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改嫁权臣后我冠绝京城 8.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落珠 主角: 季云珠 赵无敛
29.76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4章 恩爱两不疑 2024-02-13 18:55: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93.58
    累计字数
  • 26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4章
简介

季云珠本是侯府千金,状元正妻!却在夫君中状元那日,被一碗毒药害死! 怀着身孕的小妾笑她无所出,恶心婆婆动辄打骂,宠妾灭妻的夫君巴不得她早点死! 她含恨死去,在选夫的关键时刻重生!这一次,她要为自己谋嫁! 前世的夫君、婆婆来求娶,打出去! 她闯青楼,嫁权臣! 在全京城嘲笑她嫁了个坑害同僚、嗜杀成性的奸臣时,她被奸臣宠上了天,还靠着一手通晓六国文字的能力冠绝京城!

第1章 惨死后归来

“娘子,为夫中了状元,明日就要骑马巡街挂红花了,你替我高兴吗?”

季云珠努力睁开眼睛,伸出枯瘦的手,却没有抓得住王秋生一片衣角。

“夫君……”季云珠咳嗽起来,她病了一月余,至今卧床不起。

“娘子,别说话了,快来把药喝了吧。”王秋生将一碗药递到了她的唇边。

烛影摇晃,将王秋生的身影拉长扭曲,季云珠垂眸喝药,没能看得清他眼里的杀意。

春儿不知何时进了屋,穿着一身新做的华服,“姐姐,快帮我瞧瞧,明日我这状元夫人的打扮怎么样?”

“你是青楼女子,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季云珠激动起来,胸口血液翻涌。

“青楼女子?人要死了,嘴巴还这么贱!告诉你,明日我就是状元夫人了!”春儿听到这几个字,怒火中烧,一个巴掌扇到了季云珠的脸上。

“你一个将死之人了,怎么还在做春秋大梦呢?从你嫁过来,秋生碰过你吗?你以为他中状元了,侯府的人就会对你这个嫁出去嫡孙女改观吗?他们早就不要你了!”春儿摸着隆起的肚子嘲笑。

“你胡说!”季云珠努力撑起身体,胸口一阵刺痛,她忍不住想吐,张嘴便呕出了一大块血污。

紧接着,细细血流从她的鼻子、耳朵里流了出来。

季云珠意识到了什么,颤巍巍拿起床边的药碗,砸向刚才还含情脉脉的男人。

“王秋生,你下毒害我!”

“真脏!和你娘亲死的时候一样。”王秋生冷笑一声。

“你什么意思?!”季云珠拼尽力气吼道。

自己出嫁后才两个月,侯府就来信说娘亲病死。

那时王秋生的老娘称身体不适,拖着自己不让走,她连娘亲最后一眼都没看到。

“我说,你和你娘死的时候一模一样,自然,毒也是一样的咯。不过,你知道这毒药是谁给我的吗?”王秋生笑得猖狂。

“是谁?”季云珠怒吼。

“是你父亲的小妾、你的好小娘给的啊,不愧是我的好婶婶啊。”王秋生对她的挣扎无动于衷。

慕容氏、王秋生竟然骗得她这样苦,季云珠哀嚎着扑向狂笑的二人,却滚落床榻。

春儿抬脚踩住她的脑袋,用力地将一团泥土碾到她的脸上,“状元夫人的鞋脏了,姐姐就帮我擦擦吧~”

她睁着两只流血的眼,死死地盯着仇人的方向,即将油尽灯枯之时,她喉咙里爆发出一声嘶吼。

“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她伸出的手垂落,再无声息。

半夜,王秋生和春儿趁着月黑风高,一片破席子将季云珠的尸体裹了,扛到后院准备埋了。

院子里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吹开了,春儿尖叫起来,还不等她一声喊完,一道寒光闪过,一剑封喉。

王秋生哆哆嗦嗦地看着踩着一地血迹进来的俊美男人,他的身后是王家数人的尸体。

“啊——!赵无敛你做了什么?!”王秋生癫狂般喊叫。

黑衣飒飒的天下第一权臣赵无敛走近,那一双黑眸变得猩红,周身散发着戾气,他身上的血气还是热的,黑靴上沁着血红色的“花”。

隆起的席子里露出来一只细瘦手腕,赵无敛眸子里的火焰熊熊燃烧,看向痛苦的王秋生时,嘴角带过一丝诡异的笑,在眼角的鲜血衬托下,活像索命的阎王。

“你们杀了她,我替她杀了你们。你——也去死吧!”

