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下避子汤,娘娘连怀三胎龙种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星也迢迢 主角: 程宁 卫宴洲
50.22万字 3.1万次阅读 3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43章 尾章 2024-03-06 23:40: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99.66
    累计字数
  • 21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43章
简介

「偏执疯批皇帝X刚柔并济女将军」 【宫斗+虐恋+双洁+不长嘴男主+追妻火葬场】 程宁为将七年,晋阳国泰民安。 新皇却以家人性命要挟,将她封妃囚困后宫。 这个本该唤她嫂嫂的男人,暴戾又偏执地将她压在床榻。 一夜过后,她被强行灌下避子汤。 皇帝嗓音冷漠:诞下朕的孩子,你还不配。 程宁垂眼:陛下,我明白。 可数月过后,她竟然看见肚子大了起来……

第1章 嫂嫂

快到五更天。

程宁被人屈辱地抵在榻上,正与男人的胸膛相贴着。

“怎么?”下巴被人掐住,撞进一双裹挟着阴鸷与情欲的眼里:“不是你要讨好朕的么?嫂、嫂?”

这声称呼令程宁备受屈辱,她气红了眼:“折腾够了从我身上离开。”

“真该叫皇兄与你那些部下看看,他们的大帅,如今是怎样在朕身下承欢的。”

一字一句皆为羞辱。

她脱力地陷入枕中。

程宁的表情似乎取悦了卫宴洲。

他注视着这双英气的眼,狭长眼尾泛红,勾人的紧。

里头的动静被厚厚的窗棂挡住。

此时外头的声响却传来。

木头轱辘压在地上,有人在咳嗽:“咳咳咳——”

“雍王,雍王殿下!”

雍王?!

卫宴书?

程宁目光一变,伸手去推卫宴洲:“停下!”

然而卫宴洲纹丝不动,嘴边挂着嗜血冷笑:“皇兄来了,刺激么?”

随即动作更加粗鲁起来,惹得程宁忍不住低咛出声:“啊——”

意识到自己发出声响,程宁紧咬了牙关,生生咬出血来!

门外是卫宴书,先皇亲自指婚给她的夫婿,现在,她却在卫宴洲的床上。

羞耻激的程宁双眼猩红!

殿外有人拦住卫宴书:“雍王殿下,陛下还未起身,您不能进....”

木头轱辘车上的人未说话,半晌,似乎又远去了。

宫女们惊魂未定,在外头说起了话。

“吓死我了,雍王这要是闯进去,后果真不敢想。”

“大帅也不容易,我方才去点香,瞧着像是昨夜大帅又挨了顿打,氍毹上有柄带血的匕首!”

另一个声音尖一些:“大帅是....想要行刺?岂不是要被陛下打死?”

“可不是,我瞧着程大帅都快没人气儿了,被褥上都是血点子。”

“也不知大帅日日折腾些什么....”

这时,大宫女春华的声音打断二人:“什么话都敢议论!五更了,该叫起了。”

陛下五更上朝,雷打不动。

可已经晚了。

程宁眼见自己身上的男人变了脸色,阴鸷中裹着杀意,扬声起:“杖毙!”

外头几个宫女吓破了胆,木屐踩在廊下,纷纷跪倒:“陛下息怒!”

“陛下饶命!”

门外侍卫领命上前拿人,外头一阵乱糟糟的。

触目惊心。

程宁脱力地闭了闭眼,主动抬臂揽住卫宴洲的脖,软了声:“陛下。”

卫宴洲将她更深地压在床褥中:“爱妃是要求情?”

他语气毫无起伏,程宁却能听出不悦。

这个男人有多暴戾,她亲身尝过。

可不过是两句无关痛痒的话就要处死,那宫女未免无辜。

“陛下昨夜应了,不插手临华宫的事。”

“你取悦男人的手段就这点?”卫宴洲冷哼。

程宁想了想,主动送上了唇,一只手滑落卫宴洲的胸膛。

情欲攀上眼眸,卫宴洲捏过她的下巴:“屈辱么?”

他带着不屑的狞笑,看好戏一般。

程宁不说话,只是被他的动作激的轻喘。

她裹缠白纱的那只手被人握住,伤口很疼。

这里被他生生挑断了筋,往后再拿不起长枪大刀。

“乖一点,你爹和你兄长的命便能保住,”卫宴洲状似温柔缱绻地吻在那处,目光却无半点温情:“别做昨夜的蠢事。”

余光瞥向氍毹上那柄短匕首,程宁有些自嘲。

曾经她要杀人,根本等不到对方反应过来人头便落地。

而今,只是匕首她都握不住,反被卫宴洲发现,将结痂的伤口划开,重新流血。

“还有傅佑廷,你总不会想他死吧?”

程宁狠狠一颤,睁开眼:“卫宴洲,你疯了?”

折了她一个不够,晋阳就剩傅佑廷一个武将可用,他还要发疯折掉?

“看看,生气了。”卫宴洲冷笑着,伸手刮过她咬破的唇:“从前为了皇兄会生气,如今为了傅佑廷还是生气,你永远都在为别的男人生气。”

原本不想回嘴,程宁知道这人疯起来什么模样。

可今日涉及傅佑廷,她不得不回:“若是你大哥拿了皇位,定不会如你这般糊涂!”

这话越发激怒了卫宴洲,他的手掐上程宁的脖颈,嗜血发狂:

“你们都拥戴卫宴书,可如今皇位在朕手里!”

“你的皇位怎么来的,你自己清楚!”

年初先帝骤逢大病,却未曾来的及立下太子。

晋阳只得二子,大皇子卫宴书生性平和,二皇子卫宴洲稍显阴鸷。

先帝不喜卫宴洲,属意的是卫宴书。

程宁是西北大帅,朝中早有流言纷纷,得她可得天下。

一年前,她被赐婚给了大皇子。

可先帝薨逝那日,卫宴书也突发恶疾,年纪轻轻,中风倒床不起。

皇位不可无主,自然便落在了卫宴洲身上。

程宁两眼盯紧他:“还有程家谋逆之罪从何而来,你也清楚。”

她爹,她大哥,皆在朝为官,一生清廉,何来谋逆?

她下狱二月,磨平了筋骨,被束缚一身士气,等来的是卫宴洲要她拿身体交换父兄的性命。

北狄一战大捷,可保未来十年无庸。

她是卫宴书未过门的妻子,卫宴洲容不了她,封妃也是为了折辱而已。

长发被卫宴洲攥起,撞击越发粗鲁。

程宁又要咬唇,却被卫宴洲狠狠吻住。

卫宴洲那双狭长的瑞凤眼如承载万般戾气:“你与卫宴书有婚约在身,你父兄不服朕执掌皇权,谋反被捕。”

又是这一句。

呵,可惜程宁自从回京未曾得见父兄一次。

她不信父兄谋逆。

“你不适合当皇帝,”程宁的抬手盖住他的眸,“你性子太冷。”

“卫宴书就适合吗?他懦弱胆小,醒来曾为你求情吗?方才在外头,又何曾出过声?”

“.......”

“你总是偏心。”卫宴洲将脸埋入她的脖颈,做着最亲密的事,语气里却充满了杀意:“宁姐姐。”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