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太阳(大结局)

书名:
赛博缉凶
作者:
月半墙
本章字数:
2297
更新时间:
2024-03-31 17:08:2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离婚后,她放弃白月光哭着求我回来

结婚五周年纪念日那天,我在客厅等了妻子一夜。 天亮时,妻子带着一身酒气,被她的白月光搀扶着回来,两人动作暧昧,我没忍住,狠狠给了她白月光一拳。 妻子冷眼旁观…… 事后,我提出离婚。 可当我将离婚协议送到妻子手中时,她却哭着求我不要离开她……
连载中,累计21万字 | 最近更新:第87章 死亡面前,人性本恶

第1章 男闺蜜?前男友?

书名:
离婚后,她放弃白月光哭着求我回来
作者:
洛王
本章字数:
3403

「老公,程浩是我男闺蜜,他生病了,我必须去照顾他!今晚可能不回来,你别等我了!」

深夜十二点,医院病房。

李子恒看着妻子姜婉五小时前发来的飞信消息,心头一阵苦涩。

他与姜婉结婚五年,而今天,恰好是他们五周年的结婚纪念日。

在姜婉的要求下,他定了饭店,并邀请了他们所有的好友前来庆祝。

可一群人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姜婉都没有出现。

期间,李子恒给姜婉打了数个电话,但都无人接听。

一直到饭局结束,李子恒强撑着将朋友们送走,姜婉才发来了这么一条消息。

李子恒很生气,因为这已经是姜婉这个月第四次放他鸽子了。

并且,每一次的原因,都是因为那个叫程浩的男人。

第一次是程浩负责的业务出现了问题,她要陪着程浩去和甲方解释。

第二次是程浩失恋了,在酒吧喝酒,与人发生冲突,进了派出所。

至于第三次,则是因为程浩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所以找她救急,两人还为此喝了交杯酒。

而这一次,是因为程浩生病了!

似乎,只要是关于程浩的事情,姜婉都特别的上心。

以前,李子恒不理解。

但就在今晚,他从姜婉的闺蜜口中得知了她与程浩的真实关系。

程浩!

姜婉大学时期的男友,两人交往四年,但在大学毕业后便分手了。

原因是程浩选择出国深造,而姜婉不答应,无奈下,程浩提出了分手。

自此,程浩成了姜婉心目中的白月光!

而就在他们分手的一个月后,李子恒出现了,并且对姜婉一见钟情。

他追了姜婉三个月,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功抱得美人归。

但姜婉不知道的是,李子恒不是普通人,他的母亲是金融巨鳄,在其年幼时,便给他订下了婚约。

为了和姜婉在一起,他与母亲闹翻了,自那以后,母亲再也没有联系过他,并且断了他的所有经济来源。

对此,李子恒并不后悔,因为婚后的五年里,他很幸福。

哪怕,因为姜婉的任性,他被迫辞去工作,安心做起了姜婉的专职司机与全职丈夫。

哪怕,岳父认为他吃软饭,很看不起他,每次都嘲讽他,甚至故意针对他,让他难堪。

但这些,李子恒都不在意。

于他而言,只要姜婉开心,他什么都愿意付出,什么都愿意承受。

原本,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很和睦的。

可就在一个月前,程浩回国了。

得知这个消息时,姜婉还特意去机场接了机。

那天,姜婉喝了不少酒,还是李子恒开车去接的她,回到家的姜婉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哭了许久。

那天,是李子恒第一次,也是程浩回国以来唯一一次见到过程浩。

程浩长得阳光帅气,姜婉说过,程浩是她们大学那一届的校草,有很多追求者和小迷妹。

对此,李子恒只是一笑而过,并未在意。

毕竟,这对于他而言,并不相干。

但谁能想到,一个月前,他认为不相干的人,却是导致他们婚姻变得不幸的凶手之一。

在饭局结束后,李子恒便通过好友,拿到了程浩的联系方式。

他有想过直接联系姜婉,但姜婉的手机在发送完那条消息后便关机了。

当他拨通程浩的电话时,程浩告诉他,姜婉正在洗澡,并表示姜婉今晚会在他那里过夜,让他不用担心。

李子恒怒了。

在电话里,他怒斥了程浩的行为,骂他是第三者插足。

但程浩却说,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李子恒崩溃了。

他发了疯一样想要找到姜婉,却在路上不慎出了车祸,好在只是轻微的扭伤与擦伤。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被送进了医院。

一直留院观察到现在。

“叮——”

就在医生告知无大碍,可以出院时,李子恒收到了来自程浩的飞信好友申请。

当好友申请通过后,程浩直接发了三张姜婉的照片。

第一张照片中,姜婉醉眼惺忪,眼神中满是依恋。

第二张照片中,姜婉披着酒店浴袍,端着酒杯作势要干杯。

第三张照片,姜婉躺在床上,双眸紧闭,似乎已经睡熟,尽管身上盖着被子,但她的肩膀却是露了出来。

看完照片,李子恒只觉得心如刀绞,痛到窒息。

他眼前一黑,险些摔倒。

他双手颤抖着想要发消息,程浩却将三张照片全部撤回。

当李子恒的消息发送出去后,聊天框口出现的却是红色的感叹号。

这一刻,李子恒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他走出医院,却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

他没有打车,而是淋着雨,一路走回了那个他与姜婉的婚房,那个他们相伴五年的家。

他站在阳台,看着屋外绵延无际的黑暗,一根一根的抽着烟。

脑海中,从小到大的画面不断循环跳过。

那些画面中有美好,有甜蜜,有幼稚,有心动,有幸福,也有痛苦与绝望!

