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断亲,我转身嫁摄政王冠绝京城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楼柒 主角: 顾若溪 霍景之
68.95万字 1.8万次阅读 37.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1章 众卿想学我便教。 2024-05-19 23:22: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8.95
    累计字数
  • 17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1章
简介

顾若溪本是丞相府的五小姐,却因为算命瞎子的一句克父克母,出生第二天就被丢到乡下。 好不容易被接了回来,小炮灰竭尽全力讨好家里的所有人,换来的却是替同胞妹妹嫁给克妻的病秧子,还被几个亲哥哥乱棍打死。 后来,五小姐意外换了个芯子,彻底黑化了! 大婚第一天,当众与丞相府断绝关系,顺便紧抱了书中反派的大腿,全家彻底慌了,跪着求她原谅。 全员火葬场?呵! 把他们的骨灰都扬了! 某天,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将顾若溪拥入怀中:“王妃,本王才发现,那笔交易你亏了。” 顾若溪:“怎么说?” 霍景之:“你医好了本王的病,却只希望我庇佑你两年,太少。” “那……应该多长时间合适?” “一辈子吧,外加本王这条命也给你。”

第1章 换芯子了

“顾若溪!你别在那给我装死!就算是真的死了,你也得替婷儿嫁过去!”

“别以为我们把你接回来,你就是顾家的一份子了,我告诉你,我们只有一个妹妹,那就是婷儿!而你就是一个克我们全家的扫把星!”

周遭嘈杂的声音逐渐响起,顾若溪头痛欲裂的摸了摸额头,还没睁开眼,一段本不属于她的记忆猛地窜进了脑海。

顾若溪原本是二十一世纪毒医特工,因为连续上了好几台手术,不幸在台上累得心脏骤停猝死了。

她死后的灵魂,却飘荡到了她曾经看过的一本团宠小说当中。

然而,团宠的主角却不是她,而是原主的妹妹顾若婷。

两人原本是双胞胎,同一天出生,本该同时获得宠爱,却只因为算命瞎子一句荒诞的言论:

诞下一对女童,其中一个必将会成为祸害!不仅克父克母,而且还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孽!

很不幸,原主成为了那个克父克母的妖孽,出生第二天,便被偷偷扔到了的乡下不管不问这么多年。

直到两年前才被接回来,原因竟然是让原主代替顾若婷嫁人续弦!

原主自然是不肯的,拼了命地请求父母,却遭来了一记白眼以及几个哥哥的一顿暴打。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现实和书中产生了偏差,原书中的原主并没有死,可现在的情况则是,她稀里糊涂的穿越到了这里,代替原主成了要死的小炮灰。

而她要嫁到那人书中也有描写,坊间传闻,寒王生性多疑,而且还是个嗜血成性的狂魔!

不仅长相丑陋不堪,还是个克妻的病秧子!

据说嫁过去的王妃有很多,但都不意外地死了。

她嫁过去,算是第二十八个新娘了吧!

更悲催的是,书上还说原主在嫁过去第二天就疯了,还被赶出了王府。

顾家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想起她,就任其自生自灭。

到最后,原主冻死在了一个冬天,书上写这段的时候,十分悲惨。

原主浑身赤裸,蜷曲在一个角落,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体都硬了!

顾若溪脑海里的记忆碎片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像是有千万根针,不断地刺进她的脑袋。

她眉头紧紧蹙起,浓密微卷的眼睫轻轻地颤了颤!

“咦!姐姐这是醒了呀!可把我担心坏了!”她要是死了,嫁给那个克妻的死瘸子可就是自己了!

她可不要嫁!

一道甜美软嫩且带着几分怜惜的声音响起传入了顾若溪的耳中。

“哼!我就知道,她是在装可怜!

在那装死给谁看呢!赶紧给我起来听见没有!

寒王殿下毕竟是皇子,你嫁给他算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顾若溪睁开双眼冷哼一声,眼底顿感冰寒:“呵!这个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若真的是福气,那为什么顾若婷不嫁,还把她从乡下接回来呢?

若真的是好姻缘,哪还有资格轮得到她?

话音刚落,便听见“啪”的一声巨响,顾北宣一巴掌重重的甩在了顾若溪的脸上,紧接着又是一顿狂踢乱踹。

“你个小贱人,胆子肥了啊,竟然还学会顶嘴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顾若溪整个人倒在地上,用手紧紧地将头护在怀里,躲避要害。

心里却发狠,如果不是灵魂刚穿进来,对这副身体还没有熟悉,她绝对不可能任由其屈辱!

一旁顾北辰眉头紧蹙,看着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血水把乳黄色的衣服染成鲜红逐渐干涸变得暗淡无光的顾若溪,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拉住愤怒的三弟:“好了,差不多的了,把她打死了,难道真的让妹妹嫁过去吗!”

听见这话,顾若宣才不甘心的停下了手,狠狠地啐了口:“贱人,今天也就大哥求情,我放过你一马,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话嫁过去!”

顾若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一具死尸,如果不是看着她胸前还微微有些浮动,还真以为她已经断了气。

“呸!真是晦气!大哥,小妹,我们走!叫她好好反省反省!她若是还不嫁,我自然还有办法收拾她!”

“哎呀,姐姐真的好可怜啊,哥哥们先走吧,我想留下来好好劝劝姐姐。”

顾若婷那娇滴滴的小脸尽是怜惜,如果不是看到她那双幸灾乐祸的眼睛,恐怕顾若溪还真的相信了。

她冷冷嗤笑一声,也就是顾家人眼盲心瞎,这么拙劣的演技都觉得仿若是明珠闪耀。

“婷儿就是心善,和她有什么好说的,等寒王府的轿子一到,直接把她绑了扔进去就行了,到时候是死是活,和咱们顾家都没有半点关系!”

顾北宣担心眼前这个疯女人会伤了自己的妹妹,一把拉住顾若婷的胳膊劝道,眼底还充满了心疼。

顾若婷温婉一笑:“姐姐毕竟是代替我嫁给寒王的,怎么说我也应该感谢她一番,三哥就不要管了,我去去就来。”

“那好吧,可别让她伤了你,我和大哥就在不远处守着,她要是敢还手,看我不弄死她!”

说着,顾北宣还故意露出一抹凶神恶煞的表情,狠狠地怒瞪了一番,才不放心地离开。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顾若溪依旧保持着蜷曲的动作,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叫她忍不住地蹙眉。

该死!

都TM该死!

而与此同时,原本还一脸心痛怜爱的顾若婷,见几个哥哥都站在了远处,才放心地转头。

居高临下地站在顾若溪的身边,仿佛在看一条将死的狗。

“姐姐,你还好吗?都怪三哥,打你打得这么狠,我又不敢去拦着,姐姐一定很怪婷儿吧!”

顾若婷缓缓蹲下身子,精致的瓜子脸充满了愧疚,柳叶眉,盈盈水眸,

樱桃小嘴一张一合。

顾若溪讽刺一笑,此时她浑身的狼狈与顾若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小到大,顾若婷都被父母供成娇娇女,兄长们的掌上明珠。

只要是她想得到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四个哥哥都恨不得争先恐后地摘下来送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