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所有恩怨了解(终章)

书名:
我带狐仙走阴阳
作者:
镇三江
本章字数:
3885
更新时间:
2024-02-29 12:24:45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蛇孽

十三岁时,一个风水师来到我们村,说我不是人……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母亲是条蛇……
已完结,累计340万字 | 最近更新: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大结局

第一章 换刀人

书名:
蛇孽
作者:
耳刀陈
本章字数:
2060

“古有道士济天下,今有江湖换刀人。”

这是民间流传盛广的一句谚语,并不是说拿换刀人和道士相提并论,而是每到农忙时期,各地乡间就会出现一些背着各种刀具的换刀客,前来换取刀具,又名——换刀人。

他们以新换旧,分文不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天南地北四处漂泊着,至于他们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却也就无从知晓了。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换刀人,还是在十三岁那年夏天。

那天,我们放了暑假,我和几个发小正兴高采烈的往回家赶。到了村口,看见好多村里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场面甚是热闹。

我有些疑惑,赶紧和大壮他们走了过去。

挤进人群,我看见地上坐着一个头戴斗笠,身穿麻布长衫的中年人,中年人面前摆着各种全新的刀具。

而村里人正用自己手中的破旧刀具,换取地上那些新刀具。

我看的有些奇怪,因为这以新换旧,那人竟没收村里人一分钱,只要那些旧刀就行。

没一会儿,地上那些新刀具已经全部换完。那人背起背篓中的旧刀具起身,看样子是要走了。

“大兄弟,天这么热,去家里喝口水吧。”三爷爷说着就要带路,没想那人摆摆手示意不用,转身直朝村外走去。

只是还没走两步,他忽然在村口大槐树面前又停了下来。

我们村口这颗大槐树不知已有多少年月,听爷爷说他小时候就已经在了。

我还以为他是要乘凉,可过了好一会儿,他仍是那么站着,就像是呆住一般。

就在我看的有些莫名其妙时,他伸手从背篓中拿出了一把柴刀,然后,举起柴刀缓缓朝老槐树砍了下去。

看见他这动作,我更加莫名其妙起来。因为他举着柴刀,砍的极为缓慢,好像就跟怕伤着什么似的。

我们也是被他怪异的举动给搞懵了,一时间也没人说话,就这样静静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足足过去了数十个呼吸,他手中柴刀才终于落了下来。同时,他还大松了口气,好像做了一件非常吃力的事。

将手中柴刀扔进背篓,他也没回头说话,就这样朝村外走去。

直到他走出去了好远,我们才有人反应过来,全子叔喊道:“喂,你……”

话喊到一半,全子叔不喊了,他知道人已走远,就算再喊也没用。

村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就在有人想上去看看,那人到底搞了什么名堂时,老槐树茂密的树冠,突然哗啦啦一阵响动。

我们一愣,忽然只见树冠中,无数条蛇,密密麻麻如同下雨般地掉落下来。

这一刻,我直接懵了。不止是我,叔伯们也是大气不敢出的看着眼前一幕,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人敢上前靠近。

我们就这样头皮发麻的看着,直到老槐树的树冠中不再有蛇掉下来,全子叔才和几个叔伯找了几根长些的棍子小心上前。

“嘶!”全子叔倒吸一口冷气,随即喊道:“死的!”

其他人一愣,但还是小心为妙,找了一些树杈啥的才紧步上前。

我跟着上前一看,直倒吸一口冷气,浑身发毛,只见无数条蛇尸,密密麻麻铺在地上,连地面都看不见了。

蛇不大,但和全子叔所说一样,蛇头和蛇身分离,断成两截,全都死了。

“叔,咋办?”全子叔看向三爷爷道。

三爷爷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那换刀人离去的方向,随即说:“先别急,去找你三水叔来。”

三爷爷所说的三水叔,是我爷爷。

我爷爷是个风水先生,名气不大,但附近几个村子要是祭土看坟啥的,一般都会来请我爷爷,没办法,因为我们这里偏僻,会风水的也寥寥无几,我爷爷这个半吊子风水,也就凑合着用了。

虽然我爷爷是半吊子水平,但据我所知,这么多年他给人看阴宅阳宅啥的,还真没出过啥大问题。

当然我爷爷这水平,也不可能点出什么达官贵人。用他的话来说,看风水嘛,不求富贵,但求平安就行。

没一会儿,我爷爷来了,看他脸上稍显疲累,应该是从邻村回来没多久。

“爷爷。”我喊了声,走到他跟前。

爷爷笑着摸了摸我头,刚想说话,脸色忽然大变。

“完了!”爷爷声音颤抖,就连身子也是一软,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三爷爷见我爷爷这么大反应,脸色一变,连忙说:“三水,怎么了?”

“这到底是和咱们村有什么深仇大怨,要这么害咱们?”爷爷像是没有听见三爷爷话似的,无比气愤的说。

“害咱们?”三爷爷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爷爷。

“你们啊,命都被别人拿走了还不知道!”看着在场的叔伯全都一脸疑惑,爷爷气急败坏道。

其实我也是满腹惊疑,这不就死了些蛇吗?怎么还关系到人命了?

指着叔伯们骂完,爷爷也没解释,直接吩咐全子叔他们去拿铁锹,然后再拿一些香蜡裱纸过来。

没一会儿,东西全都带来,爷爷指着树下的满地蛇尸道:“别动蛇尸,从边上铲土埋了。”

全子叔和几个叔伯铲土掩埋蛇尸,爷爷却绕着老槐树走了几步,然后朝着西南方跪下,点着香蜡,烧起裱纸。

一边烧,他嘴中还一边念叨着什么,直到手中厚厚一沓裱纸烧尽,全子叔他们将蛇尸彻底掩埋,他才对着众叔伯说:“全都跪下磕三个头。”

听到爷爷的话,叔伯们明显一愣,这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给蛇下跪,还要磕头,算是哪门子事?

但他们也就一愣神,便赶紧跪了下来,因为他们瞧见爷爷眼睛一瞪,马上就要开口大骂。

磕完头,爷爷望着西南方兀自叹了口气,一句话也没说直回了家中。

“散了,都散了吧。”看见爷爷只身回家,三爷爷也是一脸烦闷,挥了挥手独自回去。

一下午的时间晃眼便过,吃过晚饭,三爷爷忽然神色匆匆的来到我家,我还没出声问候,三爷爷一把拉起我爷爷焦急说:“三水,你嫂子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