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徒,下山祸害你媳妇去吧 8.8
作者: 尝鱼有刺 主角: 叶九天
176.93万字 0.3万次阅读 10.8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76.9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52章
简介

师父:徒儿,师父临终前,能不能下山帮我办一件事? 孽徒:师父,若有吩咐,但死不辞! 师父:娶七八个老婆,生十几个儿子,回来继承师父衣钵。 孽徒:……师父,你看我这招引剑自刎潇不潇洒? “孽徒!你要气死为师吗?” “师父,怎么会,您气死前就被我祸害死了。” “你给我滚啊!不到天下无敌之前,不要回来见我!”

第1章 :孽徒,求求你,快下山吧!

“九天!好徒儿!”

“快!快关门!”

高山之巅,古朴院落之中。

叶九天正在打坐,突然听到师父惊呼,猛地抬头。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披头散发冲进来,一脸慌张。

叶九天就知道事情发了。

他忙收功起身,一个箭步关上院门,老头则一溜烟跑进屋里。

二人坐下之后,还是惊魂未定。

“老头,怎么,暴露踪迹了?”

叶九天做贼心虚的四处看看,心中揣揣。

“娘的,甭提了!”

被叶九天称为老头的老者喝骂起来。

他气度斐然,精神矍铄,本是绝世高人姿态。

偏偏说起话来,含妈量极高。

“就借了王寡妇一个鸡蛋!”

“至于发动全村的人,特么的满山抓我?”

他愤然说着,很没形象的扣扣鼻孔。

扣完之后,又从怀里掏出一枚尚带余温的鸡蛋,塞到徒弟手中。

“好徒儿,拿去吃吧!师父没用。下山一趟,就给你搞到这点吃食……”

叶九天看着鸡蛋上挂着的新鲜鼻屎,扯扯嘴角,只想反手扔了。

奈何肚里的鸣叫让他忍着恶心,不敢扔啊!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师徒两人已经三天三夜没吃任何东西了!

师父道号丐流子,人如其名。

空有一身经天纬地之学,夺天造化武功,惊神泣鬼医术。

却不事生产,不去劳作,一辈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叶九天则是师父捡来的弃婴,自幼抚养长大。

二人情同父子一般,在山上生活二十年。

师父的一身本领也尽数传给他。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叶九天如今一身所学,比师父还要厉害。

无论武功、医术、道法,还是琴棋书画,纵横捭阖都修至巅峰。

奈何,大溜子领着小溜子能有什么好日子。

二人坐吃山空,终于吃完了粮食,师父只好下山借粮。

估计手段不太光明正大,竟让全村人对他展开围攻。

叶九天一阵心酸,越发觉得手里鸡蛋重如千钧。

他把鸡蛋塞到师父手里,不留痕迹的把鼻屎也擦在老头手上。

“师父!还是您吃吧,徒儿不饿!”

“好徒儿,你……”

丐流子见徒弟如此孝顺,一脸激动,竟不争气打了个嗝。

“嗝……”

叶九天:???

这特么满嘴烧烤味扑面而来,怎么回事?

门外,传来乡亲们的怒喝。

“牛鼻子!还我家牛来!”

“老道士,我家母鸡是用来下蛋的,你给吃了干什么?吃就吃吧,临走还摸我一把!”

“天杀的!羊羔子你也不放过啊,说烤就烤了?”

“开门!开门!开门!”

激烈的拍门声,不绝于耳。

叶九天:……

“嗝!”

见师父忍不住又打了个嗝。

他气的想把这老货一脚踹飞!

枉我还不舍得吃个鸡蛋啊。

感情您在山下吃撑了才想起徒儿?

顺带,还摸了一把王寡妇?

乡亲们怎么没当场弄死你啊!

奈何,现在不是说话时候。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两人只等着乡亲们敲不开门,骂骂咧咧离去后,才敢出声。

“贼老头,你特么……”

叶九天一把抓起老头衣衫,就要发难。

“哎……”

却不料师父叹了口气,神色萎顿,脸色苍白。

“九天,为师大限已至,恐怕活不过今年了。”

“什么?”

叶九天闻言一惊,抓住师父的手松开,迅速扣在他手腕上。

随后眼睛瞪圆。

“老头,你走火入魔了?”

丐流子点点头,一脸悲痛。

“好徒儿,咱师徒俩修炼的‘九龙诀’残缺不全。师父练功出了岔子,命不久矣。”

“所以,不要再纠结为师今天吃什么了,好吗?”

叶九天心里难过万分,犹豫半晌又开口。

“师父,那你临死前,能不能给徒儿再抓几只羊上山,充个口粮?”

