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当天,公主搬空全京城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一个豆包 主角: 沈婳 姜砚池
84.03万字 2.3万次阅读 30.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04章 乐土! 2024-06-15 18:10:0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00.29
    累计字数
  • 50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04章
简介

本是皇后所出的嫡长公主,却被丢在冷宫自生自灭。 亡国当天,皇帝仓皇逃跑,非但不愿带上亲生女儿,还听信妖妃谗言要勒死她。 沈婳扯断绳索,霸气表示:空间在手,我搬空全京城。 皇帝妖妃的私库,国库粮库、兵器库……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逃跑路上,被搬空私库的皇帝妖妃,缺衣少食,苦哈哈。 沈婳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中午的红烧肉真不错,晚上咱们吃火锅!” 疯批战神兼小跟班:公主殿下,都听您的。 沈婳吃吃喝喝,占山为王,大搞基建,一不小心就杀回了京城。 满朝文武:公主虽然尊贵,却只是一介女子,如何能登顶皇位? 疯批战神兼小跟班,手握二十万大军,抽出滴着鲜血的大砍刀:我给你们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满朝文武:…… 沈婳则掏出了从狗皇帝手中收走的传国玉玺:朕,受命于天!

第1章 叛军来袭,国要亡啦!

"叛军打过来了,陛下要西巡蜀京,马车就在宫门外,赶紧过去啊!”

"我的包袱,这是我的,别抢!”

"放肆!哪里来的阉奴,也敢抢我们娘娘的财货?住手!快住手!”

"……娘娘,求求您,别丢下奴婢!”

昨天还歌舞升平、花团锦簇的大盛皇宫里,此刻却一片混乱。

宫人们哭喊着、哀求着、四处奔逃着,仿佛一群无头苍蝇。

有人趁机收拾财货。

有人趁火打劫。

还有人浑水摸鱼,悄悄报复曾经的仇人,并放了一把火!

……哭声、喊声、呼救声、哀求声交织在一起,还有冲入云霄的滚滚黑烟。

沈婳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丢在火炉一般,浑身都灼热的厉害。

下一秒,又似是被人丢进了冰窖里,冻得她牙齿都在咯咯作响。

冰与火的淬炼,轮番上阵,这还不算完,居然还被人用力撕扯着、拖拽着。

谁?

我到底是怎么了?

沈婳猛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周围都是狂奔的人。

他们穿着古装,或是女人,或是男人,哦不,看那模样,更像是太监。

而她的胳膊也被一个年老宫装妇人死死抱紧,并卖力地向前拉扯。

"公主!快!咱们要快些跑!绝不能留在宫里!”

"叛军杀过来了,大盛要亡了!”

"陛下要去西巡,说得好听!分明就是逃跑!”

而逃跑什么的,自是仓皇,陛下只会带上他最宠爱的妃子、最宠信的大臣。

自家公主——

只会被丢在宫里。

叛军一旦攻入皇城,十五岁的美丽女子,所要遭遇的一切,用脚指头想也知道!

危急关头,王嬷嬷潜力大爆发,居然半拖半拽地拉着沈婳冲出了冷宫,追上了大部队。

沈婳还有些懵——我没死?

我不是跟丧尸皇同归于尽了吗。

那样毁天灭地的大爆炸,丧尸皇都被炸成了饺子馅儿,沈婳作为空间、精神力双系大佬,也不会幸免。

我,穿越了?

沈婳集中精神力,搜索了一下四周。

太好了!

她的精神力还在。

只是,这具身体太过虚弱,根本无法承受她的超强精神力。

一个弄不好,就会爆体而亡。

沈婳赶忙压制精神力,只将周围纳入监控范围——

还好!

虽然到处都是混乱,但还没有实质性的危险。

叛军,应该还没有攻破京城!

沈婳赶忙融合记忆,身体则任由王嬷嬷拉着往前跑。

……

"爱妃,快!快走!”

