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80:开局迎娶貌美知青 8.6
作者: 三姐藏刀 主角: 肖峰 陈梅
172.57万字 0.3万次阅读 1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七百二十二章 田间地头 2024-04-23 12:24: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45.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22章
简介

肖峰静静地躺在贵宾医疗室,心里说:“陈梅,我来找你了,你能原谅我嘛?”说完这句话肖峰面容陷入永久的宁静。床头的心脏监测仪叮的一声,一切数据归零。 当天,新闻报道,千亿富豪肖峰逝世,遗嘱千亿遗产全部捐赠给华国教育和孤儿院、养老院。 当整个世界为肖峰的去世惋惜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一道魂光从他的身体发出,穿过了时空,老天给肖峰安排了惊喜。 重生的肖峰来到了知青媳妇陈梅要离开的那一刻,他深情对陈梅表白“陈梅,我娶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

第一章 你到底要娶谁

2030年,天海市。

肖峰静静地躺在贵宾医疗室,心里说:“陈梅,我来找你了,你能原谅我嘛?”说完这句话肖峰面容陷入永久的宁静。床头的心脏监测仪叮的一声,一切数据归零。

当天,新闻报道,千亿富豪肖峰逝世,遗嘱千亿遗产全部捐赠给华国教育和孤儿院、养老院。

当整个世界为肖峰的去世惋惜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一道魂光从他的身体发出,穿过了时空,老天给肖峰安排了惊喜。

……

迷迷糊糊,肖峰感觉脊背和屁股底下滚烫滚烫的,好烫啊!

肖峰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陈旧低矮的土坯屋子,发黄的木窗格子上糊着白纸和红绿的窗花,空气中还有浓烈的烧火炕釉子的味道。

“我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就睡在了火炕上?”肖峰疑惑。

“畜生,我让你欺负陈梅。”忽然父亲的声音在窗外吼,人影子映在窗户上,似乎人就要扑进来,却被拦住了。

肖峰惊慌地坐起来,……欺负陈梅?

肖峰定神审视被烟火熏染的屋子,窗边的土墙上挂着一个布缝的“红医包”,地上摆着油漆斑驳的木柜,木柜边上是两个酸菜缸,……这确实是自己五十年前柳坝村的家。

“陈梅,你不能走啊,妈对你怎样,你可要讲良心啊!”外面传来母亲张二花哭喊的声音。

“嫂子,你不能走,这大冷天的。”妹妹肖芸的声音。

"嫂子,村头儿的白玉兰哪能跟你比,她不识字,还又矬又矮。“弟弟肖卫的声音。

陈梅?白玉兰?听着这些真切切的话,肖峰心里一亮,抬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疼,真的疼!

肖峰确信自己重生了,而且是重生在1980年的正月,五十年前,陈梅正闹着离开家的那天。

其实,他和陈梅的相识与结合,完全是一个意外,记得那是一九八零年春节,柳坝村的知青趁着过年都回城了,只有来自西南省的陈梅一个人留在知青点。

正月初三黄昏,陈梅在生产队帮忙喂猪,不小心放开了猪圈里的大种猪,大种猪一出圈,就在猪圈前的场地上放开四腿奔跑,可是冬天场地冻得坚硬,猪在撒欢奔跑时一个后劈叉,直接劈开了两条后腿,倒地而亡。

这猪可是生产队的宝贝。

陈梅一看闯了祸,就急着去叫人,结果在水渠坝上奔跑时,不小心滚下水渠坝,掉进了蓄满水的大水渠冰眼里。

陈梅命不该绝,肖峰当时正拿着一瓶酒在渠坝边撒尿,看见陈梅掉进冰眼,放下酒瓶就去救人。

肖峰把陈梅从冰眼里打捞上来后,两人都湿透了,肖峰背着昏迷的陈梅,捡起酒瓶喝了两口,就往家跑。

当时家里人都去戏场子看戏了,肖峰看着衣服湿透且昏迷的陈梅,别无他法,只有半闭着眼给她扒了湿衣服,破被子一拉,把她焐在火炕上。

肖峰没有多余的棉袄,换上单衣,一边喝酒取暖,一边烤棉袄。

喝酒又受了凉的肖峰头晕乎乎,看见陈梅头发湿漉漉的,担心她感冒,拿毛巾给陈梅擦头发。可是,或许因为陈梅太美了,也或许是酒精上头,不知怎么,肖峰夜里就和陈梅睡在一起了。

等看完戏回来的肖母明白儿子闯下了坐监狱的大祸,连夜告饶哭求陈梅原谅肖峰,不要告他,并且许诺把猪钱给生产队赔上。

陈梅一声不吭地流泪,片刻后说自己失了清白,只有嫁给肖峰。

肖建军和肖母张二花两口子一听不敢相信,再三询问确认后,心底下长出一口气,紧接着就偷偷乐了。

陈梅可是知识青年啊,有文化,人长的好看,两口子都觉得肖峰娶了陈梅,是因祸得福,是祖上保佑,是改变家族基因的关键,后代将来都是读书的料,娶陈梅当儿媳妇,简直就是祖宗八辈春风得意了不得。

