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永远

书名:
穿越农女有空间,种田虐渣两不误
作者:
小淘桃
本章字数:
2027
更新时间:
2024-04-02 00:40:2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将军她是引渡人

卫清晏自小女扮男装,守江山,扩疆土,却死在凯旋路上。 起死回生,她成了替死人化怨的引渡人。 侯门主母被害,死后生怨,她替主母沉冤,揭侯门腌臜。 酷爱女装的大理寺卿,因临终遗愿被妻子纂改生怨,祸及子孙,她抽丝剥茧,还原真相。 为报恩冒名顶替的异乡人,执着落叶归根而抬不动的棺材,被夺舍后性情大变的亲王,赤身被葬的妙龄少女…… 化怨过程中,她一步步揭开当年惨死真相。 始终相伴左右的皇叔,突然将她摁在角落,“我亦有执念,便是娶你为妻。” 卫清晏:“王爷不是喜欢男子么?” 皇叔:“你是男子,我便好男风,你是女子,我便喜欢女子。” “这辈子,我只要你。”
连载中,累计82万字 | 最近更新:第358章 坑蒙拐骗娶媳妇

第1章 天上砸下个男人

书名:
将军她是引渡人
作者:
指尖上的行走
本章字数:
1791

“将军,战马都杀了。”

卫清晏负手立于山顶,听了这话,她拳头紧攥,面上神情毫无变化。

击败乌丹,她在回京路上被八万北陵军埋伏。

所带两万护国军折损过半,余下的退居黄沙岭。

粮食在十日前吃光,敌军顿顿大肉,炊烟中的食物香味摧残着将士们的意志。

却久久等不到驰援,希望渺茫……

“立即生火。”

护国军铁骨铮铮,宁可战死,也绝不窝囊而死!

“将军,敌军又攻上来了。”

马肉还未煮熟,副将再来汇报……

黄沙岭杀声震天!

卫清晏眼前一片通红,已经杀出了血雾。

但终究敌我悬殊。

利箭贯穿身体,她被暗卫阿布接住,残余护国军速速聚拢在侧。

阿布快速削落她身上象征身份的铠甲,将血糊在她脸上,遮掩她的容貌。

随后掀开自己脸上面具,露出一张和卫清晏七分相似的脸。

“主子,让阿布最后做一回您的替身。”

他想将她藏于尸山,为她谋一条活路。

“大魏护国将军是个女人,大家给我上,活捉她,主子有重赏。”

北陵人的话,让阿布原本要点卫清晏穴位的手,转而拿起她的银枪,奋力冲向了北陵军,“杀……”

……

卫清晏从床上弹坐起来,身下柔软的棉被提醒着她,此刻身在何方。

不是第一次梦见这些,只静坐片刻,她便缓过神来。

三年前她在胖和尚的莲花坞醒来,身躯残破,记忆全无。

直到眉心显出莲花印,随着莲花印的颜色加深,身子也慢慢恢复,甚至在两月前忆起前尘。

是的,黄沙岭战死后,她又起死回生了。

看了眼窗外漆黑的天,卫清晏提起包袱出了客栈。

夜色于她来说,同白日无异,在马棚寻到自己的马,卫清晏策马往京城而去。

她总该为那两万护国儿郎们讨一个公道。

*

“扑通!”

卫清晏只觉五脏六腑都被砸得细碎。

到京城时,正值半夜,城门已关,她便来从前发现的温泉洗漱一番。

却不想,在露天的温泉池子里泡得正惬意,从天砸下来一个人,欲避开时,看清那人的脸,想到温泉池子底下尖石,卫清晏生生接住了他。

“醒醒,醒醒!”她用力拍着怀中人的脸。

男人毫无反应。

卫清晏捉住他的手腕,脉象虚弱。

温泉上方也是池子,怀中人是顺着水流下来的,应是溺水了。

卫清晏将人拖到了岸上,压了压他的胸口,男人吐出两口水来,依旧不见醒转,面色惨白如鬼。

这是……要死了?

“护国将军战死,北陵人欲折辱他的尸身,是容王带兵赶到,斩杀了余下北陵军。

又朝北陵发起猛攻为护国将军报仇,打得北陵主动献出两座城池请求停战,容王也因此重伤,一夜白发。

百官弹劾容王私自发兵,皇上夺了他的兵权,命其在京中养病……”

这些话,卫清晏不知听了多少遍,只是那时不知百姓口中的护国将军就是自己。

而眼前昏迷的人,便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弟弟,容王时煜。

是他替阿布敛了尸,是他斩杀了知晓她身份的北陵军,免她女子之身的秘密曝光。

可他因此丢了兵权,还落下病根。

卫清晏深吸一口气,俯身贴上他的唇,将气往他嘴里渡。

仇要报,恩也要还的。

谁想唇被男人吮住,好似要将她整个人都吸进腹中,卫清晏正欲出手推开他,一股大力将她挥进了池子里。

时煜冷厉出声,“滚。”

卫清晏没防备,连着喝了两口温泉水,才从水里冒出来,“我好心救你,你恩将仇报。”

本就被他砸得满身疼痛,又被这样一推,卫清晏只觉浑身要散架,怒意上来掌心劈水,欲用水珠打回去,可这一使力,她当即白了脸。

她没力气了,别说用内力,连泅水的力气都没了。

身子往下沉时,脑中想起胖和尚的交代,“印在人在,印丢人灭。”

莲花印是功德印,她能行走世间,全靠它养着。

可,跟了她三年的功德印,怎会好端端就没了?

抬眸看见已经站起身的男人,卫清晏瞳孔猛缩。

刚她渡气救他时,眉心处有丝灼热,一纵即逝,定是他将她的功德印给吸去了。

杀千刀的!

出师未捷印先丢,身子愈发沉重,而岸上的男人毫无动作,卫清晏只得竭力攀住一块大石,不让自己沉下去,“拉我……”

“是谁派你来的?”时煜淡冷的眸子望向水中人。

最近宫里想要他娶妻,寻了各种由头往他府上送女人,都被他搪塞过去。

今晚母后传召用膳,酒里放了不干净的东西,他借温泉水将身上药物逼出,不想最后昏迷,醒来便见这女人非礼他。

卫清晏力气渐失,支撑艰难,解释道,“我来京寻亲,偶然发现这温泉,你从上头落下来,见你没气息,才给你渡气,你拉我上去,就当还我刚才救你之情。”

时煜暗暗运了运力,这种周身顺畅的感觉,他已经两年多不曾体会,不知这女人对他做了什么。

但,“你大半夜能寻来山里温泉,想来不至于上不了岸。”

扮柔弱、施恩图报的把戏,他见多了。

未出手,只应他不想这处染血。

见他转身离开,卫清晏气急,“你个过河拆桥的王八蛋……咕咕……你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