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棺开,百鬼散,王妃她从地狱来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一碗佛跳墙 主角: 青妩 萧沉砚
48.98万字 39.8万次阅读 92.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0章 青妩郡主还活着? 2024-02-22 17:50: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8.98
    累计字数
  • 10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0章
简介

喜棺开,百鬼散,地府判官青妩一睁眼,重回人间! 上辈子历劫早早夭折,父母兄长战死沙场,忠骨被冤,魂魄无踪。她借尸还魂回来,棺盖掀开,嫁的竟是上辈子的青梅竹马。 萧沉砚发现,自家王妃表面娇花一朵,实则心狠手辣,每每抢在他前面送人投胎。 青妩判官笔一动,判因果,审善恶,上辈子的仇人,杀!背叛者,杀! 满京城上下提起厌王府无不色变,直到某一日,她身份曝光,满朝哗然,所有人都知道镇国侯府那位小小姐竟是从地狱爬出来了! 青妩祸祸完人间,红裙一甩,准备回地府继续当自己的判官。 却被人锁住腰,大雍最惊才绝艳的厌王殿下将她抵在墙上,红了双眼:“阿妩骗了我许久,现在又准备抛夫弃子吗?” 青妩:”抛夫我承认,弃子怎么说!咱们还没孩子呢!” 萧沉砚:“马上就有!”

第1章 喜棺开,人间我回来了

大雍朝,中元节当日。

户部尚书府内,红绸高挂,大红灯笼盏盏,俨然府上有嫁娶大喜。

女子凄厉的惨叫与府内外的喜气格格不入。

“放开我!放开我啊——”

身穿正红嫁衣的女子被人摁在棺材内,两指粗的木锥贯穿她的手掌,将她死死钉在棺内。

凄厉的叫喊,令人头皮发麻,女子浑身痉挛。

“为……为什么……”女子双目猩红,躺在棺材内,看着周围那一张张熟悉又冷漠至极的脸。

穿着一身水红嫁衣的女子走到棺旁,俯视着她。

自古以来嫁娶,正妻穿正红,媵妾穿水红。

云玉娇俯视棺中人,讥诮掀唇:“为什么?你母亲红杏出墙,要不是因为你八字够阴,对父亲有用,你觉得父亲会养你这野种到现在,还让你占着嫡出大小姐的位置?”

“呵,现在你要出嫁,父亲却让我给你当陪嫁!”云玉娇满脸怨毒,“凭什么我要因为你这野种,赔上清誉!”

云清雾痛苦挣扎着,满脸难以置信:“不!父亲不会这样对我呜呜……我不信、我不信……”

云玉娇看着她那凄艳绝美的脸,嗤了一声,幸灾乐祸道:

“蠢货,这几个棺材钉可是父亲找道长特意炼制的,配上你的八字,钉死你,你就会变成活人煞能吸引数不尽的游魂野鬼,到时再把你送进厌王府,呵呵呵……”

“父亲要为太子除掉厌王,养你这个野种十几年,这叫物尽其用。”

云清雾面色惨白,失声尖叫:“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就算我死了,云玉娇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这就不劳姐姐你费心了。”云玉娇声音毒如蛇信,高高举起手里的木锥,狠狠刺入云清雾的胸口,怨毒之色化为得意:

“太子殿下亲口允诺,只要我帮忙替他除了厌王这心腹大患,就会许我侧妃之位。”

“你死之后,我母亲会被扶正,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女,哈哈哈哈!”

云玉娇拔出木锥,几滴血溅在脸上,看着棺中女子身体痉挛,胸口一个血洞汩汩涌血,鲜血洇湿棺材,直到对方停止颤动,双目再无焦距。

云玉娇嗤笑一声,擦去脸上血珠,满眼兴奋。

旁边装成婢女打扮的女道士开口:“二小姐收好这根沾了她心头血的木锥,待嫁进王府,时辰一到。本道助你焚了这木锥,定叫厌王府无人生还!”

云玉娇连连点头,示意周围人:

“盖棺!”

棺材盖落下,棺木上被贴了个大红喜字。

外间,喜婆高唱着吉时到,唢呐声震天响,一口乌木棺材在声声喜乐中被抬了出去。

棺材后还跟着一个喜轿,云玉娇坐在轿子里,满脸得意。

今日中元,街上行人本就少,看到这送亲的喜队的行人都纷纷避开,嘴里念叨着‘晦气’。

谁家嫁娶还扛着一口贴着囍字的棺材,红事混白事,分不清喜和丧,简直犯忌讳!

中元节,鬼门开,阴阳交界,这一刹,生与死的界限更变模糊。

棺材内,女子双目怒睁着死去,蜿蜒的血洇满棺椁,枉死的怨气,化为诱食的饵,吸引着肉眼不可见的鬼物朝此而来。

无人察觉,送亲的队伍后方跟了几十道影子。

骤然,阴风刮过,天色突然阴沉,所有人背脊发寒,有人颤声道:

“怎么一下子变冷了?”

声音一出,众人看着那口喜棺,更觉寒意往天灵盖上窜。

领头的管家赶紧道:“快!都走快点,赶紧把新娘子送过去!”

队伍众人顾不得吹拉弹唱,纷纷加快了速度,抬棺的人只觉得那口棺材越来越重,额头上都浸出了汗。

一滴血从棺材的缝隙处滴落,血液刚要滴落在地。

骤然。

送亲队伍所有人像被定住,有人的脚才刚刚抬起。

一道红影突兀出现在前方。

她穿着一袭红裙,像是被烈火焚灼过,赤足走来,手提一盏孤灯,风从她身后刮来竟卷着雪粒。

几步而已,她就出现在了近处,送亲队伍的众人却似瞧不见她一般。

“地判驾到,游魂野鬼退避。”

尾随送亲队伍的鬼物在看到女子的刹那,全都鬼哭狼嚎起来,吓得纷纷退走。

女子漆黑如墨的眼瞳望着棺内,似能看到棺内那个怨气深重不甘枉死的可怜女子。

“极阴身,枉死命,活人煞。”

她手指在棺材上轻点:“倒霉蛋,是你在唤我?”

