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殡仪馆做化妆师 8.2
作者: 百宝嵌 主角: 杨魁
120.14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86章 终了 2023-12-06 09:55:1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0.1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6章
简介

我原本是一名影视剧组的造型师,在经受现实拷打后,误打误撞成为了殡仪馆里的遗体化妆师,每天面对的都是千奇百怪的尸体,他们让我认识了另一个世界……

第1章 殡仪馆求职

我叫杨魁,大学专业学的服装与化妆设计,听着高大上,实际上就是给人化妆搭衣服。

毕业后,我通过导师的关系进了知名影视城某古装戏剧组,可戏刚拍到一半,制片人把导演媳妇的肚子给搞大了,双方大战一场,导致剧组停工,项目流产,我也连带着失业了。

我不想再麻烦导师,先后面试了很多剧组,但他们嫌弃我没有成片经验,纷纷把我拒之门外。

随着失业期的延长,钱包也快空了,本想打电话让家人支援一点,可屋漏偏逢连阴雨天,没等我开口,电话一端的老爹说骑车摔断了腿,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并要求我下个月打两千块回家应急。

我挂断电话,一时间哭笑不得,沿着小路向出租屋的方向走,心里想的全是找工作赚钱的事,一个不留神踩到一坨热气腾腾的狗屎。

“妈的,真是走背运,这么臭的狗屎偏偏让我给踩了,但愿能带来狗屎运……”我一边调侃,一边把鞋子上的狗屎往草坪上蹭。

“求职就业,家政保姆,各类高薪工作应有尽有,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抑扬顿挫的吆喝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抬头一看,距离我十几米的地方,竟然有一家中介求职中心,门外站着三五个位年轻男女,对着广告牌指指点点。

我抱着看一看的心态,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只见门口的大广告板上写满了各种职位,有的是工厂普工,有的是保姆清洁,匆匆扫了几眼,也没有看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正当我准备转身离开时,中介老板又拎出来一个广告板,上面写着几行大字:市殡仪馆招聘化妆师,福利待遇一流,钱多事少不加班,一次就业,受益终身。

广告板刚落地,年轻男女们一哄而散,我由于脚底还粘着狗屎,走得慢了半拍,一把被中介老板拉住。

“小伙子,是不是找工作呀?这份工作就挺好的,钱多事少,月薪至少这个数!”中介老板伸出三根手指在我眼前晃荡。

“三万吗?”我倒是听说殡仪馆工资高,但没想到会这么高,所以需要确认一下。

中介老板见我动了心思,无比坚定地说:“没错,三万还是税后收入,有时候更高,年初我送进去一个人,人家半年买车,一年买房。”

尽管我现在十分缺钱,但看到殡仪馆三个字,心里还是有些发怵,毕竟从小到大都没有去过那地方。

中介老板看出了我的顾忌,拍着我的肩膀,劝说道:“年纪轻轻怕个啥,殡仪馆有那么多人上班,不都好好的吗?要我说想赚大钱就得胆子大,对不对?”

不得不说,我对中介老板的话有些赞同,当即反问一句:“这单位一般人也不好进吧?毕竟属于事业编制。”

中介老板拍着胸脯,保证道:“可不是嘛,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愿意,一切包在我身上。年轻人听我一句劝,世间最可怕的是穷,才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细品,是不是这个道理。”

中介老板最后一句话着实扎了我的心,是啊,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最不缺的是胆,人穷胆大嘛,反正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

我从背包里抽出一份简历递给中介老板,老板匆匆扫视一眼,兴奋道:“嚯,学的服装与化妆设计专业,刚好与这个职位对口,你准备一下,过会儿我带你去面试。”

“啊,这么快!”我惊得张大嘴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叮叮叮……

手机进来了几条短信,点开一看,原来是信用卡催款信息,我仰天感叹:“哎,天意啊,我跟你去面试,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大胆不高产,豁出去了。”

