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全京城求着我改嫁!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桃拉法心 主角: 宋惜月 贺兰隽
67.29万字 2.3万次阅读 14.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621.42
    累计字数
  • 110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10章
简介

宋惜月死在那场滔天大火里,死后怨气不散,又做了两年的鬼。 她看着宋家一手捧起的顾浔渊灭了宋家满门,看着他在宋家灭门后步步高就荣宠加身,她好恨! 再睁眼,她竟重生回到了嫁给顾浔渊的洞房夜。 她知道他的谋算,这一世她绝不能让他如愿! 夫君想要青云直上?那便先毁了你的登云梯! 外室女想要独得荣宠?那就滚进顾家当最低等的贱妾! 他们的儿子想要锦绣前程?那便一出生就送上刑克双亲的名声,丢去猪圈养着! --- 宋惜月才貌双全,善良柔弱,所有人都同情她所嫁非人,谴责那顾家宠妾灭妻。 她丧夫后,满城权贵纷至沓来,只求美人垂青,改嫁于他们为妻。 没想到大皇子贺兰隽拿着整个北疆,直接去了御前,求来了圣旨赐婚。 众人纷纷指他狡诈,竟用如此方法谋求阿月。 他却毫不在意,满脸狂妄 “阿月也是你们配叫的?叫大皇子妃!” 【外表柔弱黑莲花女主VS偏执毒舌恋爱脑男主】

第1章 重生在大婚夜

大红的喜房一片热闹模样。

鬼魂宋惜月悬停在房梁上,茫然无措地看着下面忙碌的人群。

这个喜房的布置处处透露着精致与华贵,许多巧思叫宋惜月忍不住想起了十年前她大婚时的婚房。

宋惜月鬼眼微红:“也不知,顾浔渊那杂碎,今日又娶的谁。”

她喃喃自语,复而冷冷一笑:“如此盛大隆重,只怕娶就是白娇娇吧!”

白娇娇是她丈夫顾浔渊的外室。

十年前的大婚夜,顾浔渊抛下宋惜月独守空房,在城西小院,与白娇娇红烛帐暖,颠鸾倒凤……

顾家所有人都知道白娇娇的存在。

大婚次日,顾老夫人叫宋惜月去立规矩,就是为顾浔渊打掩护,免得她有空闲去找人而发现端倪。

那天,宋惜月怀着身孕,在烈日底下站了两个时辰,她的心腹婢女担忧她的身子求为她求饶,却被冠上恶奴欺主的罪名,当场被活活夹断了十根手指。

而顾浔渊回府得知此事,不仅没有为她做主,反而怪她没有约束好下人,指责她大婚次日哭哭啼啼,是要坏了他们顾家风水……

想到这里,宋惜月盯着底下一片喜庆的红色,怨气冲天而起,鬼眼愈发猩红。

就在此时,一阵凉风忽从窗外扑入,朝着房梁上的宋惜月直直吹去,竟将她吹得四散氤开,顺带扑灭了那对龙凤喜烛。

与此同时,外间传来了一道强健有力的脚步声。

“喜烛不可灭,快去点上!”

婢女青玉吓了一跳,一边整理着新娘的裙摆,一边低声吩咐一旁。

她话音才落,便听到外间传来了一个声音。

“碧玉,你们可以去准备热水了,今晚可得劳烦各位多送几次水。”

“对了,阿月累了一天,可有给她送些吃食?”

听到这个声音,新娘忽地抬手,猛地抓下了火红的盖头,直勾勾地盯着房门的方向。

目眦欲裂,宛若厉鬼,正是宋惜月!

见状,一旁的青玉连忙上前小声问道:“小姐可是哪里不舒服了?”

宋惜月恍若未闻,只死死盯着房门,视线逐渐模糊。

顾浔渊,是顾浔渊!

他的声音,她即便是死了,每一次听见还是难忍怨恨!

当年宋家军庆功宴上,她这个一品柱国大将军府上千娇万宠的大小姐,意外失身于还是宋家军七品校尉的顾浔渊。

她连累大将军府成为笑柄,怀着两个月的身孕下嫁顾家。

而他则仰仗宋家,一跃成为正五品威远将军,入京卫营,掌京城巡卫大事,成了京城新贵。

那时所有人都说他攀上了高枝,他也始终将感恩宋家挂在嘴旁。

不想几年后,宋家接连出事,宋惜月也缠绵病榻,他立刻翻脸无情,堂而皇之地将白娇娇接入府内。

为了讨白娇娇欢心,顾浔渊亲自递刀,让白娇娇挑断了宋惜月的手脚筋,只留下她的右手,将她囚于弃院。

为了“弥补”白娇娇做了几年外室的委屈,顾浔渊亲自找来了最肮脏下贱的乞丐,搂着白娇娇看着宋惜月在一片污秽之中,被轮番欺辱整整三年!

