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阳神 9.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罗樵森 主角: 罗显神
51.95万字 5.2万次阅读 17.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36章 不要脸,但要颜面 2024-02-22 00:09:4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805.36
    累计字数
  • 122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36章
简介

若人犯五千恶,为五狱鬼。 犯六千恶,为二十八狱囚。 鬼有洞天六宫。 道存七千章符。 人养三万六千神! 这个世界,鬼不做鬼,人不当人。 地狱已空,人间如狱。

第1章 夺命

我出生那天,天降祥瑞,云似龙形,麻雀停满树枝。

算命的说这是龙凤呈祥,我必然也是人中龙凤,福泽家族!

爸妈一高兴,给了他三千块酬金,当年能买下一层楼!

我爸开的是虎头奔,谈生意的都是港商,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是算命先生说话又好听,当赏!

此后几年,我家钱越来越多,爸妈越来越忙,经常两个月才回家一趟,我和他们都不亲了。

直到我八岁那年,算命的忽然说我逢九有死劫!

爸妈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金盆洗手。

他们说,赚再多的钱,都没有陪伴孩子重要。

可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一具无皮女尸血淋淋的挂在我家门头。

警察来了,推断女尸是我妈,至于我爸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母亲惨死,家逢巨变,让我哭得撕心裂肺。

亲戚们好像都避讳着什么,没人来管我,我只能住在派出所。

哭得久了,就接受现实了,我爸多半也没了。

以后,我就是个孤儿了。

警察决定送我进孤儿院。

舅舅就是这时出现的!

他红着眼眶,哽咽地说:“显神,你命苦啊,以后就跟着舅舅过吧!”

俗话说,娘舅亲,骨肉亲,打断骨头连着筋。

舅舅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人。

住进舅舅家后,他和舅妈都对我特别好。

我表哥得了怪病,虽然半身不遂,但他经常逗我笑,有什么好吃的一定分给我一半。

表哥说,我就是他的亲弟弟。

就算他站不起来,也能给我遮风挡雨!

我很感动啊!

一晃眼,就过了一年。

冬至前一天,我九岁生日。

舅舅买了一个大蛋糕,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围在桌前。

我正高兴地要吹蜡烛呢,舅舅却抓住我脑袋,“砰!”的一下砸在桌上!

我猝不及防,生生被砸昏了!

醒来时,手脚被死死捆在床上,床边六十四根白蜡烛幽幽燃烧,摆成了特殊的形状。

半身不遂的表哥坐在蜡烛中间,烛光让他的影子蔓延在墙上,宛若一个饥渴的恶鬼!

舅舅一脸的厌恶,说:“真以为老子白养你?”

“凭你爸妈干那点缺德事,你当时没死都算命大了!”

“知道为什么你能活一年吗?”

“是因为你九岁的时候,命数最好!”

我被吓傻了,疯狂的挣扎。

舅舅取出十二根又粗又长的银针,扎穿我的身体,刺进了五脏六腑!

我痛得惨叫连连,哀求舅舅放我一条生路。

舅舅压根不理我,狞笑着说,这叫做寄命十二宫!

十二针刺完,表哥就能站起来了,我这条好命数,也是表哥的了!

我感觉骨头都被钻开,某种说不出来的东西,正在源源不断的流逝,让我痛不欲生。

表哥脸上却挂着如获新生的笑容。

最后,我像是死狗一样被舅舅丢到郊外。

照舅舅的话来说,北方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每天都有人被冻死。

等明天警察通知他,他就说我是自己跑出家门的,简简单单办个手续,把我火化掉,我爸妈的遗产也就归他了。

寒冬腊月,冰封三尺,这够冷了!

可这样的冷,都不及舅舅十分之一!

那天晚上还打雷,滚滚的惊雷,几乎把天都炸破,地面不停的冒黑气,恐怖极了!

冰冷和痛苦折磨着我,让我意识逐渐朦胧,昏死……

再等我醒来时,竟躺在一张单人床上。

房间很温暖,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床头立着十二根染血的钢针!