中介老板见我下定决心,不禁拍手叫好,转身回到店里简单收拾一番,骑上破电驴载着我直奔殡仪馆。

到了殡仪馆门口,恰巧遇到一帮哭哭啼啼的送丧人出来,搞得我心里直打鼓,真想扭头就走,可转念一想自个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胆子又大了几分。

中介老板轻车熟路地把我领进了人事办公室,跟人事大姐寒暄几句,直接着把我的简历递了过去。

人事大姐轻瞄一眼简历,转头仔细打量我几秒,随后喊道:“不错,挺精神的小伙,就是不知道八字怎么样?”

我有点懵了,毕业到现在,大大小小面试了很多单位,第一次被人问生辰八字是多少,这背后有什么说法吗?

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说八字够硬的人,才能从事丧葬行业,否则可能小命不保。

我没有回话,转头就走,结果被中介拉住,指着不远处的停车场,低声说:“看到没?那些都是员工的车,你能找出一辆十万块以下的吗?”

我一时语塞,望着满地的中高档汽车,顿时脾气软了下来,转身冲人事报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人事在纸上划算几下,惊叹道:“天意啊,小伙子你就是专为殡仪馆而生的,八字又正又硬,这份工作非你莫属。”

听到这话,我一脸木然,全当她在说客套话,这年头真不容易,殡仪馆招人也要画饼了吗?

中介将我打发到门外,说让我随便逛逛,我差点没忍住骂娘,这特么是殡仪馆,不是商场,我能上哪逛去。

几分钟后,中介笑嘻嘻地推门而出,看到我第一眼就说我被录用了。

我一愣,反问道:“卧槽,还能这么玩啊,我都没跟她谈薪酬福利,你就帮我定了?你这不是帮我找工作,是卖人啊。”

中介嘴巴一撇,解释道:“别生气,有些事不用谈,刚开始上班工资都是固定的,一月三千,各项保险按时缴纳,逢年过节别人有的礼品,你也都有,还有啊,这里包吃住。”

“包吃住?”我环顾四周,只觉得后背发凉,“我才不会住在这里,再说了没来之前,你告诉我至少月薪三万,刚才却说月薪三千,你也太能吹了。”

我忍无可忍,迈开步子冲大门口走,中介急匆匆追在后面。

当我即将走出大门时,突然看到一位身穿黑衣的女人往一位工作人员裤兜里塞了一个大红包,鼓鼓囊囊,目测至少有大几千块。

我停下了脚步,中介嘴角带笑,拉着我出了门,叮嘱道:“看到了吧,刚才拿红包的只是一名普通员工,而你面试的职位是化妆师,到时候肯定比他拿得多,来不来上班,你自己决定,反正过了这个村,没有下个店。”

“万恶的票子,我来就是了。”我紧握拳头,愤愤地回一句。

中介点点头,补充道:“这就对了嘛,明早九点来这里报道,记得带上毕业证书和身份证。还有一点,入职第一天一定要穿条红色的裤衩,最好是新的,别问为什么了,就按他们说的办。”

我有些哭笑不得,刚才问生辰八字,现在又要求入职穿红色裤衩,究竟要干嘛?难不成明天还要检查裤衩颜色?

我跨上中介的电动车,拍着他肩头说:“好吧,我记住了,但愿能赚到钱,以后发了财,也让你沾沾光。”

中介尴尬一笑,连连摇头:“别介兄弟,你自己发财就行了,这个光我就不沾了。”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殡仪馆报道,可能由于是清晨,广阔的庭院内几乎没看到人影,唯有那根冒着白烟的大烟筒格外显眼。

等了十几分钟,人事大姐才来办公室,办完手续后,大姐领着我去化妆室见师傅,说是以后就由她来带我。

我们一路上遇到好几位职员,不时对着我指指点点,好像在动物园看猴一样,眼神中写满惊诧,我的心头也涌起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