一缕幽魂从棺内飘出,千疮百孔,形容恐怖,正是云清雾。

她双目淌血,怨恨到了极点。

“我好恨……”

“我要他们死,我要他们全部去死——”

红衣女子似笑非笑看着她,“可以啊,但你能给我什么呢?”

云清雾凄厉咆哮着:“哪怕魂飞魄散,尸骨无存,我也要他们付出代价!”

红衣女子偏头想了想:“尸骨无存就算了吧,正好我要回人间办点事儿,你的肉身归我,你的债,我替你讨了,意下如何?”

云清雾死死盯着红衣女子:“当真?”

那盏孤灯在红衣女子手中化为一根朱笔,笔尖一点猩红,似蘸着人血。

判官朱笔出现的瞬间,云清雾不知那是何物,但本能的感觉到了畏惧。

“以你怨气为墨,判官笔下无虚言,云清雾,此乃我对你的承诺。”

“我愿交易!我愿!”声声鬼哭,云清雾的魂体连同怨气一起撞入笔中。

朱笔一点,红衣女子的身影化为雾气隐没进了棺中。

半个时辰后,厌王府前。

男人拥裘坐在圈椅上,玄色王袍盖不住骨子里投出来的骄矜持贵,深邃眉眼如浓墨重彩之画,俊美无俦。

只是面色太差,不时的重咳声,像是破烂风箱在抽气。

送亲的尚书府管家,在一众厌王亲兵的虎视眈眈下,双腿发软上前,拱手作揖:

“王爷,小人奉命,将我家大小姐与二小姐送来,请王爷踢轿门。”

萧沉砚抬眸,未语先咳。

管家偷瞄,心里长舒一口气。

月前,厌王从北境被召回时,据说在战场上受了重伤,一直闭门不出。

三日前,东宫特意赐下这桩婚事,尚书家两个小姐同嫁厌王,称得上恩宠。

只是这恩宠名为冲喜,但今儿一口棺材一个花轿,是冲喜还是催命,又或者名正言顺往厌王府安插钉子,明眼人都清楚。

谁让厌王萧沉砚还有个先太子遗孤,曾经的皇太孙身份在。他若是安分守己就罢了,偏偏还在战场上杀出名头,掌握了北境兵权。

萧沉砚重咳难止,身旁亲兵都面露担忧,近侍百岁更是气怒:

“东宫赐婚,你们尚书府居然敢抬一口棺材来!存心想咒我家王爷死吗?”

管家连忙解释:

“尚书府绝然不敢,突闻赐婚,我家大小姐惊喜过度,喜厥而亡。”

“我家大人正是因为看重王爷,想着两位小姐纵未入门,也算是王府的人,生死都该由王爷做主,这才将这口喜棺一并送来。”

“岂有此理!”百岁怒道:“就没听说过谁家嫁女儿,嫁个死人过来!”

萧沉砚似也被激怒,突然一声重咳,那口血连手帕也遮不住,血中似还带着脏器的碎块。

他脸色发青,双目紧闭,旁边亲卫立刻上前,惊呼着将男人抬回府中。

谁还顾得上尚书府送亲的队伍。

慌乱中,还是瞧着在萧沉砚身边颇有地位的青衫男人焦急道:“先把新娘子抬进来吧,到底是东宫赐婚。”言罢,他也脚步匆匆进府。

花轿和喜棺即刻被抬入王府。

青衫男子穿廊入府,拐过月亮门,一路下来,王府内气氛紧张,直到进了书房,扑面而来一阵热浪。

七月天,书房内燃着火盆。

却见刚刚还咳血晕厥的男人,正在漱口。脸上的病容不假,但那双眼却凌厉深邃。

一身龙章凤姿之仪,不减丝毫。

“王爷这演技,京中名角瞧见也得叫声祖师爷啊。”青衫男子竖起大拇指。

萧沉砚以锦帕压了压唇,睨向对方:“少说废话。”

幕僚兼大夫兼好友的司徒镜笑笑,眼神却冷下去:

“消息不假,那口棺材哪怕没打开,我都能感觉到那股凶气。”

“云后行这老狗,为了巴结太子,不惜搭上女儿的命,真够豁得出去的!”

“两个新娘,一死一活,我估计活着那个今夜也会有行动,毕竟活人煞这玩意,须得血亲亲自下手,对方含怨而死后,再由那下手之人的血点燃怨气,招来百鬼。”

百岁端着药进来,顺口就呛了他一句:

“司徒庸医你行不行啊,能不能解决掉那些脏东西?可别和你的医术一样,半壶水响叮当!”

“瞧不起谁呢!”司徒镜拍案而起,“要不是我这玄医在,你家王爷这么多年,还能拖着一身寒症上马杀敌?”

笃笃笃。

男人指骨在桌上轻敲,斗鸡似的两人立刻哑火。

萧沉砚目色幽沉:“少聒噪,一切按计划行事。”

“是。”

司徒镜笑笑:“那云玉娇所在的听雪院已被团团围住,棺材那边也有人盯着,时辰一到,咱们抓个现行!”

王府后院,棺材孤零零停着。

无人知,漆黑的棺木中,那些钉着女子四肢的木锥像被火焚烬一般,化为寸寸黑灰,消失不见。

女子身上的血窟窿逐渐愈合,一双眼骤然睁开,幽深诡艳,红唇轻勾,发出愉悦的笑声:

“人间,我回来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