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命格重生后我嘎了假千金全家 8.8
作者: 小猫饼 主角: 温宁 傅时渊
78.64万字 0.1万次阅读 10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76章 交易 2024-04-27 15:43: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3.9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76章
简介

【真假千金+重生+复仇+玄学】 前世,温宁被全家虐待,活得连条狗都不如,为了自由还甘愿去给双胞胎姐姐顶罪,结果却在出狱的前一天,被家人买来的凶手杀死在了监狱里。 临死前,杀手“大发慈悲”地告诉了她大部分的真相。 原来,她的人生全都被人偷了,身份被偷,家人被偷,甚至连命格都被偷了。 她天生贵命,却因为遭奸人觊觎,被偷换了人生,以命供养奸人的私生女,保对方一生荣华富贵不说,还要害她真正的亲人! 好在她天生贵命,哪怕死了也能有奇遇。 重生归来,她要夺回她的命格,挽救她的亲人,让那些喜欢偷东西的坏人,全都尝尝被反噬的滋味! 不过,她实在太穷了,所以报仇前,她得先用自己学来的本事搞点钱才行,毕竟报仇也是需要经费的。 可是谁知一不小心,她竟然全网爆火了!

第1章 惨死在出狱前一天

“小东西,还挺难杀的嘛。”

监狱一处监控死角,一个身材魁梧的女人看着倒地上血流不止的温宁,露出兴奋又嗜血的笑容。

温宁拼命地在地上爬行,想要爬到监控能照得到的地方,那样,她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眼看就要爬到地方了,一只大脚狠狠地踩在了她的背上,让她的脸重重砸在地面上。

女人戏弄地笑了起来:“真有意思,遇上我还想活命?”

温宁知道她逃生的希望不大,于是努力地转头看向施暴的女人,用已经发不出声音的嗓子问道:“为什么?”

她们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她?

女人桀桀怪笑,“想知道?好吧,难得我今天心情好,告诉你也无妨。”

“你知道吗?听说你可是天生贵命,旺父母,旺亲缘,只要和你关系好的人,都能受到你好运的照拂。”

估计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温宁此刻竟然平静了下来,她觉得女人的话好搞笑。

她怎么可能是天生贵命!

如果她是天生贵命,又怎么可能沦落到爹不亲娘不爱,亲兄妹打压迫害,最后还被逼着给姐姐顶罪,以求换得自由身的地步?

女人见她不信,一把抓起她的头发,“你不信我的话?”

温宁脖子上被割断的动脉,因为她的动作血流得更快。

女人哈哈笑道:“你不信也正常,毕竟这种事情,我刚听说的时候也很惊讶呢。”

“知道你从小到大为什么活得这么惨吗?一切都是因为你那命格招来的祸事。你知道身怀巨宝却没有自保能力的下场吗?就是你这样的。不知不觉的就被人从亲身父母身边抱走,当成了命格供体,听说只要你过得越惨,和你换命的人就能活得越风光呢。”

“搞不好你在温家吃苦受罪的这些年,那个取代了你的人被你的亲生父母哥哥们宠上了天呢?”

“如今你已经完成了大半的供体使命,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只要你死了,那个和你换命的人,就能彻底拥有你的命格了。”

温宁听着女人的话,心里除了震惊之后,还有另外一个念头。

原来她真的不是温家的亲生女儿。

这些年,她不止一次怀疑过自己的身世,但没有办法验证。

没想到临死却知道了真相。

温宁心中迸发出了浓烈的不甘。

从她有记忆起,她就被寄养在亲戚家,每天食不裹腹,衣不蔽体。

好不容易被接回了温家,却过得还不如一个下人,温家所有人对她动辄打骂,她活得连温家的那条宠物狗都不如。

毕竟那条狗都是上过宠物学校的,而她却连踏进学校的资格都没有。

不,她何止是没有上学的资格,她连独自出门的资格都没有,她所有的一举一动,皆在家里人的掌控和监视之下。

他们对外宣称,说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不能单独跟人接触,否则随时可能会犯病伤人。甚至连她自己曾经都一度以为自己真的有精神病。

直到,他们要求她替姐姐温宣顶罪。

那时候她才知道,她根本没有病,一切都是他们故意对外撒谎,目的就是为了控制她!

她没有办法拒绝顶罪的要求,因为他们说,只要她肯替温宣顶罪,等出狱后,他们就放她自由,甚至还可以给她一笔钱。

她知道他们有可能是骗她的,但她太渴望逃离那个魔窟了,所以她在他们的安排下进了监狱,坐了两年多时间的牢。

本以为马上就可以获得自由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又来索命。

凭什么!

这些人偷了她的人生,她的命格,她的家人,如今竟然还想要她的命!

她不能死,她熬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就要自由了,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她一定要活下来,活到出狱,然后查清真相,把自己的命格抢回来!

凭什么这些人要这么对她!

她一定要活着,一定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这些不甘,让温宁在濒死的境况里爆发出一股力气,她在地上摸到了一块石头。哪怕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了,她依旧凭着那股不甘,抓着石头朝她身上的人砸去。

对方见她都已经这样了竟然还有力气反抗,而远处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心里更加发狠,一把抢过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温宁的太阳穴上。

狱警赶到的时候,温宁沾满自己鲜血的手已经无力地垂落在地。

对方见目的在达成,立刻开始装疯卖傻起来。

很快,狱警们将她控制住,又赶紧叫来了值班医生给温宁做急救。

值班医生过来查看了一下她的情况之后,遗憾地摇了摇头:“通知犯人家属吧。”

只是当负责此事的狱警找到温家的电话拨过去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空号提示声。

正当狱警还想再查一查温宁家属信息的时候,有个小领导模样的人跑了进来:“一会儿有个大明星的家属要来,你们赶紧把那个囚犯的尸体送去殡仪馆,别让人家撞见了。”

于是狱警只得感叹了一句:“真可怜,本来明天就能出狱了,却没想到让一个神经病给杀了。”说完,他摇了摇头,转身去联系殡仪馆过来接尸。

当温宁的尸体被运尸车拉走的时候,一对穿着有些寒酸的中年夫妻,正在两个监狱领导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中年女人似有所感地转头看了过去,“那边是怎么一回事?”

监狱领导笑道:“出了点意外,两个犯人打架,另一方防卫过当,造成了死亡事件。几位这边请,你们要找人如果真在我们这里,我保证能让你们尽快见上面。”

女人点点头,转身跟着往里面走,只是她总觉得刚刚那辆运尸车好像拉走了特别重要的人。

虚空之中传来一句普通人听不到的嬉笑声,“啧,天生贵命被人偷换落得如此下场不说,连骨肉相见都这么阴错阳差。真惨,也真有意思,我还真想看看那丫头若是活过来,如何扭转乾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