几句。

知秋听后,急匆匆出了门。

这时候,大夫人董氏也来了。

上来就是一顿训斥,“乔氏!你怎么这般狠心,竟忍心让绪儿大雪天冻在外面!他可是苏家的嫡长孙,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何时生了这般狠毒的心,我对你太失望了!”

乔阮香目光波澜不惊越过苏墨看向婆母董氏,那一副熟悉的失望透顶的模样,只叫她觉得恶心。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