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引诱,闻先生蓄谋已久 8.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阿惑 主角: 温旎 闻肇州
43.6万字 0.4万次阅读 3.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5章 选择 2024-04-14 18:45: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29.82
    累计字数
  • 35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5章
简介

温旎二十五岁这年,丈夫死了。 她成了年轻貌美的小寡妇。 就在她因此感伤时,她名义上的哥哥闻肇州,却躁动了。

第1章 哥你杀了我吧

季渝白死了,死得很惨。

车在高架桥上发生车祸,当场爆炸,他被炸得尸骨无存。

温旎从得知这个消息起,就一直在哭。

她几乎一粒米都吃不下去,整个人肉眼可见消瘦不少。

直至今天,季渝白葬礼结束。

她打车来到长夜酒吧,开了个包间。

想用酒精麻痹痛苦。

不知喝了多少时,包厢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

闻肇州穿了身剪裁合体的黑衬西裤,站在门口,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不少走廊的光,向来冷毅的脸处于昏暗里,让人辨不清神情。

温旎醉醺醺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嘶哑着嗓子,刚要叫声哥。

闻肇州却突然冲上来,一手箍住她后脑,俯首就亲上了她的唇。

温旎感觉整个脑袋都嗡一下子,她宛如木桩般僵在原地,浑身都是凉的,只有唇那里是热的。

闻肇州曾用他那张薄而有型的唇跟她说过许多话,叮嘱她要好好吃饭,告诉她明天什么天气。

此刻,居然在吻她?

闻肇州撩起眼皮深深看了她一眼,却一个字都没说,就要试图侵入她的唇齿。

温旎震惊之余,慌乱移开视线,又猛地退后一步。

她的酒意醒了不少,整个人脸色惨白,结结巴巴说:“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温旎,是你的妹妹啊。”

闻肇州却上前一步,将她揽入怀中的同时,把她压在了沙发上,在漆黑的包厢里,在她耳边,近乎缠绵低语,“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他身上酒气很重,来前应该喝了不少,但他说话的语气却清醒而决绝,亲手揭开了这些年的晦涩假面,再不留任何余地。

“你和季渝白结婚的这两年里,我很嫉妒。你我本该是这世上最亲密无间的人,谁都不能插足。你的第一次接吻应该是我教你,你的第一次床事也该由我来引导,他季渝白……算什么东西?”

温旎听得浑身战栗,她控制不住大喊:“他是我丈夫!”

“可他已经死了!”闻肇州咬上她的耳垂,又含着重复,一遍遍告知她这个事实。

温旎的眼泪不受控流出,她开始拼命挣脱,却没有一点效果。

闻肇州硬朗的身姿仍将她紧紧禁锢在身下,那曾把她护在身后保护了十多年的,她拿着当世上至亲的男人,此刻却逼她打开身体。

温旎吓得浑身发抖,她哭着说:“哥,我求你,你清醒点……”

闻肇州却并没有放过她,他吻着她的脸颊,说着疯魔的话,“你现在求有什么用?或许你和季渝白结婚那天,就该杀了我。”

温旎使劲往一侧偏头,想躲开脸上的吻,却根本避不掉,她惶恐闭眼,双腿在沙发上来回蹬踹,哭个不停,“哥,我求求你,放开我,放开我……”

闻肇州抬起她的腿,垂眸看了眼她脸上的泪水,低沉着嗓音,出声叮嘱,“别叫我哥。今晚,我不是你哥。”

温旎用指甲挠他的脊背,用手抓他的头发,用牙齿去咬他的肩膀,却通通无济于事。

闻肇州进入的那一刹,温旎哭得歇斯底里。

“你杀了我吧,哥你杀了我吧……我不要这样……”

闻肇州却始终没有停下。

她的身子只能被迫随他起起伏伏。

温旎哭着闭眼,不敢再看,脑袋里与闻肇州的过往回忆却被强行扯出——

温旎刚出生就认识闻肇州,因为他们两家是门对门的邻居。

但温旎没妈,闻肇州没爸。一来二去的,温旎的爸爸和闻肇州的妈妈就产生了情愫。

后来,他们决定在温旎九岁那年结婚。

可就在他们要领证的前一夜,俩人突然离奇失踪,家里的所有资产也被人上门要走。

瞬间,家里的重担就落在了只比温旎大三岁的闻肇州身上。

但养温旎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温旎自小就爱美,父亲每年会给她买很多漂亮的衣服,可自从父母失踪家里破产后,温旎就变得懂事了。学校里的其他女孩子们都穿漂亮的裙子时,她虽然有点羡慕,却一个字都不说。

可闻肇州却一点委屈都不忍心让她受。

于是他去工地搬砖,一天累死累活才能挣一百二,他自己舍不得把身上快洗烂的短袖换件新的,却舍得花一百块,给温旎买条新裙子。

他说,其他女孩子有的,想想也要有。

温旎小名叫想想,承载了一家人对她的想念。

所以,今天的事,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做的,她都可以纯粹的恨,唯独对闻肇州不行。

因为自她九岁往后,她就是被闻肇州千辛万苦拉扯大的。

他把她养的白皙干净,他自己却伤痕累累。

所以,温旎只能痛苦。

许久。

闻肇州终于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

温旎却死活不愿睁开眼睛。

她有些厌恶现在的自己,明知道刚才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她的哥哥,她的身体居然也会因为他的抚摸而产生反应。甚至,她脸上的情绪也有了分水岭,双眼在悲伤的流泪,可那张泛着红润的唇,却因闻肇州适才的动作,还在不受控轻喘。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旎顶着凌乱的头发和哭到红肿的双眸,穿好衣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她不顾闻肇州的目光,双手颤抖的从包包里翻出很久之前吃剩的避孕药,也顾不上此刻没有水,抠出药片硬往嗓子里咽。

突然,放在酒桌上的,她的手机响了。

来电很急促。

温旎顺手接下,却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她婆婆邓翠萍在家割腕自杀。

……

半小时后。

温旎在闻肇州的陪伴下,抵达了郓城市医院。

医生在病房门口拦住他们,跟他们说,万幸邻居发现的及时,邓翠萍才能被抢救过来。还说,邓翠萍现在的精神状况很不好,随时有再次自杀的可能,所以,最好能让她有个活着的指望。

听完医生的叮嘱,温旎推门走入病房。

邓翠萍很憔悴,这段日子也瘦了很多,眼里一点光都没有。她是个生性温良的女人,但命运却很坎坷。早年丧夫,中年丧子,失去了季渝白,对她来说,的确是重创。

温旎心疼的眼泪直流,她走过去紧紧握住邓翠萍的手,喊了声:“妈。”

邓翠萍缓缓回过神,看她一眼,却没说话。

这时,站在病床床尾的闻肇州,却突然开口:“邓姨,您要好好活着。虽然季渝白死了,但想想怀孕一个多月了。”

温旎大惊,她猛地扭头看过去,眼里都是疑惑。

她怀孕一个多月?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真的吗?想想,你真的怀孕一个多月了?”适才还一心求死的邓翠萍,眼里突然迸发出强烈的喜悦,她紧紧握着温旎的双手,激动到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