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请自重,江小姐说您只是替身 8.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向晚榆 主角: 江弄月 傅宴浔
26.85万字 0.1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6章 感情本就看不透 2024-02-22 22:07: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86.85
    累计字数
  • 15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6章
简介

江弄月和傅宴浔曾有过一段三年的恋情。 这三年里,傅宴浔将她捧在掌心娇宠,让她忘乎所有。 后来,她得知她是他感情空窗期的替代品,狠心离开。 重逢已是两年后,他早已成为金融新贵。 他将她抵在车库,“谁他妈和你说,你是替身的?” 「熟男熟女感情纠缠 ,1v1」

第1章 身体怎么还是那么敏感?

江弄月没有想到,和前任分手后再重逢,会在曾经抵死缠绵无数次的大床上。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清人的脸,只有壁灯倒映出两具交缠的身躯在墙面上。

江弄月主动缠住他的腰肢,指甲不受控制抓伤男人的背。

“分开两年了,看来弄月小姐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啊。”

“我就摸了几下,抖得这么厉害吗?”

男人戏谑的声音响起,大掌箍着她的腰肢,她无法挣脱,只能无力承受他的发泄。

分别两年后,他撕毁自己的温润的伪装,骨子里的恶劣尽显。

江弄月听到傅宴浔的那声“弄月”,身体不禁一震。

他是都知道了?

傅宴浔伏在她身上,激烈运动的汗珠滴落在她的肌肤上,带着灼伤肌肤的温度。

江弄月眉头紧皱,挣扎得想要躲开。

下一瞬,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灼热又急切。

宽大的手掌,搂着江弄月腰肢,徐徐往上,直到抚摸到她的脸颊。

“明明还是那么喜欢我,当初怎么就舍得如此轻易地丢下我呢?”

傅宴浔夹带薄怒的嗓音在江弄月耳边回荡,动作更是不客气。

江弄月连连败退,终是不敌,男人蓄意的报复。

-

江弄月醒来,男人并没有离开。

昨晚的记忆翻江倒海涌入记忆。

她参与的新项目结束,甲方邀请她参加庆功宴,她没法拒绝。

席上,甲方负责人不停给她灌酒,她酒量不算太好,即便是这两年锻炼得不差。

还是喝得醉醺醺的,跑去到洗手间呕吐。

也是在这里,她遇到了傅宴浔。

傅宴浔还是和之前那般温柔,他蹲下问她,要不要跟他走,她果断跟他离开。

比起甲方那群老狐狸,她更愿意相信和她曾有过一段感情的傅宴浔。

再然后的故事,就是抵死缠绵一整夜。

情到浓时,他的质问,还在耳边盘旋。

他赤裸着上身,坐在床上抽烟。

她有严重鼻炎,闻不得烟味。

以前他很少抽烟,几乎是不抽,除非遇到心烦事情。

实在想抽也会躲得她远远的,绝对不会让她吸一点二手烟。

而现在,他直接当着她的面,不管她是否会难受。

不过也是。

他们早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他凭什么要迁就一个陌生人呢?

而且,还是将他甩掉,不知好歹的女人。

两年不见,他早已褪去少年的青涩稚气,面容线条更加立体。

已然不是那个可以为了让她开心,拿着她的小熊玩偶自己和自己对话的少年郎。

烟味扑鼻而来,江弄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醒了?”傅宴浔掐灭烟,随手将房间窗户打开,让空气流动。

“昨晚的事情,就是意外。”江弄月主动开口,“我想傅先生,应该不会介意的。”

傅宴浔冷笑一声,转而掐住她的下颚。

“当然不介意。”

那双漆黑的眸子,直直对上她的眼睛,迫使江弄月与其对视。

“姜小姐记得吃药,我橡胶过敏,你应该知道的。”

江弄月心尖一阵钝痛。

之前,他心疼她因为吃药生理期疼得死去活来,每月都去外国打针。

说完,傅宴浔一副刚想起来的吊儿郎当样,看着她绯色的唇瓣,询问的开口:

“对了,我应该称呼你为姜听澜姜小姐还是江弄月江小姐呢?”

