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独宠外室?我转身出府嫁反派 9.6
作者: 金姝 主角: 谢锦云 顾长宁
56.08万字 11.7万次阅读 74.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89章 龙威 2024-02-29 00:36:3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6.0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9章
简介

谢锦云上辈子抱着牌位嫁入永宁侯府做望门寡;敬婆母,掌中馈,尊老爱幼,撑起摇摇欲坠的侯府;又再婆母安排过继养子,集谢家权势财力,帮养子扶摇直上,成一代权臣;不料这竟是一场惊天密谋。 养子说:“她才是我的亲生母亲,你只是我的垫脚石。” 死而复生的丈夫:“谢锦云,你占了二十年侯府主母的身份,现在是时候还给婉儿了。” 外室:“多谢姐姐,帮我悉心教养大我和夫君的孩子,以后我会替你掌管这偌大的侯府。” 重生回来,她冷眼看侯府众人,锁了院内库房,不再做扶贫烂好人,且看那一家三口还如何在外面逍遥快活,双宿双归。 …… 谁知在她把侯府搅得天翻地覆时,那身份尊贵的男子以医者身份闯入侯府:“有人要毒死你。” 谢锦云笑道:“你渡我,我满足你一个愿望。” 后来在金銮殿上,前夫对着那坐在凤位的女子作揖一拜……

第1章 乞儿

“璟哥儿,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帮我倒杯水。”

昏暗的屋内,恶臭的床榻,躺着一名双鬓白发,面容苍老的妇人。

而她面前,站着一名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当朝最年轻的首辅宋闻璟。

他官袍加身,头顶戴着乌纱帽,英俊的脸庞阴沉冷漠,眼底泛着浓浓的厌恶。

在床榻上的妇人谢氏朝他伸手过来,他往后一退,道:“母亲,我成了燕国最年轻的首辅了,你看,我这一身官袍好看吗?”

谢锦云这才看清养子身上的朝服是紫色的,胸口绣着瑞兽腾云图,很是风光得意。

“你升职了,那你二舅舅他……”她的二哥是内阁首辅,若养子成了首辅,那带着养子入仕途的二哥……

“舅舅他下狱了。”

“什么?”谢锦云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挣扎着想要坐床榻爬起来,可是她身子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先前伺候她的丫鬟婆子,全都莫名的消失了,她身边没有可用之人,有一顿吃饿一顿,已许久没与母族的几个哥哥联系,养子也有半年没踏入她的院子。

她从世家贵女,到永宁侯府的宗妇,从一路风光到如今败落,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切是谁所为,只是,她不敢往坏处想。

宋闻璟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靠着她娘家父兄帮助,踏入仕途。

他不该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我把二舅舅贪腐的证据,送进他的书房,又买通了谢家的人,作为人证,当堂指证二舅舅的恶行,皇上大怒,将二舅舅搁置收监,哦,对了,大舅舅在西关失职,害死了太子,文武百官要皇上追责太子之死,今日一早,命我带兵去谢府抄家。”

“你……”谢锦云只觉得浑身冰冷,看着眼前曾经最亲近的养子,失声怒道:“你为何要害你二舅舅?”

“不对。”宋闻璟解释道:“太子也是我设计杀死的,我是梁王殿下的人,谁让谢家的人不肯支持梁王上位呢,那只好让太子去死,顺便铲除你谢家,往后,再也没有人可以左右我做什么,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谢家人,仗着一点养恩,就控制我的人生。”

“宋闻璟!”谢锦云失声怒吼:“如果没有我谢锦云,我谢家人,你什么都不是,你不过是我从街边捡回来的乞儿。”

“你蠢不蠢。”宋闻璟冷笑了一声:“那都是曾祖母设计好的,我原就是宋家的血脉,你看看,我身后的人是谁?”

谢锦云瞪大双眼,望向从房门走入的两道身影。

她一眼就认出了亡故二十年的丈夫宋谦,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他与她印象中的少年将军相差无几,若说变化,那便是这个男人变得更加沉稳了。

而他手里牵着年纪四十出头的妇人,她被娇养的气色红润,身材丰盈,面容姣好,站在那个男人身边,满脸笑意的看着她谢锦云:“姐姐,终于有机会,站在你面前了。”

“你们……”谢锦云目光落在自己的丈夫身上,他明明在二十多年前,就战死在西关了:“你没死?”

