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81:开局迎娶一生挚爱 8.4
作者: 明月火 主角: 苏木
133.99万字 0.3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55章 大结局 2023-12-04 17:26:2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33.9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55章
简介

上一世,苏木逃避责任,导致妻子投河自尽,只留下襁褓中的女儿。 重生归来,再次面对妻子的那句“你能娶我吗?”,苏木毫不犹豫选择答应。 从此,村民们惊讶发发现,那个人嫌狗不待见的二流子变了。 不仅疼媳妇,还带着全村发家致富……

第1章 赎罪

病床上。

满头白发的苏木,看着眼前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儿,眼中划过一抹惊喜。

“你……你终于肯原谅爸爸了吗?”苏木艰难地问道,浑浊的眼神中露出希翼。

而语气,听起来竟是有些小心翼翼。

这一幕,若是让旁人见到,必然会大跌眼镜。

原因也很简单。

那躺在病床上,即将走向生命尽头的老人,其财力之雄厚,纵观整个夏国,也是很难找出能与其匹敌者。

然而,苏晓晓却像是全然不在意老人的身份和社会地位,冷着俏脸道:

“别误会,我来见你,只是想告诉你,你的钱我一分不会要,我也永远不会原谅你!”

苏木眼神黯然下去。

却听苏晓晓又道:“另外,以后我不姓苏,我姓……陈。”

说完,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留恋。

苏木手臂一颤,有心想要挽留,但却是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不再有。

他自然知道,女儿口中的“陈”,便是他妻子“陈秀清”的陈。

那是他永远的痛,每每想起,便觉心如刀割。

往事一幕幕出现在眼前,犹如走马灯一般,最终定格在一张清秀动人的女人面庞之上。

苏木眼角滑落一滴泪水,脸上却是带着微笑:“秀清……我来向你赎罪了。”

……

“嘶……”

苏木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脑中的晕眩和刺痛,令其眼前阵阵发黑,半天才恢复视觉。

而下一刻,他愣住了。

斑驳的土墙……破洞漏风的木窗……墙角的脸盆架……身下的土炕……以及挂在墙上,随风微微摇晃的日历……

“1981?”

“我回到了……四十年前?”

苏木翻身下地,两步冲到墙边,接着揉了揉眼睛,重新看向墙上的日历,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1981年11月16日,这是烙印在他灵魂深处的一串数字,也是他前世所有遗憾的开始。

就是在今天,陈家一伙人带着已经显怀的陈秀清,来苏家找苏木讨要说法,逼其娶陈秀清过门。

而苏木却是死活不干,甚至还说出一些恶毒的话来辱骂陈家人。

“她肚子大了管我什么事,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

“你们陈家还要不要点脸了?”

“想讹老子,门儿都没有!”

这个年代,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尤为严重。

苏木虽然不是家中独子,但上面却是一个姐姐,自然是从小受宠。

这也造就他不学无术,混不吝的性格。

而陈家众人听到这话,哪儿能不火冒三丈!

当场一拥而上,把苏木一顿胖揍。

等到看热闹的村民把人拉开。

陈秀清低着头,双手攥着衣摆,几乎是挪动般走到苏木面前,低声询问:“你……你把我……娶了吧?”

苏木本就不愿意,再加上当众挨打,觉得陈家人让他没了面子。

气头上的他,自然更加没什么好话,什么难听说什么。

结果毫无悬念,又招来陈家人的拳打脚踢。

陈秀清没有死缠烂打,抹着眼泪跑出了苏家院门。

从那以后,苏木便再没见过苏秀清,只是偶尔能从村民们嘴里听到她的名字。

只是在提到陈秀清时,村里人话里话外,尽都充满着讥讽和嘲笑。

再到后来,陈家也接连出了一连串的变故。

陈秀清的大哥到煤矿打工,没过两个月便接到噩耗,矿井塌方,被埋在了矿井下面。

消息是邻村的人,偷偷跑过来报信的。

陈家老娘当场晕了过去,卧床不起。

等陈家人赶到煤矿,却被告知陈秀清的大哥早就结了工钱走人,赔偿也是一分没有。

这还不算。

更糟心的是,陈秀清二哥在工地上做工,从十米高的外架上摔下来,直接成了残疾。

这次倒是赔了一些钱,但因为当天二哥喝了酒,赔的那点钱,甚至还不够医药费。

先是经历了大儿子死亡,白发人送黑发人。

紧跟着二儿子又成了残疾。

外加三女儿未婚先孕。

这一连串的打击之下,陈家老娘再也撑不住,撒手人寰。

没过多久,陈家老爹也驾鹤西去。

自此,原本也算是条件不错的陈家,只剩下陈秀清和她的残疾二哥。

多年后,事业有成的苏木曾经打听过后面的事。

有人说曾经看到陈秀清大着肚子,在冰天雪地里拉车,车上躺着的正是她的二哥。

一个女人,养活自己尚且不容易,更何况怀着孕,还要照顾不能自理的二哥。

陈秀清最终也没能坚持下去。

那一天,苏家门前出现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女婴,而村口的河里,则出现一具瘦弱的尸体……

想到这些,苏木仿佛能感受到陈秀清当年的绝望。

不知不觉,已是泪流满面,心痛更是如同刀绞。

“苏爱民,给老子滚出来!”

“欺负到我们陈家头上来了,我看你们苏家是不想活了!”

“别装死!苏家还有没有能喘气的?”

急促的拍门声,混合着破口大骂的声音传入耳中。

苏木猛然惊醒过来,急忙拉开屋门。

结果刚一开门,就见到父亲黑着脸站在门外。

“爹……”

“别叫我爹,你是我爹,老子上辈子欠你的!”

苏爱民一巴掌打在苏木头上,骂道:“滚回屋里呆着!”

苏木眼眶不禁湿润。

这就是父亲啊!

虽然对儿子又打又骂,可当儿子闯祸,还是毫不犹豫上前扛风遮雨。

想到接下来,当父亲得知事情原委后,对着陈家人赔礼道歉,自己打自己耳光的尴尬卑微模样……

苏木一个箭步冲到家门前,猛地拉开大门。

门外,陈家两兄弟正怒目圆瞪。

后面站着陈家老爹陈强,而在陈强身后,则是陈秀清母女。

当然,这种场面,自然少不了热心好事的村民们。

苏木目光掠过陈家兄弟,直勾勾看向躲在后面的陈秀清。

两人目光对上,陈秀清很快低下头,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

下一刻,感觉被无视的陈家兄弟,当场勃然大怒。

一把将苏木推倒在地,紧接着开始拳打脚踢。

苏木也不还手,任由两人发泄怒火。

这让周围所有人都是一阵惊奇。

“这可真是稀罕事啊,苏家这混球,居然也有打不还手的一天?”

“他做贼心虚,还个屁手!”

“怎么就做贼心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