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公主驾到,恶鬼嗷嗷求饶! 9.2
作者: 朵米大人 主角: 顾言宝
65.48万字 0.3万次阅读 3.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00章 言宝的绝对实力 2024-04-17 21:00:4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80.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00章
简介

嫡母嫉妒言宝阿娘貌美,借口其与外男有染将其杖责而死。 小言宝快咽气时,被班师回朝的舅舅救下。 渣爹权衡利弊后忽然要待小言宝如珠似宝。 骠骑大将军舅舅直接将渣爹踹飞! 恶狠狠警告:总有一天让你跪着死在我阿姐坟前! 渣爹嫡母以为小言宝蹦跶不了几天。 结果转头小言宝从大将军府搬进了皇宫。 又从皇宫住进了东宫! 当今陛下追着要当舅舅! 当朝太子都和陛下争娃! 而小言宝发现自己可能不是人。 谁家三岁的宝宝小虎牙越长越长,拥有黄金透视眼,脑袋里似乎还藏着大杀器,能一口一个鬼东西啊!

第001章 惨死

“啪!”

重重一个巴掌过来,三岁的言宝被扇飞出去!

寒冬腊月的天,大雨已经变成毛毛细雨淅淅沥沥下着。

地面滴水成冰,言宝滑出去很远。

小脑袋重重撞在远处石块上,跟着就有鲜血渗出来。

她身上本就没多少肉肉,这一摔痛得险些晕过去。

“痛痛……”

可想到阿娘还在被杖责,又忍着剧痛摇摇晃晃站起来。

“阿……阿娘……”

看到被绑在凳子上的阿娘素色衣裳已经血红一片,言宝手脚冰凉。

心底深处生出从没有过的恐惧。

哪怕才三岁,言宝也似乎意识到阿娘很不好了,虚弱的奶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你们放了阿娘,呜呜……快放了阿娘!”

她摇摇晃晃边喊边跑。

好几次滑倒摔在旁边的泥坑里,又踉跄着爬起来。

白嫩的脸颊被划破,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痛得溢满了泪水。

可害怕哭出来惹人厌弃,努力抿着小嘴憋住声音。

懵懂的她意识到要先求夫人,否则她喊破嗓子那些婆子也不会搭理她。

还会再一巴掌将她扇飞。

踉跄着扑通一声跪在杨朝云面前,言宝嘴角已经带着血丝。

“夫人饶了阿娘吧,阿娘流了好多血,求求您……帮阿娘找大夫,言宝给您……磕头了!”

生怕杨朝云不同意,言宝说完将脑门儿在冰冷湿滑的青石板上磕得砰砰直响。

她挨了打,撞到了额头,能磕头已经是极限。

偏偏言宝实诚,脑门儿再次砰地一声响磕在冰凉刺骨的青石板上时,一头栽下去。

右手一阵剧痛,小手破了一大块皮,露出了里面的红肉。

她痛得浑身一抽,却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喊痛。

小小的身体抖如糠筛。

不痛不痛!

要先救阿娘。

艰难抬起小脑袋,她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坐在屋檐下裹着狐裘的当家主母杨朝云,声音细若蚊丝。

“求求夫人……饶了阿娘吧,言宝……给夫人当牛做马……”

明明脏污不堪,偏偏衬得一双眼睛又亮又黑,好像黑沉沉的天幕下最璀璨的明珠。

像一把锐刃狠狠刺进杨朝云心脏。

杨朝云恨极了言宝这双酷似生母沐姨娘的眼睛。

四年前相爷陪她去相国寺上香,回府途中就是被失忆的沐姨娘,被那双眼睛勾了魂。

哪怕当时沐姨娘怀着三个月的贱种,相爷也要硬纳入府中,还称言宝是他的 血脉。

想到相爷当着她的面夸沐姨娘的话,心中愈发憎恨。

瞥一眼飞溅到自己裙面上的血污,杨朝云沉下脸将手中茶杯狠狠砸向言宝。

“你们都死了,我看眼睛还怎么幽幽似明月,璀璨若明珠!”

沐姨娘得死!

和她七分相似比沐姨娘五官更出众的言宝更得死!

伴随着“砰”的一声脆响,茶杯在言宝额头碎裂的声音,杨朝云阴沉讥讽呵斥。

“泥坑里打滚的脏东西,也配到我跟前磕头?”

额头破开一个口子,鲜血直流。

趴在血水污泥中的言宝只觉得好痛好痛,肚肚痛,脑袋痛,手腿都很痛。

最痛的是脑袋,被茶杯砸中的地方又烫又疼。

脑子里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快长出来似的,痛得她浑身痉挛快要睁不开眼。

可阿娘还被夫人绑在凳子上打,夫人本来是会答应饶了阿娘的。

是因为她浑身脏兮兮的,夫人才不接受她的磕头吗?

言宝吓得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摸了一把脸。

小脸上血污和泥泞混合,看起来不仅脏,还非常瘆人。

偏偏一双眼睛纯澈天真,细长弯曲的睫毛眨了下,努力瞪大眼睛看着杨朝云,奶声奶气道着歉。

“夫人……夫人您等等,言宝马上……马上擦干净,言宝……”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言宝一口鲜血吐出来。

杨朝云一个眼神,立在她身后的健壮婆子直接上前几步狠狠一脚将言宝踹飞。

再次摔地上的言宝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乌黑纯澈的大眼睛里一片茫然。

她已经在擦着脏兮兮的身体了。

可是脸上的血好多好多,似乎怎么都擦不干净。

夫人不肯饶了阿娘,阿娘会被那些嬷嬷打死的……

意识恍惚的言宝听到“啪”“啪”“啪”一声又一声砸在阿娘背上的板子声。

她已经痛得几乎无法动弹,却努力扭着脖子去看阿娘那边。

被绑在凳子上的阿娘也看着她这边。

乌黑的眼睛里已经没了光,死死咬着唇。

她看到泪珠从阿娘眼角滑落,然后和阿娘口出不断溢出的鲜血混在一起。

最后被雨水中冲刷,成了地上满地血污。

血污顺着雨水往她这边流。

带着她的血污和成一团,像是阿娘扑过来将她抱在了怀里。

言宝张了张嘴,泪水滚滚落下,用尽所有力气喊着,在地上爬着。

“阿娘……阿娘……”

再等等言宝,再给言宝一点点时间,言宝一定能求夫人放了阿娘。

“阿娘……”

然后她听到掌刑的婆子跟夫人回话。

“夫人,断气了!”

言宝虽然小,但是也知道断气的意思。

在地上挪动的言宝似乎在顷刻间失去所有力气,乌黑璀璨的大眼睛也蒙上了一层灰烬。

她的阿娘!

她是不是再也没有阿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