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姝色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春六 主角: 徐西宁 傅珩
66万字 2.6万次阅读 12.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20章 救命 2024-04-17 07:06: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319.08
    累计字数
  • 79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20章
简介

【嚣张又有钱女主VS绿茶又傲娇男主,相爱相杀,先婚后爱】 前世,徐西宁是全京都最有钱的小姐。 却让未婚夫骗光了所有的钱,又被灌了一碗毒药。 侥幸逃脱一命,原以为至此能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却被未婚夫将她全军烧死,夺走了她的战功。 重生后,徐西宁看着登门来要钱的人渣,一撸袖子。 想花我的钱? 做梦! 当街讨债,逼人渣傅筠欠债还钱。 寺院反杀,逼人渣姐姐未婚先孕天下皆知。 我堂堂西北军悍将,再也不会被你们当成一条只知道讨好人的狗。 等到人渣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时—— “西宁我错了,我最爱的人是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某病秧子一脸阴沉:“还有力气来求饶?杀了吧!” 前脚杀人,后脚一头栽到徐西宁身上,“夫人不是说要带我造反吗?呜呜呜,夫人是嫌我身体不好吗?呜呜呜,夫人嫌弃我了吗?” 徐西宁心累:夫君是个病秧子,还是个绿茶秧子怎么破?

第1章 重生

西北边陲,城外三十里。

刚刚结束一场恶战的西北军尚未来得及休息,就遭到朝廷援军从后方射来的裹着磷粉的箭羽。

顿时整个战场,火光冲天,哀嚎一片。

援军首领傅筠,掐着徐西宁的下巴,迫使她看眼前的火海。

“看你义父赵巍,堂堂西北军统帅,在火海里打起滚来像不像一条蠢狗!”

徐西宁作为战地军医,浑身是伤双膝跪地,恨得声嘶力竭,“火烧良将,你会不得好死的!”

“我不得好死?等你们死绝了,这西北一战的功劳就是我的!我会禀明陛下,西北军在赵巍的带领下,叛逃了。”

说着,傅筠扭头朝旁边的手下们笑。

“知道这是谁吗?十年前,整个京都最有钱最好看的云阳侯府三小姐,本将曾经的未婚妻,今儿,便宜你们了!”

哄的一阵笑,傅筠的十几个手下朝着徐西宁围过来。

徐西宁不怕死。

她只恨。

恨从前识人不清,爱上傅筠。

恨如今身负重伤力竭要亡,不能杀了这狗贼。

……

“西宁,不枉我这几天奔波,你那不挣钱的铺子总算有人愿意接手了,快,把地契给我。”

徐西宁坐在廊下,心跳如雷。

她竟是重生了!

重生到一切都还来得及的十四岁。

“西宁你想什么呢,我在和你说话!”

见徐西宁竟然不理自己,傅筠脸上带了不耐烦,加重了声音催促。

他封王还差三十万两,徐西宁先前答应了他,要变卖手中的铺子给他筹钱。

怎么现在却不吭声了?

贱人!

难道还要等着自己哄她?

傅筠没好气的冷笑着,“西宁,你该不会是后悔了吧?”

徐西宁回过神,那有些失去焦距的眼神落到对面人脸上。

镇宁侯府世子,傅筠,她的未婚夫。

顿时,怒火几乎要将天灵盖掀翻。

上一世,她天真愚蠢,当真以为身边的亲人对她好,以为这自幼有婚约的未婚夫对她好。

为了能让傅筠封上王位,她前前后后砸出几百万两。

结果呢?

王位敕封下来的当天,她被傅筠亲手喂下一碗毒药。

她奄奄一息,被扔到乱葬岗的时候,镇宁侯府和云阳侯府张灯结彩,在操办傅筠与她姐姐徐西媛的大婚。

要不是西北军主帅赵巍及时赶来,从乱葬岗的死人堆里把她挖出来……

想起西北军,想起那场大火,徐西宁恨不得立刻就起身活剐了这人渣。

深吸一口气,压着心头的怒火,徐西宁满目冷漠看着傅筠,“我不愿意了。”

傅筠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震惊的看向徐西宁。

“你说什么?”

徐西宁冷声道:“吉庆堂是我娘留给我的产业,我不想变卖了。”

傅筠一下火冒三丈。

他紧缺着三十万两银子要用。

这贱人却不愿意了?

凭什么!

“为什么啊?”压着一腔火气,傅筠不想把事情搞砸,只想赶紧拿到钱,忍着恶心,傅筠哄道:“是谁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让你伤心了?西宁,你是我的未婚妻,什么话都能和我说的,我都会给你做主。”

徐西宁起身,和他拉开距离。

“我又不缺钱花,好端端的变卖家产做什么。”

一句话。

差点气死傅筠。

这贱人是故意的吧!

“可你之前明明答应好的,就是因为你说要变卖,我才费了半天力气,又是托关系又是卖人情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人愿意接手了,你不卖了?那我那些努力不都白费了?”

忍着怒火,傅筠竭力挽回。

徐西宁看着这人渣。

挑眉。

“难道你努力了半天,不是为了变卖了我的铺子然后花我的钱?”

揣在心里的心思被徐西宁就这样直白的说出。

傅筠心头的火再也压不住。

蹭的起身。

铁青着脸怒喝,“徐西宁,你是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花你的钱!等我王位封下来,是你跟着我享福,你搞清楚了!”

徐西宁双目凌厉和他对视。

“你花的还少吗?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仔仔细细的算一算,这些年你到底花了我的多少钱?”

对上徐西宁几乎咄咄的目光,傅筠火冒三千丈又觉得特么的离谱!

这是徐西宁?

徐西宁向来怯懦胆小,自卑愚蠢。

每次和他说话,都恨不得红着脸钻到地缝里去。

哪一次不是跟个耗子似的,只知道木讷的同意。

现在居然敢和他顶嘴!

“好,好,好得很!跟我算账是吧!徐西宁,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我一直以为,你是出淤泥而不染,没想到,你如此满身铜臭之气。

“既然如此,那我们的婚约,便作废吧!”

满京都,谁不知道徐西宁爱他爱的发狂。

寒冬腊月,他和朋友打赌输了,徐西宁都愿意为了他的赌注,义无反顾跳进河里。

他倒要看看这贱人该要如何像个耗子似的跪下求他。

徐西宁嘴角勾着冷笑,“如你所愿,退婚。”

傅筠骤然间惊得一脸怒火僵住。

“你再说一遍?你可想清楚了,我傅筠,在西北战场立了功,我马上就要被封王了,一旦退婚,不知道多少名门闺秀上赶着要嫁给我,而你呢?又丑又蠢的东西,谁会娶你!”

明知道傅筠口中的西北战场并非上一世被大火焚烧的西北战场。

徐西宁还是被这四个字刺激的满眼冒火星子。

啪!

手起掌落,一巴掌就扇了傅筠脸上。

徐西宁说的掷地有声。

“我不光要退婚,还要你原原本本将这些年花了的我的钱还给我!”

一巴掌打的猝不及防。

脸上火辣辣的疼让傅筠几乎要原地炸了。

但眼见徐西宁情绪如此激烈,退婚威胁都不管用,再想到那迫在眉睫紧急需要的用钱,他活生生吞下这口恶气,忍着脸上的疼,看着徐西宁。

“西宁,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但现在你气也出了,别闹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