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家属院:我怀了糙汉三个崽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池上 主角: 姜晚婉 沈行疆
46.19万字 18.9万次阅读 5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5章 你另程家成了笑柄! 2024-02-22 18:15: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6.19
    累计字数
  • 14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5章
简介

【七零+军婚+替换命格+鉴宝+军区农场】 姜晚婉这辈子过得惨。 新婚夜踹了哑巴丈夫和男知青逃婚了,逃走后被卖去做扭花女,死的大快人心。 姜晚婉死之前反省了下,是她不对。 但……咽下那口气前,堂姐找她炫耀,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命格被堂姐换了,她的善心,美满的家庭,有钱未婚夫,全被堂姐抢了。 只有一个没被抢。 那就是她的哑巴丈夫。 她离开后,哑巴丈夫从贫瘠的内蒙跑出来,满世界找她,十年间,做过团长,又当上了跨国总裁,纵然如此,他依然深爱着她。 姜晚婉半悲半喜的咽气了。 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生到和哑巴男人婚前‘定情’那一夜。 姜晚婉想到上辈子的种种,依偎到他怀里:“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 沈行疆:“负负负!” 姜晚婉:一定是她傻了,重活一世,哑巴都会说话了! - 后面有人采访沈行疆是如何从一个不会说汉话的穷小子,升到团长,又当了首富? 彼时沈行疆西装革履,怀里抱着三宝,脸上多了一抹笑容:“为了我的太太。” 为了姜晚婉,他二十二岁学汉话,二十四岁考上大学,当上团长,三十岁在四九城买下无数四合院,奇珍异宝,只为博得姜晚婉一个笑容。

第1章 惨死后重生了

乌漆抹黑的蒙古包中,热浪翻滚。

姜晚婉饱满的唇边难耐的溢出一声:“……痛……放开我……”

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还会疼?

身上好重,还很硬,水深火热中,她快窒息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说的话,身上游走的手忽然停下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越发浓,热气打在她耳边。

一阵冷风掀开布帘吹了进来。

姜晚婉清醒几分,睁开眼睛。

她看到面前有个人,只是模糊的身影,高大,健硕,头发有些长,很乱。

这、这、这……

这怎么如此熟悉?

男人看她醒来,牙齿咬出了血腥味,克制着自己的抱着姜晚婉,忍得全身发抖。

风越吹越大,姜晚婉越是清醒。

清醒过后,她心里万分复杂。

她重生了!

重生到家破人亡后的一年后,爹没了,娘改嫁大伯了,弟弟和她天南海北,各下放一处。

她所处的位置是偏远的内蒙,察喀尔生产队。

身上压着她的,是堂姐姜怜特意给她找的,察喀尔生产队最穷的一户人家里面,身世最不堪的哑巴男人。

解完药,立马就有人来抓奸,还会有人从她包裹里面搜出春药,她一个从四九城下放来的知青,即将背负浪荡到下药害人的名声。

转折是。

哑巴男人会帮她顶罪,认下是他下药,藏药,做了这一切,只为娶姜晚婉。

失了身,姜晚婉只能被迫嫁给他,婚后她又情不自禁地和张知青搞上了。

张知青说有办法带她远走高飞,过好日子,她心动了。

跑了!

刚跑出去就被张知青卖了做扭花女!

她拼死不从,咬了舌头,划烂了脸,人家瞧不上她,折断她的手脚让她乞讨要钱,每日吃不完的烂饭,喝不完的泔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几年,她可算要死了。

死之前姜晚婉觉得自己这辈子……做人真是狼心狗肺,牲口都不如!

可她忏悔没多久,堂姐姜怜找来了。

告诉她一个事实。

其实姜晚婉本不该如此。

她不仅不该如此,还应该大富大贵!

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姜怜聪明至极,手段了得,用了不知道什么秘法把她俩的命格给调换了。

姜晚婉背负的是姜怜的命格。

她的善心,富贵,未婚夫,智慧,都被姜怜抢了!

