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吐!被禁欲上司宠的脸红心跳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十里烟染 主角: 林宜 陆砚南
68.48万字 10.2万次阅读 50.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31章 谦谦君子 2024-04-19 17:56: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71.24
    累计字数
  • 3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31章
简介

公司团建,林宜喝多钻错了帐篷,一不小心睡了顶头上司。 清醒后看着那张帅绝人寰的脸,林宜抱着衣服仓皇逃走,从此在上司眼皮子底下如履薄冰。 林宜打算把这件事烂肚子里,两个月后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就在她打算再次跑路时,机场被封锁,冰山总裁将她堵在电梯里,步步逼近:“揣了我的崽,打算往哪跑?” 林宜:“……”

第1章 昨晚的不是梦

“唔……”

男人的吻贴了上来,密密麻麻地落在林宜身上。她像是一片飘零在海上的孤舟,随着律动载浮载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雨终于停歇,林宜蜷缩在男人温暖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林宜翻了个身,手指抵在了一片温热上。陌生的触感让她为之一震,缓缓睁开眼睛,一张英俊的脸映入她的黑瞳之中。

“嗯?老板?”林宜的大脑空白了两秒,接着便涌入昨晚的疯狂片段。她倏的瞪大眼睛,人也猛地坐直起来,却因为动作太猛牵扯到了身上某处,顿时痛得她一阵冷汗淋漓。

她就像是被人拆解了,又拼上去的积木娃娃一样,动一动,浑身难以启齿的酸痛。

可是此刻,比起身上的疼痛,更令她窒息的是映入眼帘的场景——一顶宽敞的帐篷里,被子凌乱,陆砚南浑身不着一物,只在腰间搭了一条薄薄的毯子。一双长腿交叠,侧着的背上隐约可见细腻的抓痕。

“!!!”林宜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坐在那,这一瞬间感觉世界都坍塌了。

昨晚不是梦?

她,一个刚进公司半个月的实习生……睡了老板陆砚南?!

就在林宜凌乱之际,陆砚南的手动了一下,看样子是要醒过来。

林宜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慌乱的拿衣服套上,迅速地逃离现场,都没有注意遗落在枕边的珠串……

外面的天还没亮,昨晚的篝火堆已经熄灭了,向空中蔓延出一条灰白的烟线。四周几十个帐篷静悄悄地矗立,林宜赤着脚踩过草地,迅速地钻进了一顶粉白色的帐篷里。

她刚躺下,何晴便翻了个身,和林宜对上了眼。

“……”林宜吓得呼吸都停止了。

但何晴只是看了她一眼,就闭上了眼睛,似随口问道:“这一大清早的,你干嘛去了?”

“我……”林宜的心仿佛卡在了嗓子眼,大脑转的飞速,“我刚去了趟洗手间。”

何晴没有再问,很快便传来沉沉的呼吸声。

林宜悄悄松了一口气,心脏却还在砰砰地跳着,她盯着帐篷顶,眼睛都盯得发酸发胀,愣是没合上一眼,一直到外面天色大亮,所有人差不多都起了,林宜还窝在帐篷里。

外面传来同事们的欢声笑语,林宜用被子将自己卷成粽子,只露出脑袋,两眼发直。

何晴拉开拉链,趴在帐篷门口问她,“林宜,起床了。吃了早饭,一会去爬山了。”

这是公司组织的团建露营,他们一行几十人,要在风景秀丽的大山里待三五天。昨天是第一天,大家一路舟车安顿,到晚上都喝了不少酒。林宜本来不想喝的,但她刚来公司没多久,为了和同事们打成一片,她只好多喝了几杯。

没想到就是这几杯坏了事儿,她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钻错了帐篷,还一不小心睡了老板陆砚南!

一想到这个,林宜的头又开始痛了。

“林宜?林宜?”何晴一连喊了几声,都不见她答应,便脱了鞋钻了进来,“林宜你怎么了?”

林宜吸了吸鼻子,有点想哭,声音也闷闷的,“我没事。”

何晴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哎呀,你发烧了啊?”

“我没事。”林宜咬咬唇,忍着想掉眼泪的冲动,闷着声说:“我躺会就好了,你们去爬山吧,不用管我。”

何晴不放心,拿来两颗退烧药,喂林宜喝下去之后,才和大伙去爬山了。

听着外面没了动静,林宜才因为难受,而啜泣起来。

身上很难受,昨晚欢愉过后的痕迹都还残留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呼吸太敏锐的原因,她感觉随便一呼一吸间都是陆砚南的味道。加上发烧的原因,林宜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一只被架在火上烤的烤鸭,难受得她想死。

——

与此同时,爬山小队已经在山脚下集合了。

陆砚南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女生们的视线一下子被吸引过去了。

“啊啊啊,陆总好帅啊!”

“平常净看陆总穿西装了,没想到他穿休闲装也这么帅!”

“姐妹,你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哈哈哈,我今儿可算是饱了眼福了。”

陆砚南往那一站,气场全开。墨镜下的黑眸扫过众人,冷沉的嗓音问:“昨天晚上大家都睡得还好吗?”

所有人齐齐地应,“好。”

陆砚南皱眉,稍偏了偏头,示意总助卓新。

卓新收到示意,正色开口:“昨晚上有谁进了陆总的帐篷吗?”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摇头。

大家都是打工的,纵然助理团里有那么几个垂涎老板美色的,却也不敢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钻老板帐篷?谁那么大胆?

见没人承认,陆砚南的眉心拧得更紧了。他抬起一只手,手指上挂着一串白玉珠子串起来的手串,“这是谁的?”

众人还是摇头,表示都没见过这玩意。

“如果有人知道这个手串是谁的,麻烦告诉我一声。”陆砚南沉声道,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有奖金。”

“另外……”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年终奖加倍。”

话音落,人群都沸腾了。

“加倍?!”

“我去年年终奖十万,加倍?那不就是二十万?太爽了吧?”

“这串子到底谁的啊?”

“看着挺普通一串子,这么值钱的吗?”

“何晴,你知道吗?”

“啊?”何晴猛地回神,表情有些微妙,“不知道啊……”

“好了,现在开始清点人数了。”卓新开始点名。

点到“林宜”时,没人吭声。

“林宜呢?”卓新问。

何晴站了出来,“林宜病了,在帐篷里。”

“病了?”卓新拿不定主意,看向陆砚南。

陆砚南坐在黑色汽车里,手里把玩着那串珠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卓新也不敢打扰他,点完名后说:“那大家起程吧。”

合上笔记本,卓新走到车边,“陆总,您跟大家一块去吗?”

陆砚南神色恹恹的,似乎不太感兴趣,视线一直盯着手里那串珠子,默了片刻他道:“我就不去了,你带好队。”

“好的陆总。”

“何晴,你看什么呢?”季薇薇拉了拉何晴,“赶快往上爬啊,前十名都有奖金。”

“嗯。”何晴点点头,却回头看了一眼。

只看见,苍翠蜿蜒的山路上,黑色汽车朝着露营地疾驰而去。

何晴忽然转身对卓新说:“卓特助,我不放心林宜,我就不参加活动了,我回去照顾她。”

“好。”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