言下之意,是她当初用“听澜”这个假名字糊弄他。

江弄月转移视线,他手腕一个用力,使得她必须看着他。

“傅总如此神通广大,已经查到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江弄月笑的悲凉,眼里隐藏着情绪,“我说了,你就会信吗?”

傅宴浔倏地一笑,那笑容穿透他常年戴起的面具,晃了江弄月的眼。

“不会。满嘴谎话的你,哪里值得我信任?”

满嘴谎话?

江弄月心脏被狠狠撕裂,原来,她在他心中早就那样不堪了。

她挪开视线不敢去注视他的眼睛。

“傅总还问做什么?”

“我这人喜欢犯贱。”

她自己给自己补了一刀狠的:“我是骗你了,我不过是傅总您失去挚爱之后的替代品,一个拿不出手的前任而已。”

拿不出手的前任。

“确实拿不出手。”傅宴浔嘲讽着,“要是拿得出手,也不会我的家人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他的一句话,让她那颗破碎的心脏再度破裂。

是啊,如果是真的爱,怎么不能大大方方让人知道呢?

说完,傅宴浔松开手。

掀开被子,大咧咧起身走进浴室,没一会儿一阵水声传来。

江弄月只觉得心脏像是被刀子生生剜走一块,那一块空缺怎么都长不好。

每次想起,都是钻心的疼。

她不爱傅宴浔吗?她爱。

-「她怎么比得上她?」

-「说这些就没意思了,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会娶她的。」

耳畔响起两年前他对着他好友说的两句话。

这也是在她的每一个午夜梦回,幻化成刀子的根本。

那一把把的刀,狠狠插进她的心脏,直到千疮百孔,留下密密麻麻的血窟窿才罢休。

江弄月,别在栽进去了。

*

本以为,这夜过后,他们将不会相见。

可一周后,老板沈侓白打来的电话,让她怔住了。

“公司要和中融合作,你去和对方负责人谈。”

江弄月微微一愣:“哪个中融?”

“还能是那个,傅宴浔开的那家,你记好,傅宴浔这个人很难搞,你必须抓住机会拿下他。”

江弄月并不想去,但工作就是工作。

因为私人恩怨影响工作,不是她的作风。

约好的地点在城郊,是北城很出名的射箭俱乐部。

约定时间下午两点半,从市区赶过去,超速行驶也要两个小时。

自从上回出了意外,江弄月再也不敢着急开车,午饭没有吃,急匆匆地赶过去。

很遗憾,她还是迟到了。

她拎着包出现在射击现场,就见到了一身运动装扮的傅宴浔。

他一手挽弓一手拉箭。

瞄准之后,轻轻松手,那支箭飞出去,直直射进靶心。

引得周围一片喝彩声。

“傅总厉害。”

“傅总把把都正中靶心,属实让我们自愧不如。”

“都说不能在傅总的统治区和他比试,不是在给自己丢面子嘛?”

江弄月站在边上,看着在人群中央,被追捧的傅宴浔。

“江设计师,怎么才来啊?”其中一位眼尖的老总见到了她,对她招手,“来,和傅总玩两把。”

江弄月把手提包递给一旁等候的工作人员。

“徐总,可能要让您见笑了,我不懂射击,只怕是一会丢人,让傅总也不高兴。”

“那你在等会,等傅总结束,再和你谈项目的事情。”徐总欣赏她的才华,不为难她。

可傅宴浔想为难她。

“不会玩?”他缓步走来,拉过她的人,走到位置上,“我教你就会了。”

他站在她的身后,呈现一种半拥姿态,左手握着她的手挽弓,右手固定她的手,拉住一支箭,松手箭再次中靶心。

“这不是玩得挺好的么?”他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说,“江小姐忘性真大,连我教你的射箭技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江弄月还被他环抱在怀中,只能赔笑,“没有。全靠傅总教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