“我为什么如此卑微?如此可怜?”

“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失去了自我?开始患得患失,开始害怕失去?”

“不!这不是我!”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一刻,李子恒好似想通了什么一样,他灰暗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

他深吸口气,转头回了房间,拿上换洗的衣服,直奔浴室。

十分钟后,他回到客厅,拨通了阔别五年都未曾联系过的,母亲的手机号。

电话接通后,李子恒惨笑一声,声音极度沙哑的开了口:“妈,当初你说得对,是我太天真了,我错了,对不起!”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两分钟后,母亲温柔的嗓音透过听筒传来。

“想哭就哭吧!妈不会笑话你!”

“妈……”

听到这话,李子恒再也绷不住,仰起头,捂着脸,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哭得很伤心,哭得很绝望。

在这期间,母亲一直保持沉默,只是静静的听着。

一直到李子恒哭声渐渐小了下去,母亲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子恒,这五年来,你的事情我都知道!包括最近一个月,以及今天发生的一切!”

“这五年,你受委屈了!”

“不过!妈不会同情你,更不会安慰你,因为这是你自找的!”

“作为我的儿子,我不希望你是一个被人欺负了,还不敢还回去的废物!”

“你的道歉,妈不接受!但妈可以给你一个用行动来道歉的机会。”

“在你结婚那年,我在云城成立了一家分公司,并且,这个分公司一直在暗中扶持姜家的企业!”

“这五年来,为了扶持姜家,我损失了不少,作为商人,妈不做亏本买卖!所以,给你一年时间,我要你将之前的损失,全部收回来!”

“其中,也包括我宝贝儿子受到的委屈!不论是姜婉也好,姜家也好,我要让她们付出代价!”

“能做到,我还认你这个儿子,做不到,以后你就别再联系我了!”

母亲的声音依旧平静,但从母亲的话语中,李子恒感受到了母亲滔天的怒火。

李子恒深吸口气,缓缓说道:“妈,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让您失望了!”

“好,我这就安排云城分公司的负责人联系你!从今天起,你就是分公司的总负责人!”

母亲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这是她的行事风格,做任何事情,都是雷厉风行。

痛哭一场。

与母亲化解矛盾过后,李子恒的心情好了不少。

压抑的情绪,似乎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他看向窗外,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当黑夜褪去,黎明终将到来。

卑微与屈辱已成为过去。

这一刻,李子恒宛若新生!

……

……

清晨,七点二十分。

姜婉回来了。

被程浩搀扶着回来的。

两人的衣衫都有些凌乱,似是宿醉未醒一般,被搀扶着的姜婉还在不停的揉着眉心。

姜婉没未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李子恒。

还是程浩率先发现。

当注意到李子恒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时,程浩下意识的松开了搂在姜婉腰上的手。

他冲着李子恒自然一笑,笑容中带着一丝嘲弄。

接着,他又将脑袋凑了过去,在姜婉耳边轻声说:“婉儿,你看……”

姜婉柳眉微蹙,清冷的目光落在了李子恒的身上。

“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没有丝毫的心虚,也没有丝毫的歉意。

姜婉眼神平静,不等李子恒开口,她又道:“我头有点疼,帮我煮碗醒酒汤!”

不等李子恒开口,程浩忽然说道:“婉儿,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但姜婉却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你昨晚也喝了不少酒,等喝了醒酒汤再走也不迟。”

“这不好吧?”

程浩嘴上这么说着,但即将迈出大门的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他目光瞥了眼始终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李子恒,尴尬一笑:“你‘老公’心情好像不太好,我留下,容易让他误会!”

闻言,姜婉再次转头看向李子恒,她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耐烦,语气也变得有些严厉。

“李子恒,你聋了吗?我让你去煮醒酒汤,你听不见吗?”

姜婉皱着眉,李子恒的不听话,让姜婉有些恼火。

要知道,以前的李子恒对她的话,那是言听计从的!

可今天,却是这般的不懂事,这让她很没面子。

身旁的程浩唇角微微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李子恒,似乎很好奇李子恒会如何回答。

李子恒瞥了她们二人一眼,语气淡然:“你自己没长手吗?”

“……”

姜婉愣住了。

程浩也愣住了。

两人都没想到李子恒会这么回答。

似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般,姜婉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你说什么?”

“你聋了吗?”

李子恒拿起桌上的烟盒,取出一根香烟点燃。

深吸一口后,他缓缓吐出烟云,冷声道:“我说!你自己没长手吗?让我给你煮醒酒汤,你算什么东西?也配?”

尽管极力压制内心的情绪,但陡然拔高的音量,已然暴露了他此刻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