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老婆关了我的呼吸机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商战职场
作者: 吕士春秋 主角: 程骁 秦葭 谢逅
113.51万字 3.4万次阅读 55.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54章 在二院实习的高小琪 2024-05-26 19:01:1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3.51
    累计字数
  • 22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54章
简介

四十出头的程骁被妻子终结了生命,他的亿万资产也便宜了丈母娘一家。带着怨气的他重生了,回到十八岁的那年夏天。这一世,他要远离垃圾,不做舔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一世,他要带着亲人和朋友,共同登顶时代巅峰!

第1章 我不需要你的机会

“程骁,你就是我们苏家的一条狗,为我们家看门,为我们家赚钱的狗!

“虽然你多次将我的哥哥和弟弟从看守所里捞出来,又为我家积累亿万资产,在我心里,你依然是狗!

“你现在得了癌症,就相当于狗掉光了牙齿,又断了脊梁,对我已经没什么用了!

“你的父母待我像亲生女儿,但是我也给他们生了个孙子,一切都扯平了!

“儿子虽然是我和你生的,但他跟我却从来不一条心,也从来不拿正眼看他的两个舅舅。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给他一分钱!

“等你死了,我再找个年轻的,这次一定要生个女儿。我听我妈的话,我的女儿也应该听我的话。我愿意为我娘家付出一切,我的女儿也必须跟我一样!

“别怪我心狠,程骁!呼吸机我给你关了,这玩意儿,多用一天,就多浪费一天的钱!虽然也都你的钱!”

……

“我重生了?”程骁惊呼。

前一秒,程骁死在魔都华山医院的特需豪华病房,还是他的妻子苏玉凤亲手关的呼吸机;

下一秒,他却躺在苏北彭城老家的旧宅里。

这是他中学时代的卧室,砖墙、平顶,潮湿、燠热。

头顶的吊扇吃力地转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却感觉不到一丝清凉。

墙上贴着“四大天王”、谢霆锋、林志炫等明星的海报;

墙角放着两个哑铃,门后还挂着弹簧拉力器和破得露出海绵的劣质拳击套;

随身听里还传出林志炫的歌声:“……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相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

“这栋房子十多年前就拆了!”程骁喃喃道,“看来,我是真的重生了!”

床头的书桌上有一个小圆镜,程骁拿过来一照。

果然,镜子里映出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郎,不敢说有多帅,却非常耐看,且朝气蓬勃。

他的笑容自带痞气,如果皮肤能再白一点,那就神似《正阳门下》的韩春明了。

放下镜子,程骁看到桌上还有一个信封,信封上有“彭城师范专科学校”的字样。

“哦,我回到了2000年!这一年,我刚刚考上彭城师专……”

就在他正准备回忆并记录2000年之后都发生了些什么事的时候,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女孩缓缓走了进来。

这女孩与程骁年龄相仿,身材瘦削,皮肤白皙,水汪汪的眼睛似乎会说话,颇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程骁一眼就认出,正是他前世的妻子苏玉凤,哦,此时的他们还只是同学关系。

高中三年,二人都是同班。

高一时程骁对苏玉凤只是暗恋,高三时已经发展到跪舔,男人的脸都让他丢尽了。

2000年夏天,二人都被彭城师专录取。

苏玉凤家境不好,父母重男轻女,不愿出钱供她上师专,是程骁一家为她提供学费和生活费。

前世,二人师专毕业,都在彭城市新河区高级中学任教。

苏玉凤嫌教师的工资太低,新婚不久,就逼着程骁辞职创业。

程骁先开了个打字社,后来又注册了一个广告公司,经过二十年辛苦打拼,生意从彭城做到金陵。

重生前,他已经是身家过亿的文化公司老总。

因为创业之初太过辛苦,程骁积劳成疾,患了肺癌。

苏玉凤居然嫌程骁的治疗费用太高,亲手关了他的呼吸机。

此刻,程骁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他临终前苏玉凤说的那句话:“你就是我们苏家的一条狗……”

他满腔恨意,却不动声色:“你怎么来了?”

苏玉凤面容悲戚:“程骁,看来我是不能跟你一起去上学了!”

“怎么回事?”程骁明知故问。

“阿爸和阿妈说,阿哥要娶媳妇,阿弟要上学,他们没有钱供我上师专!”

苏玉凤弱弱地说到这里,用幽怨的目光看向程骁。

前世的这一天,苏玉凤也是这样的口吻,也是同样的目光,就好像错的是程骁。

彼时的程骁拍着胸脯保证:“你别担心,我跟阿爸、阿妈说,你的学费和生活费我家包了!”

苏玉凤趁势来了一句:“程骁,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如果,你们家真的供我上师专,我会给你一个机会的!”

瞧瞧人家这措辞!

“……我可没逼你……”

“……我会给你一个机会……”

师专三年,苏玉凤给了好几个男生机会,让程骁无数次黯然神伤。

但是那些男生的层次太高,看不上她,最后还是程骁接盘。

这一世,看透了苏玉凤真面目的程骁绝不会再做冤种。

两个人的人生轨迹自此开始出现分岔。

只听程骁淡淡地说:“这个师专,你读了也没意思。三年之后,出来当老师,工资那么低,还不够你哥哥抽烟喝酒、弟弟闯祸的!”

苏玉凤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这话出自程骁之口。

一向善解人意、事事替她着想、事事想在她前头的程骁怎么像变了个人?

于是,她的声音更加低沉、柔弱:“程骁,难道你不希望我和你一起上师专?”

程骁面无表情地说:“不希望!没有你在身边,我更舒服!”

苏玉凤的声音突然变大:“程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无数次跟我说过,你想和我读一个学校……”

程骁哼了一声:“就因为我想跟你读一个学校,我自己不学习,也要给你辅导,并且跟你报了同样的学校。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填金陵的高校了!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没错,以程骁的分数,完全可以报金陵的二本。就因为他想和苏玉凤在一起,所以才报了彭城师专。

如果没有程骁的辅导,苏玉凤什么学校也考不上。

如果程骁不把时间浪费在苏玉凤的身上,他有把握考个一本。

听程骁这么一说,苏玉凤的态度又软化了,她一只手抓着程骁的胳膊轻轻摇动,同时嘟着小嘴说道:“程骁,你已经为我付出那么多了,就再帮我一次吧!等我们上了师专,我保证给你机会!”

程骁用力一甩:“我帮不上你,也不需要你的机会。你快走吧,去别家试试,说不定有人愿意出钱!”

苏玉凤顿时脸色发白,然后捂着脸向外跑去。

透过窗户,程骁看到苏玉凤跑到院里,他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谁会当这个冤大头?”

就在这时,他家大门被人推开,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进来。

他们正是程骁的父亲、母亲。

“不好!”

程骁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