床边坐着一个酒糟鼻的老头子,头发蓬乱,一双蟹眼,一点儿精神头都没有,显得昏昏欲睡。

我认得老头子,他叫秦崴子!

出生时,就是他给我算的命,此后我爸妈每次出门,都要请他来占卜吉凶!

他们提过好几次,让老秦头收我为徒。

老秦头都笑着拒绝,说:“显神他命太重,出阳神的龙命,我现在收不起啊!”

思绪间,我挣扎着起身,想磕头谢老秦头的救命之恩!

可一动,那深入骨头的痛,就让我惨叫出声。

老秦头伸手,抚慰我的头,轻叹:“显神啊,你的命太苦,我收你为徒,以后断无人敢欺辱你了。”

……

我哭了,哭得泣不成声。

再之后,我成了老秦头的徒弟。

他从来不让我喊他师父,只让我叫他老头子。

明明他是个算命的,让我学的东西,却八竿子都打不着一头。

砍树锯木打棺材,熬浆铺纸折纸扎。

更过分的是,他还半夜带着我去扒人坟头,把死尸拎出来剃头!

刚开始,我脸都被吓白了,尿了一裤兜。

老秦头就说:“现在都被吓尿了,以后怎么报仇?”

“要是你没胆量,那有胆量的人,花着你爸妈搏命赚来的钱,一辈子命途坦荡,半点儿麻烦都遇不到。”

我眼眶一红,胆子就大了!

任何恐惧,都不如心头的恨!

一连过了十年,我学的手艺,开个殡葬一条龙都绰绰有余。

我问老秦头,为啥不教我算命?他是算命先生,教了个丧葬一条龙的徒弟,没道理啊?

老秦头唏嘘,说:“你出阳神的命被夺了,又吸了三破日的地气,一副瘟神样,我好不容易才帮你改命,成了过阴命,能学一点九流行当,不错了,别贪心。”

我怔住,情绪逐渐低落。

表哥拿着我的好命,花着我爸妈的遗产。

他现在过得很舒服吧?

可我好难受,心好痛,像是被扎穿了一样!

“那老头子,你说,时间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报仇!”我又红着眼眶问老秦头。

老秦头拍拍我肩头,讲:“别想东想西的,去把合寿木拉出来,该洗洗,该擦擦,那八个纸扎人呢?”

我指了指杂物房。

便垂头丧气的去了后院。

屋檐下摆着一口黑沉沉的棺材。

树纹细密,质感厚重。

三年前,老秦头让我砍了二十多棵老柳树,用树心打了这口棺材。

鬼树性阴,树心养尸。

老秦头总说,自己年纪大了,指不定哪天就走了。提前备好合寿木,到时候八仙抬棺,他也算不虚度此生!

我总说老秦头讲话不中听,不吉利。

老秦头却笑而不语。

用冰凉的井水拧了帕子,我仔仔细细将棺材擦了一遍。

棺面都锃亮反光!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我长吁一口气。

清醒了。

老秦头很细节,我控制不住情绪时,他就会让我擦棺材。

冰凉的井水碰多了,人自然冷静了……

我正想着,问老秦头晚上要不要喝两盅。

我去请村头的刘寡妇,来给他唱一曲儿。

走到前院,院中多了一张椅子,八个惟妙惟肖的纸扎人站在两侧。

老秦头穿着干干净净的寿衣,脑袋微微低垂,眼神涣散。

我面色大惊,失声喊了句:“老头子!”

疾步往前,我扑腾的跪在了椅子前头,心中惶恐至极!

老秦头微微一颤,缓缓抬头。

“哎,有些困,居然睡着了。”

他笑了笑,脸却白得吓人,连酒糟鼻都不红了。

“操……老头子,你吓死我了!”我涨红了脸,啐道:“你搞什么啊……活人穿寿衣,还把纸扎摆出来,不怕吓死我,你白发人送黑发人?”

老秦头却怔怔地看着我,满是细密皱纹的眼睛,充满了不舍。

“显神,时间到了。”他干巴巴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