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夫妻日常

书名:
回眸一笑
作者:
东奔西顾
本章字数:
3890
更新时间:
2023-11-30 17:24:3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猎能者(全二册)

不能与你人间守护,那就陪你战死沙场!腾讯人气漫画原著小说!顾星河是个孤僻的高中生,唯一的朋友鹿央,在他生日那天受他牵连被恐怖生物攻击,昏迷不醒,而他自己却被一名身怀超能的少女所救。为了能救活自己唯一的朋友,顾星河不顾一切,加入了少女所在的猎能学院寻找真相以及救人的方法。 入学后发现,同学们个个天赋异禀,似乎只有他是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连入学能力测试也是在老师帮忙掩饰之下作弊通过的…… 而学院的生活也跟普通学校不一样,在这里,教授的是怎样在与超自然力量战斗时活下去。 前路危机四伏,好友命悬一线,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周身被一团团的迷雾所笼罩,他将如何瓦解谜团,破解危机……
已完结,累计66万字 | 最近更新:05

猎能者Ⅰ 楔子

书名:
猎能者(全二册)
作者:
彭湃
本章字数:
2438

流浪歌手不是第一次来星城了,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

两分钟前,一场诡异的红雨突然席卷了街头。人们看着彼此“鲜血淋漓”的脸庞,一时间陷入了恐慌——化学污染?辐射异变?还是世界末日?大家尖叫着四处溃逃,转眼间,热闹的街头只剩下流浪歌手和他脚边的英短蓝猫。

猫很肥,就像一团毛茸茸的肉球,它双脚直立,挥舞前爪,明明是在招揽生意,却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出门没看皇历啊。”流浪歌手点上一根烟,靠在墙边慢悠悠地抽了一口。漫天的血雨越来越大,蓝猫甩了甩脑袋,蔫蔫地钻回了行李袋。

男人掐灭烟头,收拾起心爱的旧吉他,一张红色的纸币精准地飘进牛仔帽里。

“《加州旅馆》。”

“Cool!”这种天气就应该来一首老鹰乐队的歌。

悄然出现的路人身材纤细,撑一把黑伞,笔直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深色风衣下摆垂至脚踝。流浪歌手试图看清她的样子,但她的脸被雨伞遮住了大半,只露出白净的下巴和惊艳的复古红唇。

男人心醉神迷地拨动了琴弦,已然为这个唇色心动了。他正想着待会儿要不要约她同去酒吧喝上一杯,她却转身了。

流浪歌手不无遗憾地耸了耸肩,美女走了,但歌还是得唱呀。优美的前奏结束,性感又苍凉的嗓音在绯红色的夜雨中响起: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行驶在昏黑的荒漠公路上)

cool wind in my hair(凉风吹过我的头发)

Warm smell of colitas(温馨的香气)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弥漫在空气中)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抬头遥望远方)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我看见微弱的灯光)

……

女孩踏着歌声继续前行,虽然漫步在雨中,长发和衣摆却滴水不沾,雨滴仿佛是有生命的蜉蝣,纷纷避开了这一抹肃杀的黑影。

她一直走,很快便来到了红雨最密集的地方,星城公安局微机房。远远看去,大楼被红色的雨雾笼罩,像一头受到诅咒的钢筋巨兽,正在痛苦呻吟。

女孩微微扬起伞沿,露出一双泛紫的黑瞳,清冷的视线穿过雨幕,落在门口亮着白炽灯的值班室里——两名值班人员正趴在桌子上埋头昏睡,他们看上去可不像是消极怠工,而是被强行催眠了。

女孩又看了一眼门口的监控,果然也都停止了工作。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她淡定地收起黑伞,挂在值班室屋檐下的门把手上。垂直倒立的雨伞尖上,一滴水也没落下。

大厅一如既往的宽敞明亮,却透着诡谲的冷。除了暴雨的哗啦声,这里再听不到其他任何声响。所有警察都在昏睡,有人趴在桌上,有人躺在地上,还有人手里捧着热茶,就那么歪倚在墙角,犹如时间凝滞。

女孩径直来到机房中心控制室,推开门。

房间里没有灯,只有一台电脑显示器闪烁着刺眼的白光,桌前的技术人员魔怔般地盯着屏幕,眼神空洞,旁边的三台复印机正在高速工作。

“唰……唰……唰……”

一张接一张的资料被疯狂地吐出,裹挟着水汽的冷风从窗口灌进来,白色A4纸漫天飞舞。

女孩随手抓过一张纸,是一页星城的市民资料表,光线昏暗,证件照上只能隐约分辨出是个银发的少年。

“吧嗒——”

忽然间,敞开的窗户自动关上,打印机集体停下来。窗外的路灯还落寞地亮着,映着红雨透进玻璃,把整个房间染得血红一片。

与此同时,所有电脑显示器屏幕都泛起淡红色的光晕,不时地,暗红色的魅影在屏幕上一闪而过,仿佛所有屏幕都通向一片深海,而深海里正徘徊着一条危险的红蛇。

魅影逐渐躁动,慢慢从屏幕中幻化出来,以红色雾气的形态沿着墙壁蔓延,似乎融进了这栋建筑的毛细血管,最终,所有“血液”都被输送到了机房的天花板上。

一切悄无声息地进行,女孩仍然盯着手中的A4纸沉思。

天花板上,浓郁的红色雾气涌动了起来,慢慢地形成一张紧绷的弓,对准女孩的视线死角——后脑勺。

凉风乍起,红色箭矢连带着整团红雾直袭女孩。

没人看清楚女孩的动作,眨眼间,她已回过头来,双瞳发出夺目的紫光。红雾就在离女孩眉心一寸的地方被定住,尽管只是一团红雾,依然感受了极度的恐惧,红雾的尾部歇斯底里地挣扎和甩动,幻化成了红色箭矢的头部却被死死锁定在女孩眼前,再也无法逃离。

凄厉的尖啸在空气中炸开,狂乱的气流高速涌动。女孩的长发纷飞,眼睛如同在高温中融化的琥珀,妖冶而灼人:“神侵!”

“砰!”

仿佛一枚炸弹被引爆,整层楼的玻璃瞬间碎裂,哗啦啦地冲向大雨中。空气的流动不再混乱,嘈杂声渐渐消失,一同归于虚无的,还有那团神秘而充满危险气息的红雾。

两分钟后,女孩走出大厅。

雨还在下,但已经不再是红色。女孩撑开伞,孤独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夜色中。不远的街头,流浪歌手的弹唱声似乎还在回荡:

My head grew heavy my sight grew dim(我的头越来越沉,视线也变得模糊)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我不得不停下来过夜)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她站在门口那儿招呼我)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我听到远处教堂的钟声)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这里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