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兄流放?她白手起家再造名门望族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竹枝欢 主角: 萧九玥 君烈
60.31万字 3.8万次阅读 23.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88章 种田还是种地 2024-04-23 20:00: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618.19
    累计字数
  • 142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88章
简介

父兄流放,侯府退婚,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萧九玥的笑话。 面对着病弱的祖母、爱哭的美人娘、年幼的弟弟,萧九玥撸起袖子挣钱,一不小心,就富到了全国。 有人说:有钱也是身份低贱的商人。 萧九玥开粮仓救济灾民,替父兄平反,重回盛京,再造萧家满门荣耀。 又有人说:抛头露面的经商,一个被退婚的女人,没人愿意娶她,最后还不是给人做妾? 君烈:谁在胡说八道! 他冒着风雪,千里送温暖;洪灾来临,舍命相护;好不容易将她冰块似的心捂化了,哪舍得让她做妾? 君烈趁机求婚:“玥儿,嫁给我,打他们的脸。” 萧九玥摇身一变,成皇子妃了! 人人嘲笑她靠着那张脸,背地里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才当上皇子妃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休弃了。 休? 君烈喜滋滋的抱着心上人:这辈子是不可能休的。

第1章 萧家被抄了

青石巷热闹极了,红极一时的萧尚书府家,贪墨八十万赈灾银,被判抄家流放了!

“嘉恩,我的嘉恩还没满十岁呢,你们不能抓走他。”萧二婶死死抱着儿子,泣不成声。

禁卫军首领拿着名单:“萧嘉恩,今年十岁一个月,带走。”首领一句话,旁边的两个侍卫立刻冲了过来,直接将哭泣的萧嘉恩带走了。

“嘉恩。”萧二婶哭喊着上前,可冰冷的长枪架在她的脖子上,她顿时就哆嗦着不敢说话了。

禁卫军首领冷眼扫过去,厉声喝斥道:“全部都给老子看好了,谁要是敢放跑名单上的一个人,小心你们的人头落地。”

“是。”

禁卫军们应声,但凡十岁以上的男丁全部抓走,值钱的物件贴封条,搬东西,面对着那一箱一箱的银子,一箱一箱珍贵的古玩字画、一箱一箱的珠宝首饰,和女眷的哭泣声,全部都视若无睹。

“母亲,嘉恩被抓走了,他才刚不满十岁,怎么受得了流放路上的苦。”

萧二婶连滚带爬地跑进了揽月院,一边哭诉一边心疼着她被抄走的银子:“母亲,我们院子里值钱的东西全部都被搬走了,就连我头发上的金钗都没了,往后我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娘,我们不会死吧?”

“母亲,我们离开盛京,该去哪里呢?”

“……”

“找一找库房,有没有暗室,所有财产,一律不准放过!”

外面,是禁卫军抄家搬东西的声音,值钱的搬走,不值钱的桌椅,直接踹翻在地,哐当作响,一屋慌张的面孔,哭哭啼啼的声音。

萧老夫人用力拍着桌子,枯瘦的手,快速着捻着佛珠,道:“住嘴。”喉间一甜,她拿帕子捂着嘴,怒斥道:“看看你们,一点小事就慌成这样。”

“母亲,这是抄家啊,但凡十岁以上的男丁都要被流放,我们也不能住在盛京,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萧二婶哭得最大声道:“听说要流放到要蛮荒之地,路上活下来十不存一,我的嘉恩还没成亲呢,这可怎么办啊!”

吵嚷的声音就像是蜜蜂一样,在耳边响起,躺在床上萧九玥睁开了眼睛:她,这是穿越了?