元安帝行色匆匆,几乎是一路小跑,手里还攥着一个美艳宫装妇人的手腕。

"陛、陛下!玉宁还病着,她跑不快!”

姚贵妃气息不稳,一只手被元安帝拽着,另一只手则死死拉着她的亲侄女姚玉宁。

她入宫十多年,荣宠不断,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为了跳舞,为了保持容貌,她常年服用息肌丸。

息肌丸让她魅力无限,却也夺走了她生育的可能。

没有亲生的骨肉,姚贵妃就格外宠爱嫡亲的侄女儿姚玉宁。

从小把人养在宫里,还求了额外的恩典,给她弄来宁安县君的封号。

如今,叛军打了过来,皇帝要西逃,姚贵妃也没有丢下姚玉宁。

"对!带上太医!”

元安帝爱屋及乌,对姚玉宁也算慈爱。

见她病歪歪的,便赶忙吩咐了一句。

太医……对,还有药材。

"高忠良,派几个人,去甘露殿后殿的私库,取些药材。"元安帝急声吩咐着。

"是!老奴明白!”

高忠良是太极宫的内侍总管,也是元安帝身边最信任的大太监。

他赶忙转过身,叫来两个小太监,一叠声地吩咐着:"甘露殿!私库!各种名贵药材,赶紧装箱!”

高忠良这一转身,在他与元安帝之间空出了一个间隙。

抓着沈婳的王嬷嬷,瞅准时机,直接扑了上来。

"陛下!求您也带上公主吧!”

元安帝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抬腿。

什么人?

元安帝下死力的踢踹,没好气地喊着:"来人!快来人!”

"抓刺客!快把这个刺客给朕抓起来!”

"老奴不是刺客!陛下,您不认得老奴啦?老奴是先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啊!”

王嬷嬷被一脚踹开,肚子翻江倒海地疼。

她的嘴角都渗出了血丝,却顾不得自己,咬牙忍痛,一把把沈婳拉过来:"陛下,这是公主!她可是先皇后留下的唯一骨血啊!”

"公主?谁?”

元安帝目光落在沈婳脸上,眼底满都是陌生:朕,不认识啊!

姚贵妃却精准地捕捉到了重点——先皇后!

那个女人是皇帝的原配,出身太原王氏,元安帝能够登基,也是王家等世家鼎力相助。

王皇后在生孩子的时候,"意外"而亡,死在了最美的年纪,成了元安帝心底的白月光。

元安帝迁怒小公主,觉得是她八字太硬,不但克死了龙凤胎中的哥哥,还克死了王皇后。

虽然没有赐死,却也将她丢在了冷宫,不管不顾。

十五年过去了,元安帝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王皇后所居住的立政殿也被封存,连带着王皇后的嫁妆、皇后私库等,都派专人妥善保管。

姚贵妃既觊觎后位,也眼红太原王氏女的丰厚嫁妆。

可惜,元安帝可以为她专门千里送荔枝,因着她抬举整个姚家。

但在王皇后的事情上,却绝不纵容。

姚贵妃不敢怨恨元安帝,便把一切都记在了王皇后头上,现在更是迁怒小公主。

"不可!”

姚贵妃眼珠子转了转,上前一步,抓住了元安帝的手腕:

"陛下!您莫不是忘了李天师的批字?龙凤双胎、龙死凤生,刑克六亲,天煞孤星!”

"小公主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亲哥哥和亲娘,如今更是引来叛军,几乎要害了整个大盛啊!”

她挤出两滴眼泪,仿佛一个忠言逆耳的绝世忠臣,苦口婆心地劝说:

"陛下!为了天下,为了您,千万不能将公主带走啊!”

就让王氏贱人所出的小贱人留在皇宫里。

叛军攻入宫城,烧杀劫掠,这小贱人定会落入那群禽兽手里,到时候……

只是想一想,姚贵妃就十分快意。

美艳绝伦的面容,都有些扭曲。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