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改嫁隔壁首富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酒六 主角: 余妙音 陈今弛
43.74万字 0.1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1章 科班道士就是不一样 2024-03-01 08:01: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6.71
    累计字数
  • 36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1章
简介

【重生+幽默轻松+国医大佬+虐渣打脸+搞钱+甜宠】 余妙音死后被困八卦镇魂井中,不得超生,不得安生…… 她被困井中才知道渣夫娶她是因为她的钱,就连领养的双胞胎女儿都是渣夫跟情人生下来的。 再睁眼,余妙音重生在与渣夫的新婚夜,渣夫为情人守节借口不行拒绝同房,还给她洗脑让她接受。 她虚以为蛇,拿上证据就将渣夫不举嚷嚷得人尽皆知。可渣夫装着装着怎么就真不行了? 她凭借着用精湛的演技、绝妙的医术赚了不少辛苦钱,可这些钱却全进了隔壁奸商的口袋,这能忍? 可恶奸商不止图她钱,还想要图她的人,这应该忍忍?

第1章 重生

余妙音溺水死了。

没有人知道,她的墓碑下面有一座八卦镇魂井。

她的魂魄被困在漫黑无边的井里,不得安生,不能超生。

她想不明白,陈良宵为什么要将她困在镇魂井中,明明他们那么恩爱,他到底在怕什么?难道她会害他不成?

还是说,是陈良宵不想再见到她了?

余妙音就是死了也没想明白,她怎么会又一次在丈夫二堂哥陈今弛的床上醒来。

她慌乱之下跑去河边冷静冷静,就看到了自己领养的双胞胎女儿落水,顾不得多想,一头跳进河里救了两个女儿,她将两女儿推上河岸时已经体力透支,她伸手想要俩女儿拉她一把,俩女儿却踹着她的头将她踹回了河里……

她死不瞑目。

她有太多的疑问,她想找陈良宵问问,可她日盼夜等,她等了三七,等过了七七,陈良宵都没有出现。

直到井口飘下了一张又一张的报纸。

《揭露余妙音大国医死亡真相:长期出轨情郎,死前风流一夜最终导致腿软溺水》

《余妙音国医的报应:出轨怀上一胎,却因吃药玩得太猛导致胎儿畸形而流产》

每个字她都看得懂,可她就是看不明白。

这难道又是娱记乱写博眼球?

可又是谁烧给她的?

直到井口传来了争执声。

“陈曼曼,你疯了吗!余妙音是死了,可陈今弛还没死!要是让陈今弛那疯子知道了真相,我们都得死!你赶紧找记者澄清你爆料的那些都是为了博眼球。”

“我是疯了,那也是被你逼疯的!余妙音都死了,你为什么不肯娶我!陈良宵,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我十八岁就被你占了身子,这些年我给你生了四个孩子!你竟然还想躲着我,不想给我名分就算了,还跟个大学生谈得火热!”

“余妙音才死一年,我怎么娶你?更何况你是我养妹,我娶你,别人一定会猜忌我们是不是很早在一起了。就为了一本结婚证,你想让我身败名裂?”

是陈良宵和他的养妹陈曼曼,他们、他们竟然……

余妙音发疯地往井口冲去,一触及到井盖就一道佛光弹了回来。

她不甘心,她想问问陈良宵,陈曼曼哪里来的四个孩子!她不是只养了两个儿子吗?难道她领养的那两个白眼狼女儿也是……

她执拗地一次一次往井口冲去,一次一次地被弹回来,她顾不得魂体遍体鳞伤,越来越透明。

她只想求个真相!

她不想,至死都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傻子!

哒哒哒。

坟头的脚步声突然多了起来。

“陈曼曼,你竟然还将记者引来了!晚点我再跟你算账!”

陈良宵一对上记者的摄影机,就换上了沉痛的表情,侃侃而谈!

她凄厉地攀着井口,恨意滔天。

一瞬间,井里充斥着可怖的红色,井盖的佛光大盛,竟将她的五指吞噬。

她摔落回了井底,看着光秃秃的手掌心,伏地大哭:“我死不瞑目!难道没有人能收拾这两个贱人吗!我跪天跪地,只求来个人帮帮我,若有下辈子我定然做牛做马报答他!”

