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明做暴君 8.9
63.81万字 0.6万次阅读 9.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给朕抓! 2024-04-21 20:12: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3.8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2章
简介

天启五年,黑暗笼罩着大明,诸党合流聚为阉党,昔日众正盈朝的东林党,已成人人喊打之势,建虏扬威辽东,西南再遭重挫,天灾人祸不绝,吏治腐败加剧,魑魅魍魉横行,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一个人意外闯进大明,魂穿为落水的天启皇帝,命运的齿轮就此悄然拨动,既然重活一世,那就要做些什么,除贼,肃贪,强军,灭虏,开海……哪怕是杀他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也要让这日月山河再度复兴,使我神州龙旗遍插寰宇,成就日不落盛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崭新的征程就此掀起!!

第一章 天启

大明天启五年,五月十八。

申时。

西苑。

刺眼的艳阳高悬,一缕微风吹来,没有带来丝毫凉爽之意,反让人觉得更燥,碧绿的太液池泛起道道涟漪,水面漂浮着散落的木板,而在水深处有人挣扎呼喊,尖锐的声音回荡此间。

天子落水了!

“皇爷!!”

“校哥儿~”

“陛下!!”

琼华岛,北栈台上。

神志不清的天启皇帝,所穿盘领窄袖团龙袍湿透了,手边是掉落的金丝翼善冠,面庞苍白没有血色,嘴唇略微发青。

“太医来了没有!!”

穿大红蟒袍、头戴三山帽的老太监魏忠贤,怀抱昏迷不醒的天启皇帝,情绪异常激动,瞪眼喝道:“皇爷要是敢有任何差池,咱家必杀他们全家,夷三族!!”

天子即幸西苑落水,这传出去谁信啊。

可偏偏就在众目睽睽下发生了。

哕~

昏迷的天启皇帝突然头一歪,口鼻里喷出一些水。

头疼欲裂的朱远志,脑袋里像灌了浆糊一样,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双眼无神地扫视左右。

我这是在哪儿?

看清眼前的朱远志生出疑惑,紧接着,在脑海里的记忆碎片,就似洪水般朝他涌来。

仿佛千年,仿佛一瞬,朱远志多了一段人生。

他竟然穿越到落水的天启皇帝身上。

难道就因为被迫参加公司团建,上交几百大洋,损失单休时间,去游历明十三陵时,在逛到德陵,心里嘟囔了几句,倘若他能成为大明皇帝,就不会让猖獗的建虏捡漏,使我汉儿雄威再现,杀尽天下贪官污吏,然后就他娘的穿越了?

“皇爷!!”

极其兴奋的声音响起,让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从接受完新记忆的那刻,朱远志就知道他的身份变了,他现在是大明第十五任皇帝,即天启皇帝朱由校!

朱由校缓缓睁开眼眸之际,却觉察到一道稍纵即逝的寒芒。

“有刺客!!”

心下一紧的朱由校,伸手指向一人,厉声喝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众目睽睽下,被朱由校指着的那人脸色微变。

左右大汉将军闻声抽刀,朝天子指的方向看去。

“抓起来!!”

“快护驾!!”

琼华岛上的北栈台乱成一团。

在此等态势下,心跳开始加快的朱由校,一把推开魏忠贤,起身朝一旁走去,与眼前人群刻意保持距离!

在原有时间线上,天启皇帝即幸西苑落水,事实真相究竟怎样,可谓是众说纷纭,到底谁参与其中,根本就无从查证。

执掌生杀大权于一身的天子,堂堂九五之尊,居然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这当的是哪门子皇帝!

一股极为强烈的危机感,在朱由校的内心深处生出。

有刁民想害朕啊!

“掰开他的嘴!”

想到此处,朱由校眼神冷厉,沉声喝道:“别让此贼咬舌或服毒自尽,此贼若死,你们全都要陪葬!”

一句话让众人紧张起来。

在朱由校的注视下,控制住宦官的几名大汉将军,有伸手捏住其下巴的,有将手伸进其嘴中摸索的,配合十分默契,反应十分迅速。

“陛下,此贼嘴里藏有毒丸!!”

果然!

保持警惕的朱由校,瞧见那名大汉将军,捏着从宦官嘴里扣下的药丸,一股怒意在心底涌出。

看来是事先就预谋好的!

“快说!是何人指使你的!”

魏忠贤听闻此言,快步朝那宦官跑去,伸手猛扇几巴掌,厉声喝道:“竟然胆敢暗藏短匕,妄图想行刺天子,谁给你的胆子!”

“啊!!啊!!”

被擒宦官怒目圆睁,拼命挣扎着想摆脱束缚,那双眼睛死死瞪着魏忠贤,嘴里却发出尖锐的声音。

“厂公,此贼恐是个哑巴。”

扣出毒丸的大汉将军,此刻对魏忠贤说道:“卑下适才在探毒时,发觉此贼的舌头少了半截。”

哑巴?!

魏忠贤垂着的双手微颤,在御前服侍的太监宦官,怎么可能会有哑巴!

“魏伴伴在想什么呢?”

而在魏忠贤惊疑之际,一道冷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这让魏忠贤难掩惧意,腿一软就跪在地上。

“奴婢死罪!”

魏忠贤身如筛糠,叩首请罪道。

“你当然是死罪!!”

盯着叩首请罪的魏忠贤,朱由校抬脚怒踹,语气不善道:“枉朕这样信任你,将内廷交由你来打理,让你提督东缉事厂,朕即幸西苑游玩都能落水,御前居然混进了刺客,还是个哑巴,你当的什么差!!”

朱由校怒踹魏忠贤几脚,丝毫不讲主仆情面,而在旁站着的客氏,此刻早就吓傻了。

不怪朱由校这般,纯粹是今日之事太过被动。

落水就不说了。

擒获的刺客还是哑巴。

魏忠贤在内廷和外朝的权势日益增强,只怕心里早已忘乎所以,此时若不能当众表明态度,那今后又该如何驱使魏忠贤?

“奴婢有罪!!”

被踹翻在地的魏忠贤哪里敢躲,任由天子狠狠踹着,闹出这档子事情,不管是谁,心底都会震怒的。

“有罪!有罪!”

余怒未消的朱由校,眼神凌厉道:“你除了会讲这句话,还会说什么?来人啊!去将内阁、各部院寺阁臣廷臣,及在京勋贵全给朕召来!朕要亲审此案!!”

被人算计到这种地步,倘若不坚决反击的话,表明自己的态度,谁知道藏在幕后的人,还会做什么丧心病狂之事。

得知被擒刺客是个哑巴,朱由校对事实真相不看重了,他要反击,他要破局,不然这位子坐不稳。

堂堂大明天子居然在西苑落水,身边还被安排了刺客,要说背后没有猫腻,朱由校宁愿选择再跳一次太液池。

“魏忠贤!!去把田尔耕、许显纯都给朕叫来!”

朱由校语气冷冷道:“今日之事要不能查明,你魏忠贤难逃一死,听明白没有!”

“奴婢这就去办。”

心生怯意的魏忠贤,忙叩首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