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心花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关中闲汉 主角: 麦花 刘海珊
23.21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7章 金剪刀 2024-03-28 23:23: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7
    作品总数
  • 197.31
    累计字数
  • 7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7章
简介

【陕西省定点体验生活项目扶持作品】心里有光,人才能像花一样怒放!麦花是旬邑县职田镇盘龙川的普通女村民,丈夫陈金水瘫痪在床,面对巨大的生活压力常年患有抑郁症。在镇妇女干事刘海珊帮助下,麦花拿起曾经打算用来结束自己生命的剪刀,在“手工艺品合作社”学起了剪纸。在剪纸的世界里,麦花不仅治愈了自己的抑郁症,还要带着村里其余十一名,和她一样无法走出盘龙川的女人,用手里的剪刀剪出一条旬邑人独有的康庄大道。小说探讨的是在新农村建设中如何关注、关怀农村留守妇女心理健康的新议题,也是农村妇女不屈不挠,不向贫困和命运低头的生命之歌。

第1章 麦花自杀

2015年早春时节,天气还没有彻底变暖,原上、畔上全是干拉拉的酸枣刺在风中摇曳,根本看不到一点绿意。天还没亮的时候,就下起了小雨,在干冷之中,又加了些潮湿。

按照麦花原先的打算,是想剥些苞谷到邻家换几个红苕,给丈夫陈金水改善一下伙食。自从三年前,陈金水出了车祸,瘫在床上,他就不和麦花交心了。

刚开始那会儿,麦花还总爱问他想吃些啥,可是,问来问去,只能问得陈金水默不作声把脸转向别处,却什么也问不出来。渐渐地,麦花就按自己的想法伺候陈金水了。她之所以要用苞谷换红苕,只是觉得她们夫妻两个连吃了七八天苞谷糊糊,陈金水有些口寡了。

然而,看这样子,老天爷今天是不打算给麦花这个机会了。

旬邑县城北街东侧,旬邑中学院子里有一座七层的八角塔,名叫泰塔。泰塔取八卦“泰卦”之象,立在泰位,据说唐朝的时候就有了,不但是旬邑县城的地标性建筑,还占尽旬邑一县的风水。为了抢占这份风水,也为了赚学生的钱,泰塔底下,能做生意的地方很早就有了一条街,这街上琳琅满目,卖啥的都有,其中,最多的还是卖吃喝的小饭馆。

此时此刻,麦花就在这条街中间地段,小四川餐馆的一间包厢里。

桌上的水煮肉片咕嘟咕嘟冒着热气,麦花的心也跟着咕嘟咕嘟地起伏着。

“你往外头看,全县城最好的百货大楼就是咱的!”

马强是个四方脸留着络腮胡子的黑汉子,他指着餐馆敞开的窗扇,带着一脸的得意。麦花低着头,不停地用手搅着自己的上衣下摆。她相信马强说的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麦花她爹也不会以见针灸大夫的名义,把她骗到这个地方来和马强相亲。骗着自己已经结婚的女子和别人相亲,真不知道当爹的是怎么想的。不过,事业有成的马强似乎并不在意。他能一而再地指着自己的百货大楼给麦花看,就说明他对身材娇小,面容俊秀的麦花还挺满意的。

“咱的情况,我给马总说过,是吧,马总?”

看到麦花一直低着头,红着脸,麦花爹连抽了两根纸烟,终于开口了。

“是啊,我心疼(注:关中方言,同情、怜惜之意)麦花呢。”马强笑笑,又给麦花碗里夹了好几块肉:“只要那边能弄清,我这边啥都是现成的,咱摆全县最好的酒席,办最热闹的婚礼,省上市上我有些朋友,都叫来,主持人嘛,我看不上咱县的那些烂杆货,从省上请名人,我听咱叔说麦花上回结婚时纯粹凑合咧,这回咱补回来,风风光光,不留遗憾!”

“哎呀,那这阵仗可就太美气咧!”

麦花爹先赞叹了一句,这才边抽烟边压低声音说:“金水的意思我也探问过了,他的态度很明确,你要想走,他不拦着……”

“爸!”麦花喊了一声,不知道怎么的,眼泪竟然落了下来。

“我走了,金水怎么办?”咬着嘴唇,稳定了一下情绪,麦花的脸仰了起来。再次看到麦花这张美人脸,马强心不由自主地又动了一下。特别是麦花此时的梨花带雨,过了好长时间,马强做梦都能梦见。因此,他再次暗下决心就是砸再多的钱,也要把当年这朵十里八乡有名的一枝花娶到手。

“各人有各人的命,那是他陈金水没那个有福气的命!”麦花爹回了一句,侧着身子气呼呼地说:“咱不说盘龙川那个地方有多荒凉,多穷,咱就说他陈金水吧,要不是他自己非要开夜车,还疲劳驾驶,那车能出事?他自己能躺在床上成咧瘫瘫?”

“那是因为他想给我……”麦花一激动,马上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头跟着低了下去。陈金水出车祸的原因,只有她们夫妻二人知道。那是因为她们马上要过结婚纪念日了,陈金水想给麦花买个金戒指,这才开夜车,疲劳驾驶的。只是,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女子,别犯傻,人要往前看呢!”麦花爹眼珠子一抡,把手里那多半截子烟丢在地上,用脚踩了踩,站了起来。“我来时,咱村的秦二让我给他捎些东西,我现在给人家买东西去,你们聊,把话往开了说。”丢下这句话,麦花爹望着马强笑笑,作势就要走出包间。

“爸!”麦花马上站了起来,望着她爹离去的背影说:“我不是来相亲的!”

“相亲不相亲的,人你也见到咧。”麦花爹冷冷地说,连头都没回。

“爸,我真的不是来相亲的。”麦花把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马总人不错,条件也好,你跟他好好聊聊!”麦花爹手一伸,拉开了包厢的门。

“那女儿来世再给您尽孝!”麦花在上衣口袋里一摸,竟然摸出了一把剪刀。

“哎呀,这闹的啥事,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嘛,犯不着这样!”

马强看在眼里,赶忙劝说,伸手就要夺麦花手里的剪刀。

“你别过来,再把手伸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麦花好像变个了人似的,泪水哗哗地往下淌,仇人一样瞪着马强。

马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有些不知所措。

“死,你现在就给我死!”麦花爹猛然转过了身子,瞪着麦花说。

麦花爹对待子女就是这个样子,只要自己认准的事,从来就没有打折的余地。

当然了,他之所以如此强势,还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希望她早日离开陈金水那个瘫痪,也像别人家的女子一样,过上正常的、有盼头的日子,倒不是贪图马强的那份钱财。

“好,那我听你的。”

麦花眼睛一闭,淌着绝望的泪水,真的当着他爹和马强的面,把剪刀刺向了自己的脖子。

“你这是干啥,自己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闯了进来,一把抓住麦花的手,干净利落地夺走剪刀的同时,把她强行拽出了包厢。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