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令 8.7
作者: 桃林吹雪 主角: 温蕴 洛少渊
103.12万字 0.1万次阅读 3.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96章:终 2024-01-26 15:35: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3.1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6章
简介

前世,她眼盲心盲,自愿为他奉上自己的一切。 原以为能等来他的风光迎娶。 最终等来的却是全家灭门,国土成殇。 重来一次,她决心登上那最高处,手持凤凰令,让他此生都只能如蝼蚁一般,卑微地匍匐于她脚下。 至于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她将用一生来偿还他前世的深情。

第1章:绝望的夜

几声凄厉的惨叫突然划破夜空,把早已入睡的幼儿从睡梦中猛然惊醒。

温蕴匆匆爬起来哄,大门却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她名义上的丈夫宁南风带着狂风和浓重的血腥味跌跌撞撞冲了进来。

他身上染满了鲜血,头发凌乱不堪,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艰苦大战。

“蕴儿,快!带着宝儿先走!”他神色绝望,带着痛彻心扉的嘶喊。

温蕴对他其实已经很陌生了,自从宝儿降生,他从此再也没有进过春华阁找过她。

曾经也是风流倜傥的人物,三年未见,除了仍旧熟悉的眉眼,已经找不到当时任何相似之处。

但温蕴却没有丝毫犹豫,她抱住仍旧啼哭不止的孩子,匆匆披了衣裳与提刀的丈夫奔出门外。

谁知春华阁外火把早已纷纷燃起,一身战衣染血的霍宴面无表情站在院子外。

抱住孩子的温蕴不由自主顿了顿,宁南风已经一声大喝,他带血的面容又悲又恨,举起长刀便往霍宴那处冲去,口中悲痛欲绝的声音把温蕴镇醒,“霍宴狗贼!纳命来!”

“不可!”温蕴惊恐的呐喊还在空中飘着没有散去,宁南风的背后已经透过一把长剑的剑尖来,丝丝缕缕的血滴落下来,像是在和她做最后的告别。

宁南风轰然倒地。

他怒睁着的双眼木然看向呆立着的温蕴,眼中露出一丝不甘和怨恨,最终定格,失去任何光泽。

他是后悔了吧,是在怨恨自己把宁府一家送上绝路了吧。

温蕴全身都在发抖,若不是怀里还有三岁稚儿,她大概早就瘫软在地。

她的目光缓缓看向曾经面对了近八年的男人,绝望的眼泪几乎冲出她的眼眶。

在看到霍宴从宁南风身体里抽出那把跟了他很多年的长剑后,那把鲜血染红的剑尖又指向了她!

她如坠冰窟直直跪于地面,赤红着眼球求饶:“请太子饶民妇与宝儿两条贱命。”

霍宴唇色极淡,皮肤比女子还要白皙两分。

见着温蕴跪于地面紧紧捂住怀里孩子的哭声,不由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把那孩子抱过来。”

身边的侍卫得令,大步上来要从温蕴手里把宝儿抢过去。

“太子,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他什么都不知道!”温蕴惊恐至极地开口,浑身抖个不停。她的手像两把铁夹,死死抠住孩子不肯放开。

“宁夫人,您再不松开,孩子的手就要断了!”侍卫凉凉开口,骇得温蕴蓦然把手松开。

眼睁睁看着宝儿由侍卫扯着退了下去。

“不!不!把孩子给我!”

温蕴哭叫着,跪在地面往前爬,最后只能能住恐惧,拖住了高高在上的霍宴的脚:“太子……求求你……把孩子给我吧……他是无辜的……他才这么小……你要杀就杀我!你杀了我……”

像是温蕴的模样实在令霍宴难以忍受,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去,两道目光如刀般落在温蕴那副惨不忍睹的脸上,最后一脚把她踹得仰倒于地面。

温蕴仿佛不知痛觉,很快又爬了起来跪于地面继续磕头哀求:“都是我的错,是我该死!求求你放了孩子,杀了我吧!”

霍宴蹲下身子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神显得无比凶狠,声音却是平静至极:“温蕴,你的骨气呢?”

温蕴被眼泪灌满的眼睛木木看着他,骨气?早就在全家被他杀尽的时候碎了。

一点残渣都不剩!

曾经骄傲的夜国宰相之女,一夜之间没了国土与家。幸得姜国大富商宁南风垂怜而暂得栖息之地,如今宁家一府再次夭折在他手中,她已不剩任何东西!

爱她的和她爱的都死了!

全是她的错!是她不该怜惜这姜国来的质子!让他羽翼丰满回了姜国调动大军灭了自己满门!

是她的错啊!

她早该去死的了!

可是……她的目光缓缓落在侍卫手中兀自挣扎不已的稚子身上,眼中蓄满的眼泪终于缓缓流了下来。

她的眼中覆上灰色,脸上却渐渐露出一丝笑容,像极了霍宴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

“阿宴,我错了。”她压住内心的仇恨与心碎,声音带着哑然:“你秉性最是柔软,把那孩子关在哪个旮沓都行,我不去管,以后,我伺候你。”

霍宴握剑的手轻轻一颤,捏住她下巴的手却仍旧死紧:“你说的是真的?”

他像是不相信,眼神落在她身上时带着深深的怀疑,但温蕴却知晓,他心动了。

他对自己一直有种变态的占有欲,明明是他先不要她的,却怨恨自己的父亲看他不上。

此时的温蕴觉得自己分裂出两个人来,一个恨不得举剑将他刺死,另一个却轻柔又配合的点点头:“是真的,你难道不肯相信我吗?”

霍宴用力把她压进自己怀里,明明以前瘦弱的胸口,不知何时变得又冷又硬,把她的脸撞得生疼。

“那孩子关进风雪院,由若云看管。”

温蕴听见霍宴开口说话,自己则被他打横抱了起来。

温蕴静静扭头去看倒在地面毫无生机的宁南风,又看向早被砍砸得面目全非的宁府,眼中尚未来得及流露一丝悲痛,一只带着厚茧的手掌便捂住了她的眼睛:“蕴儿,看多了,是会做噩梦的。”

温蕴轻轻一颤,极为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姜国东宫。

温蕴被安置在琉璃阁内。

临时派遣的婢女还没有到来,琉璃殿却迎来了它原本的女主人。

莫蓁蓁穿着红裙,头上的凤钗因为气怒而疯狂摇晃。

“温蕴!你真是好手段!”莫蓁蓁绝美的面容此时已经完全扭曲,她冲进来狠狠掐住了温蕴的脖子叫道:“生了儿子的娼妇,也想勾引姜国堂堂太子殿下!”

温蕴并没有反抗,她任凭窒息的痛苦一寸一寸爬上她的身躯,以此来减少内心的屈辱和悲痛。

然而她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死。

果然,就在她快要窒息之时,霍宴大步走了进来。

“蓁蓁,你闹什么脾气呢?”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