宋谦表情淡淡,不乐意和她讲话,满脸厌恶与嫌弃。

而他身旁的女人梁氏,声音柔柔的说:“是我救了谦哥哥一命,才让谦哥哥逃过那一劫难,和我生下了闻璟,还要多谢姐姐,这么多年教养我和夫君的孩子。”

“你和你夫君的孩子?”谢锦云感觉自己的认知一次次被刷新了,在三人的身上来回看了好几遍,这才反应过来,手指颤抖的指着他们:“你是说,宋闻璟是你们的儿子。”

“是呀,姐姐,这可是我们宋家唯一的血脉,姐姐,辛苦你了。”梁婉知有模有样的向她行礼。

谢锦云气到吐血,愤怒的咆哮:“宋谦,我为你守寡了二十年,你一直外面,和这个外室女逍遥快活,却将你们的孽子送到我名下,让我收他为嫡长子,他配吗,他配吗,你们这群骗子,宋闻璟他就是一个外室子,他不配做……”

“住口。”宋闻璟一脚踹在谢锦云的胸口。

谢锦云身子狠狠撞在墙上,不停的吐着鲜血。

宋谦冷冷的看了一眼谢锦云,道:“闻璟,你好好送送你嫡母,皇上已经下旨流放谢家全族,谢锦云也该上路了。”

说完,宋谦就拉着梁婉知的手,走出院子。

背后传来了谢锦云不甘的怒吼:“宋谦,你会不得好死,你害我,你害了我一生,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哧”一声,火势很快包围玉翡阁,没一会儿,谢锦云的声音随着烈火的吞噬消失了。

……

“咚!”头部的撞击声,把谢锦云从那么死亡的深渊中拉拢了回来。

她睁开双眼,竟回到了二十年前。

眼前的花容和豆蔻,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竟然重生了。

“天呐,那个孩子太可怜了。”

马车外,传来了妇人的声音。

豆蔻先掀开帘子往外看,车夫在外面禀报道:“夫人,有个六岁的乞儿突然冲出来,好像晕倒了。”

一样的情景,连车夫说的每一个字,都和前世一模一样。

马车外面的那个孩子,就是宋闻璟。

她怎么都没想到,看起来弱小可怜的小乞儿,竟是宋谦与外面的女人所生的种。

难怪当初老夫人要把一个乞丐过继到她名下,让她按嫡子教养他,原来竟是这样的门道。

算一算宋闻璟的年纪,在她嫁入永宁侯府之前,宋谦就让外面的女儿怀上了孩子。

那永宁侯府就是骗婚。

……

“夫人,怎么办?”

花容的声音,让谢锦云回过神来。

“送去旁边的药铺,好好查看。”

谢锦云只是往那孩子身上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

可是,身边的豆蔻却把帘子掀的大大的,说话声音也很大,巴不得外面老百姓都听到,用舆论引导谢锦云:“夫人,何不将那孩子带回我们永宁侯府医治,奴婢看他衣服破烂,定是个孤苦无依的乞儿。”

豆蔻是老夫人的眼线,她说的每一句话,怕都是老夫人指导。

谢锦云神色未动,声音温婉刚好外面围观的人能听见:“他衣服虽是破,却仔细缝补过,衣裳整洁,孩子面容肤色圆润泛红,不像孤苦无依的乞儿,我们侯府随随便便就将人家的孩子抱走,若他家人寻无可寻,该是要急坏孩子的亲人,花容留在孩子身边,等孩子的亲人寻来,如若这孩子当真没有家人了,你便带他去衙门,由官老爷安排,万没有在街上随随便便抱走别人家孩子的道理。”

她倒要看看,这一世她不将孩子抱回侯府医治,侯府那些人和宋谦该要如何处理。

“是,夫人。”花容回道。

豆蔻急眼了,夫人怎么没按老夫人预定的方向把孩子带回侯府,夫人一向菩萨心肠的啊。

豆蔻心里急,却不敢再多说什么,便放下帘子。

而豆蔻刚放下帘子的瞬间,谢锦云就看到对面的巷子,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男子,顿时呼吸一紧……

是他。

前世的太子,如今还只是七皇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