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回归后,被五个哥哥团宠了 8.0
作者: 德亮的小祖粽 主角: 姜小年
41.63万字 0.1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一百八十九章 婚约 2024-03-19 13:24:5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03.5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9章
简介

被假千金顶替身份? 不怕,团宠体质,哥哥们排队来宠我! 被贵族小姐嫌弃出身? 不怕,亲娘是无数大佬的白月光 头顶光环,整个京城横着走! 五个大佬哥哥太优秀 能征善战的小将军,才高八斗的状元郎,高冷俊逸的大侠,富可敌国的首富,风流俊俏的神医 这一不小心就成了全京城姑娘都想要讨好的小姑子…… 顺手救下的小奶狗,竟然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 哥哥们表示,这小子不安好心,离他远点!

第一章 逃难

屋外狂风大作,吹得破庙的窗户“咯吱”作响。

破庙内,冷风唯一吹不到的地方便是佛像的后面,而那里只能容下一个人。

姜小年拢了拢已经脏到有些异味的长衫,看着佛像后瞪着自己的少女,唇角微抿,目光慢慢转到破庙外,眼底一片担忧。

养母外出已经有半天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被冻的红肿起裂的手抚上脏兮兮的长衫,这是和爷爷走散后,他唯一留给她的东西。

姜小年想起当初遇到爷爷时,爷爷要将她带回去,养母不但没有阻止,反而是对她极好,只要是她的女儿楚楚有的,她都会有。

她已经失去了爷爷,不能再失去养母。

如果养母再不回来,她就去找她。

“我早就说了,你就是丧门星,白眼狼!捡你回来,绝对不会有好事!”楚楚缩在角落,虽然没有冷风吹过去,但是半天未进食让她心底的火一蹿一蹿的,这会看到姜小年担忧的样子,更是忍不住:“你自己拖累我们家这么些年就算了,你现在还要再带一个拖油瓶!”

原本不想搭理楚楚的姜小年,听到后面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些年但凡家里面有点不顺的事情,楚楚她都会说这些,她都已经习惯了,只是她说的这个拖油瓶——

目光落到一旁躺着的少年,哪怕是他此刻已经是进气少呼气多,但依旧没有让他那张俊逸的脸失色。

“爷爷说过的,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事情要么不做,一旦开始,总是要有始有终的。他还有一口气,我也不能够放任不管,只是我们自身难保,能够做的有限,他能不能活下来,看他自己的造化。”

而且他是在爷爷走散后,她遇到的。

她想,如果她多做些好事,积德行善,老天爷会不会让她更早点找到爷爷?

楚楚狠狠的咬着唇,愤恨道:“这该死的世道,咱们穷人就是猪狗不如!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做富贵人家的小姐,我也要穿漂亮的衣服,吃香的喝辣的,把那些瞧不起的人全部都踩在脚下!”

说话间,破庙破旧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冻得瑟瑟发抖的妇人一瘸一拐的进来了,外面的雪粒子瞬间扑了进来。

姜小年立刻迎了上去,见养母冻得瑟瑟发抖,立刻将外衫给她披上。

张氏看着她身上还穿着夏衣,刚想要拒绝,一旁的楚楚却是推开了姜小年,急切的问了一句:“娘,找到了吗?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吧?”

张氏摇了摇头,有些疲惫道:“我在附近打听了一遭了,没有听说谁家的公子丢了。”

“看他的气度穿着,还以为是谁家的公子,要是给送回去,咱们还能够赚一笔。”楚楚撇了撇嘴角,又缩回到角落去:“难不成咱们要像养她一样,再养一个吃白食的?”

“不许胡说!”

张氏低斥了一声后,拿出怀中剩下的最后一个馒头,刚要给三人分一分,楚楚直接伸手:“娘,我都饿了大半天了,小半个我可吃不饱!”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想要吃饱?”姜小年看了一眼养母的面色,就知道她定是又要将她自己的那一点省给楚楚,直接从养母的手中将馒头一分为三:“娘,天这么冷,肚子里面一点东西都没有,会生病的!”

现在对于她们来说,生病是极其奢侈的一件事,更甚至会一个不小心,命就没了。

张氏听明白了姜小年话中的意思,粗糙的手摸了摸她一点暖意都没的脸,喃喃道:“好孩子,娘知道!”

楚楚自然也是知道姜小年的话是对的,闷闷的啃着馒头,就着冷水艰难的往下咽。

姜小年将馒头捏下来了一小块儿,融在水中,然后小心翼翼的喂少年吃了一些。

楚楚见状立刻嚷嚷:“他都快要不喘气了,给他吃就是浪费!还不如给我吃!”

见姜小年不说话,楚楚冷哼了一声:“我跟你说,他要是死了,你自己把他丢出去,我可不占这晦气!”

“楚楚!”张氏不满的呵斥了一声,“怎么说话呢,你爷爷以前是怎么教育你的,这真要是不管了,晚上睡觉能安心吗?”

“你们都是好人,就我心狠是吧!”楚楚气的将手上的小半个馒头扔到了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张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娘,你怎么样了?”姜小年急忙上前去拍着张氏的后背,“怎么突然咳嗽了起来?”

“想必是早上吹了太多的风,喝一碗热水就好。”张氏安抚的笑了笑。

姜小年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惊讶道:“好烫!娘你发烧了!”

楚楚在一旁也着急了起来:“娘,你可别出事啊,这里已经有一个半死不活的拖油瓶了,你要是再出事了,我们可没办法儿救你啊,你可别拖累了我们啊!”

“我的身子健壮,没什么大事的,你们别担心。”张氏努力挤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来。

姜小年将手上剩的半块儿馒头塞到了张氏的手上:“娘,你吃点东西吧,我不饿。”

“我吃过了。”张氏轻柔的摸了摸姜小年的脸颊,“你已经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快吃吧。”

楚楚偷摸的将她扔到地上的小半块儿馒头捡了起来,藏在了怀中,一个人坐在角落生闷气。

到了夜间,张氏已经烧的昏厥了过去,楚楚惊惶失色:“糟了糟了,我娘只怕是要死在这里了,只有娘认识路,没有娘,咱们两个只怕是走不到京城去了!”

姜小年听到楚楚的话,彻底的冷下了脸,高声怒道:“你闭嘴!这个时候是担心这些的东西吗?她是你亲娘,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私!”

“我自私?”楚楚被说的恼羞成怒,一把将她推开:“你是好人是不是?行啊!你心善,那你把你那块玉佩拿出来,去当了,换了银子给我娘去治病!”

“这块玉佩是爷爷捡到我的时候,我身上唯一有用的东西,爷爷说这块玉佩能够帮我找到家人……”

“你别忘了,这几年是谁养着你,你就忍心看着娘病死?我看我娘是养了一条白眼狼!为了你,我阿爷已经不见了!现在你还想要让我失去我亲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