姜怜不仅抢了她的一切,还替她爹把姜晚婉亲娘搞到手了。

简而言之,就是姜晚婉她娘改嫁的人就是姜晚婉的亲大伯,姜怜的亲爹。

姜怜光抢可是不过瘾的,还替姜晚婉规划了十几年的乞讨人生路。

但她看到姜晚婉要咽气了,还是不甘心。

因为百密一疏,姜晚婉的人生中,竟然还有人在乎她。

没错,就是那个被姜晚婉抛弃的哑巴丈夫。

那男人是个厉害的人物。

不过十几年,从一个放羊插秧的土包子,入伍两年当团长,这几年又成为跨国总裁,金融链遍布四九城,混的比姜怜的男人还牛逼几百倍。

这样的人,终身未娶,每次采访都要贴图寻找爱妻姜晚婉。

不甘心归不甘心,终归是她姜怜胜利了!

姜怜对姜晚婉绽开一个得意的笑容,笑着送她上路。

怎么会……这样……

他…竟然一直在找她?

姜晚婉听完,一口陈年老血呕上来,活生生气死了!

……

许是老天爷看她过得惨,让她重生了。

姜晚婉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姜怜!

这辈子!

你甭想霸占我的好命格!

昨日种种,我必让你亲尝!

姜晚婉声音是非常软绵的,哭起来气弱弱的,可怜巴巴,更何况,她是真的伤心了,哭声也透露着无尽的哀伤。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瞬间手忙脚乱要退开。

姜晚婉一把搂住他,胡乱地凑过去亲他。

喉咙,有些扎人的下巴,眉心,最后找到他的唇,把自己贴了上去。

男人愣住了!

结实饱满的肌肉紧绷到一起,比石头还硬。

活生生像是被雷劈了一道。

但他可是个男人,哪里经得住如此撩拔,迅速反客为主,把姜晚婉亲得气喘吁吁。

……关键时刻,男人放慢了速度,卡在关口,腰间戳了戳,用行为询问姜晚婉,真的可以吗?

姜晚婉攀着他肩膀的手用力:“……我想要你。”

一句话。

姜晚婉体验了比上辈子还长久的快乐。

结束后,外面隐隐要亮了。

男人把姜晚婉紧搂在怀里,像是捧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姜晚婉额头上溢出来细细的汗丝,打湿了鬓角细软的发贴在脸上,呼吸轻喘,面颊潮红,活像是草原上的萨日朗花成精了,出来魅惑男人。

她强撑着一口气,要名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

不说,他当然会负责。

说和不说的区别是,姜晚婉想证明自己是自愿的。

男人抱着她的动作僵住。

姜晚婉没打算等他给个回复,毕竟是个哑巴,不能为难人家。

她抬起头,想看看他的表情,是震惊,还是高兴?

就在她要抬起头的时候,头上传来男人低哑生涩的话:“负、负、负……我负!”

姜晚婉:“?”

这回轮到她僵住了。

“你不是个哑巴吗?”

这话问得直接。

男人……也就是沈行疆,他揉了揉姜晚婉的头发:“我……不是哑……巴……”

姜晚婉:“……”

“那你为什么装哑巴啊?我下放那天就是你开拖拉机去接我们的,当时我问你喝不喝水,你不说话。”

“后面我们知青点房顶塌了,你去补房顶,我和你说话,你也不理我。”

“昨天晚上,林有双把我们骗到这来,我问你怎么回事,你还是不说话,我认识你少说也有一个多月了,见面次数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但是你从来没和我说过话!”

这可不是几次的事,是她十几年的认知里,沈行疆就是个哑巴。

姜晚婉推开他,沈行疆放了一点力气,但是没有全放开。

姜晚婉爬起来一点,手肘撑起身体,沈行疆躺在被褥上,她在上,目光如炬的审视着男人,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她有信心问出来。

因为沈行疆婚前婚后对她千依百顺,干什么都行。

如果这不是1975年,而是商周时期,沈行疆定是个大昏君。

草原远处,天泛起鱼肚白,晃神儿的功夫就更亮了,刚刚是有些青白偏黑的光线,现在就是月辉白了。

是能看到皮肤颜色,形状轮廓的。

沈行疆看了眼姜晚婉锁骨下方,喉咙滚动了一下。

继续装哑巴。

姜晚婉:“?”

她咬了下牙,勾着惑人的笑容:“沈行疆你快说,到底为什么装哑巴?”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