他们以她儿子顾知礼的性命作威胁,不许她自戕。

却在三年后告诉她,顾知礼不是她的儿子,而是白娇娇所出!

那天是顾知礼被帝师收做关门弟子的拜师宴,宋惜月躺在一片污秽之中,幻想着她的儿子马上就能救她于水火。

她从天亮等到了天黑,最后等来了他们一家三口告诉她,顾知礼不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被顾浔渊亲手溺死的消息。

“要不是帝师只收八岁以上的徒弟,你以为我会留你这么多年吗?”

顾浔渊说完了真相,笑眯眯地看着她,就像看着一条肮脏恶心的蛆虫:“宋惜月,你该庆幸你是帝师的弟子,我还需要留着你给知礼写推荐信,否则两年前你就该死了。”

那时,宋惜月躺在那片屈辱与污秽之中,看着自己付出一切的儿子站在不远处,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她。

却满脸孺慕地抱着白娇娇喊“娘亲”。

那晚,白娇娇母子点燃大火时,顾浔渊笑得极为畅快,说出了一切真相。

原来,庆功宴上的意外是他们设计,她缠绵病榻是因他们下毒。

不仅如此,他们还栽赃大哥监守自盗,陷害二哥贪污腐败,还买通山贼,将她的两个庶妹凌辱致死!

她骁勇善战的大哥被斩首示众,恣意张扬的二哥在狱中暴毙,两个妹妹更是死无全尸……

“宋惜月,你父亲逼死我惊才绝艳的兄长,断了我顾家改换门庭的希望,我便要你宋家满门尽灭,血债血偿!”

“别害怕,你的爹娘祖父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同你团圆的,到了黄泉下,可别记着我啊!”

“娇儿,娇儿,为夫心中好生畅快啊!哈哈哈……”

……

“小姐?您怎么了?”

在那片恶毒的笑声中,宋惜月恍惚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随后,好像有人握住了她冰凉的手,在她耳边温声道:“姑爷已经到门口了,小姐快把盖头给我吧?”

这个声音逐渐在宋惜月的耳中清晰了起来,临死前那一家三口恶毒的笑声,也渐渐从耳畔淡去。

她缓缓低头,视线落到了手上,眼前逐渐清晰之时,宋惜玉微微皱眉,颇为不解。

她手里怎么拿着一块红布?

就在此时,红布被什么扯了几下。

紧接着,方才在她耳边温声细语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姐,您到底怎么了呀?”

宋惜月闻言,如木偶一般缓缓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旋即,她瞪大了眼睛,反手握住了那人的手腕

“青……青玉?”

触手温热柔软,是活人无疑。

可青玉不是在她十九岁那年就死了吗?

不对,不对,她做鬼这两年什么也碰不到,怎么又忽然能碰得到活人了?

而且她的手不是废了吗?

“小姐,是我!”

青玉满脸的焦急,却还是耐着性子柔声哄着:“小姐,姑爷马上要进来了,快把盖头盖上,莫让姑爷瞧见了!”

闻言,宋惜月几乎是下意识地松了手。

揭盖头?

揭什么盖头?

揭谁的盖头?

宋惜月有些恍惚地看着青玉,喉头艰难地滚动了一下,道:“青玉,你今年几岁了?”

话音落,青玉正好手脚麻利地替她盖上盖头。

闻言,她微微俯身,轻声慢道:“回小姐,青玉今年十六了。”

听了这话,宋惜月猛地攥紧了拳头。

青玉是十六岁那年陪她一同嫁入顾家的,难道说,这是她的洞房夜?

大红盖头下,她死死咬住了牙根。

她这是……回到了十五岁,嫁给顾浔渊那日吗?

那眼下岂不就是……顾浔渊与白娇娇在外颠鸾倒凤,而她独守空房的那个洞房夜?

想到这里,宋惜月的指甲掐进手掌心,刺痛传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重生了!

老天有眼,竟然叫她重生了!

前世顾浔渊一直将白娇娇藏得很好。

这对狗男女是害死顾家全族的元凶,她一个都不能放过。

既然是重生回到这一天,要将人找出来,今晚是最好的机会!

她要冷静!

“姑爷!”

还未等宋惜月压下心头翻江倒海的复杂情绪,身边便传来了青玉的见礼声。

随后,一个脚步声停在了宋惜月的跟前。

是顾浔渊!

意识到这里,宋惜月大袖下的双手紧紧地掐着掌心,整个人紧绷得微微颤抖。

她心中汹涌而出的滔天恨意,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

杀了顾浔渊!

为宋家满门报仇雪恨!

“阿月,嫁我你受委屈了。”

头顶传来了顾浔渊故作温柔,却难掩得意的声音。

宋惜月咬紧了牙关,没有出声。

她不知为何重生,但却知道此时此刻,绝不能让顾浔渊发现端倪。

就在此时,一旁青玉的声音响起:“姑爷,该揭盖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