丐流子:……

“孽徒!你就不能想尽一切办法,救救为师吗!”

“啊,还有救啊?”

“我……我怎么收了你这个败家子噢!”

老头彻底气懵过去,饮恨当场。

一个小时后。

师徒两人在门口依依惜别。

老头一脸不舍,拉着叶九天的手,垂泪欲滴。

“九天,此番下山,只需做两件事就能救活为师。”

“第一:为师早年在云省江城置办过四合院,还有一些其他产业,这些年一直靠收租过活。”

“但近两年来,竟然没一个租客缴租,才导致咱爷俩坐吃山空。”

“你下山后先去四合院找到她们,催收这几年房租,抓紧往山上打钱,师父才不至于活活饿死。”

“至于其他产业,你后面慢慢催收就行,师父当年收养过几条老狗。”

“若他们敢不还钱,不交房租,尽管放狗去咬他们。”

叶九天闻言点头。

老贼头在山下有产业的事,他也知道几分。

不然爷俩也不可能在安心修炼二十年,不问世事。

只是叶九天没意识到,师父口中四合院里的‘她们’,全是女人。

更不明白,师父收养的老狗又是什么意思。

贼老头已继续说道。

“第二件事,‘九龙诀’下半部功法,为师当年也埋在四合院地下,具体位置记不清了。”

“你收完租后,好好寻找一番,找到它以后方能解救为师。”

“同样,你的‘九龙诀’也能练至大成,肉身成圣,白日飞升!”

叶九天闻言,呼吸都急促几分。

“师父,咱家功法真能得道成仙?”

“废话!”

丐流子恢复世外高人模样。

“九龙诀乃师门上古传承的无上功法!”

“一旦练成,经历雷劫后就能白日飞升,成仙成佛!”

“徒儿,你现在已练到上半部顶峰境界,刀枪不入,子弹不伤,百毒不侵!”

“只要再练好下半部……”

叶九天插嘴笑道:“我就能飞升仙界,等师父下了地府,咱师徒俩还能再续前缘。”

丐流子闻言,再忍不住悲愤之情,一脚踹去。

“滚啊!小贼,找不到九龙诀!就等着给师父收尸吧!”

却不料,一脚踹了个空。

耳边只剩那孽徒清朗笑声,回荡在山林之间。

“哈哈哈……师父,您放心!”

“徒儿此番下山,哪怕上穷碧落下探黄泉,也要找回九龙诀,救你性命!”

当那声音消失,老道士也咧嘴笑了。

他站直身形,又恢复了绝世高人气度。

可惜神情依旧说不出的猥琐。

“哈哈,这傻子还是这么好骗!”

“不骗你下山,怎么还老道清净自在!”

笑了一阵,他又望着徒弟消失的身影,一阵叹息。

“徒儿啊!白日飞升,成就大道,不但要历经九重雷劫,还要历经九重情劫。”

“所谓雷劫渡身,情劫渡心。”

“为师已为你在四合院中安排了九段姻缘,让你历练!”

“能否成就天道,一切还要看你自己!”

……

三日后。

云省江城,闹市区。

寸土寸金的地段,一座古旧四合院坐落于此。

四周全是高楼大厦,让院子看起来非常违和。

风尘仆仆的叶九天终于站在门前,歪头打量一阵,呵呵笑了。

“嚯!好大院子!按照古制,在前朝也至少是个王爷府邸。”

“老贼头啊老贼头,你到底有多少产业瞒着我。”

“不过,你说的那个中间人去年已经死了,怪不得收不上房租。”

叶九天摇摇头,叹口气。

“说不得,小爷要扮一回恶房东了!”

要回房租,找到九龙诀,才能回上山救师父的命。

如此想着,他迫不及待的推开院落门,走了进去。

本以为古旧的院落,应该杂草丛生,破败不堪。

没想到里面竟干净整洁,鸟语花香。

甚至隐隐透着股……

女人香气?

叶九天耸耸鼻子,暗道一声怪事。

‘九龙诀’中有门功法,叫闻香识女人。

通过女人天然散发的体香,就能判断出对方的身材模样,甚至性格喜好、功夫高低。

他竟嗅到了顶级美女的气息!

难道老贼头在四合院里金屋藏娇?

叶九天不由嘿嘿笑了,生出促狭心思。

他寻着香气走到一处偏房门外。

听见里面淅淅索索的声音,大吼一声,抬脚冲了过去。

“嘿!房东来了!”

“说!你为什么不……”

叶九天说到一半,再说不出话。

眼前出现的一幕让他瞪大眼睛,血脉喷张。

“为什么不……不穿衣服啊?”

叶九天一腔鼻血喷出,飞流直下。

我靠!

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