而她的合法丈夫陈良宵却在她的坟前发表激情演说。

“人死为大,余妙音死之前与我堂哥半夜幽会,到底做了什么,我已经不想追究了。我们学中医的,讲究……”

“你不想追究,但是我想!”

余妙音的哭声一顿,是、是陈二哥陈今弛来了吗?

陈今弛一身黑衣,带着一众保镖,压着陈家人、医生、和尚还有陈良宵的帮手们跪在了坟头上。

百余人跪了一地,磕头说着自己的罪孽……

她没想到,从一开始陈良宵就是图谋余家的钱而娶她,甚至为了给陈曼曼一个洞房仪式,故意设计了一场洞房换妻,灌醉了她将她送到了陈今弛的床上……

而她因为心里有愧对陈良宵有求必应!

谁能想到,陈良宵为了讨好首富堂哥陈今弛,推荐了一个心理医生给陈今弛。

知道陈今弛一直在寻洞房夜的小仙女,他竟一次次地灌醉迷晕她将她送到陈今弛的床上!为了拿捏陈今弛的把柄,他竟然还给陈今弛的药里加了料!让他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

陈今弛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石碑上的余妙音的照片。“余妙音,余妙音是你吗?”

静默了好久,好久。

他才听到井口传来了陈今弛压抑的声音:“你,怎么那么能躲,让我找得好苦好苦。”

陈今弛叠起手帕,贴身放在心口。

才慢慢地站起身,看向被跪压在地上的陈良宵一行人……

“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一一血债血偿。”

“挖坟!破阵!起棺!”

陈今弛请了华国最好的僧人和道士,将她的坟围成了一圈。

梵音袅袅,井口的阳光撒入井底。

陈今弛撑着一把黑伞,朝着井口轻轻唤道:“余妙音,我接你回家了……”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飘了起来,附在了黑伞之上,跟着陈今弛离开。

他们身后,血流满地。

陈今弛不吃不喝抱着黑伞躺了三天,“余妙音,你怎么不肯出来见见我,我们都没有好好告过别……”

“对了,我的药呢,每次我只要一吃那药,你就会出现在我的身边的……”

陈今弛吞了一把药,余妙音想要阻拦,魂体却碰不到陈今弛,“疯子,你明知道那药是陈良宵让人放进来的!”

陈今弛吃了药后就爬上了床,双手乖乖地放在胸口,巴巴地看着门口……

一天一夜,药效散去,陈今弛还是没能把人等来。

他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再见到你了……”

陈今弛不知从哪儿摸出了匕首朝着心口插去!

“不!!!”

“我,好像看到我的小仙女了。”

……

“不要!”

余妙音猛地睁开眼睛。

温热的鼻息喷在了她的脖颈上,余妙音身体一僵,“小仙女,乖,睡吧……”

是陈今弛的声音。

难道,陈今弛没死?

余妙音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看到了桌案上燃烧着的红蜡烛,还有墙上的日历……

她好像重生了。

重回了洞房换妻那一夜。

隔壁新房里传来了男女动情的声音,还有那有节奏的撞击声。

这无不提醒着她,她没有在做梦!

既然不是在做梦,那么隔壁的那一对贱人就好好地准备她的复仇吧!

前世,她们怎么欺她辱她,她都将一一报复回去!

顺便,护好陈今弛这个疯子。

余妙音小心地拿开陈今弛禁锢着她的手,她一动,陈今弛就嘟囔着凑了上来,将她抱得更紧。

她已经听到隔壁的动静已经停了,按照前世的记忆,陈良宵和陈曼曼就要过来抓奸了。

为了打好第一场硬仗,余妙音一咬牙,闭上眼就凑了上去,亲了亲陈今弛的唇,趁他松手想来抱她的时候,往他怀里塞了枕头。

“唔,小仙女……”

余妙音气笑了,亏她还挺稀罕“小仙女”这称呼,原来一个枕头也能做。

余妙音刚穿了里衣,门就被陈良宵推开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