匕首刺入王秋生的胸膛。

一刀不够!

赵无敛反复刺了几十刀!

直到王秋生像一块破布一样,躺在地上!

赵无敛颤抖的手指打开席子,将已经咽气的季云珠痴痴地揉进了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我以为不靠近你,你就不会出事,但我错了!若有来生,我就该早早地将你绑回府上,你再不愿意,我也要困住你一辈子!”

“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

“姐姐,我和夫君想帮云珠找一位好夫婿,名帖拿过来给你也瞧瞧。”

温软的话语忽远忽近,季云珠摇摇晃晃,几乎要站不住了。

一只素净的手在她背后轻拍,“瞧瞧,我家云珠都快站不住了。”

季云珠猛然瞪大了眼睛,娘亲近在咫尺,朝着她温柔地笑。

“娘?!”

季云珠又看向了方才说话之人,正是父亲的小妾慕容婷。

“我这里啊,有几个好人选,等着姐姐过目呢。”慕容婷手里拿着一沓名帖。

季云珠的回忆涌来,她竟然是回到了出嫁前远夫婿的时候!自己还并未定给王秋生!

难道这是老天要帮她吗?竟然让她回来了!

这一次,她绝对不要再嫁给王秋生!阻止前世悲剧发生!

“这位书生叫王秋生,家族本是书香门第,到了他父亲这一代落寞了,但也不妨碍他的惊世之才,一举中第,日后前途无量呀。”慕容婷递上名帖。

那慕容婷还装作一副老好人的面目,就是她这副温婉模样,上辈子骗得她和母亲好苦。

“刺啦!”

慕容婷脸色大变,只见季云珠上前,直接将名帖撕碎了。

“王秋生家道中落,根本配不上侯府,我若是嫁给他,都算是他高攀了。我的夫婿我自己会选,不需要你假仁假义,带着这些名帖滚出去。”季云珠拿起那一沓名帖,朝着慕容婷砸过去。

一张名帖硬角砸中慕容婷眼角,她顿时梨花带雨地哭起来。

早有丫鬟见形势不对,在慕容婷的指示下去喊了季二爷,他前脚还未迈进门口,就听到慕容婷的哭声。

“这是怎么了啊?婷儿。”季二爷快步进屋,将慕容婷搂入怀中。

“二爷,我想替云珠挑个好夫婿,谁知云珠看不上王秋生,还动手。”慕容婷用帕子捂住伤口,哭得楚楚可怜。

“放肆!竟然敢和你小娘动手!王秋生哪里不好?你竟然还挑剔上了?”季二爷怒瞪母女二人。

“父亲,那小娘有没有告诉你,那王秋生是有外室的人!”季云珠不肯退让,然而父亲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到了季云珠的脸上。

季二爷被戳痛,当年慕容婷也不过是他藏起来的外室。

“外室怎么了?!男人一生功绩,才高八斗!有个外室再正常不过,难道你要借此来讽刺谁?难不成你要骑到你老子头上去?”季二爷怒道,手指几乎要指到季云珠的脸上,“告诉你,你不嫁也得嫁!过几日,王秋生就上门交换生辰帖,由不得你不嫁!”

季二爷没给季云珠再反驳他的机会,放完狠话便直接出了院子,叫了十几个护院将别院门口团团围住,一只苍蝇也不叫飞出去。

季云珠深知不能坐以待毙,这一世,她必须要找一个实力可靠的男人才行,要能护住她们娘俩的周全,她不能等着王秋生上门来迎娶她。

她捡起地上的名帖,一一翻阅,翻到最底下那层,一张薄薄的名帖从夹层中掉落,落到了季云珠的膝盖上。

红色的名帖,上面印着一片金丝枫叶,内页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名字——赵无敛!

传闻中的大奸臣赵无敛,权势滔天,在朝堂之上,一手遮天。若要论靠山,这定然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