纷杂的记忆就像是放电影,在她的脑海中播放,仿佛亲历了一遍原主曾经顺遂的人生。

同名同姓萧九玥,和曾经是孤儿长大的她不一样,祖父是两朝元老,父亲是最年轻的户部尚书。

萧九玥她是尚书府千金,当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如果没有今日的塌天之祸,年底她便要嫁入永昌侯府世子,成为世子妃,富贵无忧一世。

抄家之时,那些护卫就和土匪一般行径,为了护住年幼的弟弟,挡了一箭,身殒,她来了。

“母亲,贪墨赈灾银的是大房,跟我们二房有什么关系,他们凭什么抓走嘉恩!”萧二婶满心眼里都是刚刚满十岁的儿子。

“不行,嘉恩一定不能被流放。”萧二婶突然冲到了大房苏氏的面前,抓着她的手道:“这一切都是大房的错,不然的话,嘉恩怎么会被抓走?我不管,嘉恩一定要救回来。”

“二弟妹,我,我也没法子啊。”苏氏红着眼睛,自从家里出事之后,她的眼睛都哭肿了。

“嘉恩可是你亲侄子,他才刚满十岁,你总不能眼睁睁地见死不救吧。”萧二婶死死抓着苏氏,看着她哭哭啼啼的样子,心底嫌弃,她要是尚书夫人,肯定不像她只会哭。

萧二婶的眼珠子一转,道:“你可以去求永昌侯府,九玥马上就要嫁过去了,侯府一定能有法子的!”

“二弟妹,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可是……”苏氏哽咽地说着,捂着帕子,掩面而泣,道:“出事后,侯府就私下里递了话,想要退婚。”

“不行,这婚退了,岂不是更没指望了?”萧二婶激动地说道:“世子那么喜欢九玥,就算当不了正妻,也能当个妾啊。”

“你,你,你……”苏氏气得浑身发抖,颤声道:“玥儿怎么能去当妾?”

“怎么不能当了?今天这祸都是大房惹出来的,父债女偿,天经地义!”萧二婶嘲讽的说道。

“不行,玥儿绝不为妾。”苏氏哽咽的哭声里,透着坚决,摇摇欲坠的身子,突然就被萧二婶给抓住了,萧二婶看着她,激动的道:“你舍不得九玥,那就你去求永昌侯,我记得,永昌侯还是你青梅竹马的表哥吧?”

“闭嘴!”苏氏用尽全力挣开萧二婶的手,整个人踉跄着一步,摔倒在地,她气的浑身发颤,眼眶发红的看着萧二婶。

萧老夫人喉间那翻滚的气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母亲。”

“祖母。”

慌张的声音响起,大家齐齐的凑上前。

“慌什么,老婆子我还死不了。”萧老夫人喘着粗气,一方绣着绿竹粉桃花的帕子递上前:“祖母。”

“玥儿,你醒了?”萧老夫人惊喜的看着醒过来的萧九玥。

“孙女不孝,让祖母您担心了。”萧九玥一点一点的替萧老夫人擦着唇角,原主的记忆一点点的理顺,她看着强撑着的萧老夫人,道:“祖母累了,该休息了。”

“玥儿没事便好。”萧老夫人红着眼眶,自抄家流放的圣旨一下,所有人都在问她怎么办,慌张的无所适从,只有孙女担心她累了。

“祖母,喝口水,您歇会。”萧九玥拿着靠背给萧老夫人靠好,又端了一杯热茶递给她,她才转身,看向哭诉着的萧二婶,道:“二婶,当初我爹是尚书的时候,二房没有沾光不成?”

萧二婶语塞。

萧九玥将苏氏扶了起来,弱柳扶风,难怪能得原主爹这么多年的呵护。

她冷眼扫向萧二婶:“享受了荣华富贵,就得承担后果,如今我爹出事了,二婶就咄咄逼人,不顾念亲情,想要逼死我娘不成?”

萧二婶仰头看着萧九玥,不知道为何,明明还是那明艳的脸庞,今日的她,让她有一种面对她爹的感觉,她咽了咽口水的,讪讪的说道:“我,我只是想让你去求永昌侯府,救出嘉恩。”

“为了嘉恩求情,就要我们母女卑躬屈膝,自降身份去当妾,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和尊严?你配吗?”萧九玥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当初萧家风光的时候,这二婶可是一口一个大嫂,一出事,什么话都往外讲,是想要逼死美人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