当天夜里两口子就收拾屋子,张罗着陈梅住在家里,把陈梅当成了肖家的准儿媳。

可是肖峰却纠结了,他生平第一次认真思考了自己,他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大城市的陈梅,发生了这样的事完全是酒精促使,再说了他内心也不想委屈陈梅,觉得陈梅应该有更好的归宿,总之,他自责、矛盾,他就想把陈梅气走。

但他没有想到,真的气走陈梅之后,却酿成了滔天大祸,注定了彼此悲剧的一生。

因为陈梅被气走一年后,来信说自己和肖峰的女儿被人抢走了,让肖峰去西南省帮着找女儿,并且信中有一张陈梅和一个小婴儿的照片,以及孩子的出生证明。

肖峰接到信,凭眉眼就知道是自己的孩子,他怀着满心的忏悔和对陈梅的想念去了西南省,可惜当肖峰赶到时,陈梅已经死了。

肖峰几经打听,从陈梅的女伴嘴里知道,陈梅回城后本来要考大学,可是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就放弃了考大学,又没有工作,只好在街上卖红薯,日子过得很苦,还要受家人的嫌弃。

陈梅生下孩子之后,陈家人在陈梅坐月子的时候,把孩子偷偷抱走送人了,而陈梅为了找回孩子四处奔走,体虚加上悲伤过度,就病死了。

肖峰得知这一切,懊悔、心疼,想到陈梅的艰辛和顽强,想到陈梅寻找孩子的痛苦和绝望,肖峰跪在陈梅的墓前,恨不得杀了自己,那一刻他才明白,是他的自卑和自以为是地为陈梅考虑,反而害了陈梅。

肖峰疯了一般在西南寻找孩子,没找见,半年后失魂落魄回到了柳坝村,父亲一听这个事,当时就气晕了过去,伴随脑梗发作,不久就去世了。

母亲自此也郁郁寡欢,肖峰安葬了父亲又离家找孩子后,两年未归。

肖峰再回来时,母亲也去世,妹妹和弟弟因此痛恨肖峰,说都是肖峰气走了陈梅,才导致家破人亡。

纵然后来肖峰拼命奋斗和读书,白手起家,痛改前非,创业成了千亿富翁,妹妹和弟弟也没有原谅他。

而眼前发生的一幕,正是肖峰故意找茬嫌弃陈梅,说陈梅不及村头儿大波妹白玉兰好,说自己的心上人是白玉兰,打算故意气走她。说完这些肖峰喝了酒上炕继续睡觉,陈梅见自己委屈也不能求全,不如回城拼命考大学,于是收拾包袱闹着离开的情景。

现在肖峰重生了,激动万分,赶紧起身穿衣,急忙下炕穿上脏破的布鞋,打开屋门冲出去。

重生了!

感谢老天,上辈子那么多的悔恨、自责、遗憾,终于有了弥补的机会。

肖峰这一辈子,一定要留下陈梅,无论如何也不让她离开。

他要亲口对陈梅说,自己很喜欢她,这辈子也只心心念着她一个人!

哪怕千亿资产,都换不回对陈梅的想念和愧疚,也换不回父母二老的命!

“哐当!”

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很大,院子里正在哭闹的一家人,听到屋门开了,停住哭喊,转头看肖峰。

一起看向肖峰的还有他妹妹肖芸、弟弟肖卫,以及父亲肖建军,以及他上辈子日思夜想的陈梅。

“陈梅——”

陈梅看肖峰出来,抱着包袱挣扎得更凶。

“他出来赶我了,你们让我走!”

父亲和弟弟肖卫无措地站着,妹妹肖芸抱着陈梅的胳膊,而母亲张二花坐在地上,抱着陈梅的腿,哭喊着不能走。

“陈梅啊,再给肖峰一个机会吧,都是他不对,都是他不好,我这做娘的,给你赔不是了,你别走了。”

此刻,在肖家低矮的院墙外面,站着一圈看热闹的邻居正在指指戳戳,议论纷纷。

“这也不能怪陈梅,知识青年都走了,就留下个陈梅,人家凭什么留下?”

“就是,要不是生产队的那头猪劈叉死了,陈梅怎么会嫁给肖峰这个二杆子。”

“陈梅大好的前程都让猪和二杆子肖峰给耽搁了。”

“反正也没有办婚礼,回城就回城。”

“就是,听说王庄那个和本地农民结婚的女知青前两天离婚回城了,还丢下了一个娃。”

肖峰不理邻居们的议论,深情专注地看着陈梅,这个让自己心疼了一辈子的女人,这一生,自己不能再让她受一丝伤。

肖峰正看着陈梅,父亲肖建国忽然冲过来一扁担抡向了肖峰。

“嘭!”肖峰的背上重重地挨了一扁担,他扑通就跪在了地上。

父亲的一扁担虽重,但还不至于伤他,肖峰跪下是想让父亲出气,上辈子自己夺了父亲的扁担,气得父亲晕倒了。

这一次,他不舍得父亲再生气了,父亲有脑梗的病,很危险。

再说,跪下也能挽留陈梅。

“孽障,我让你糟践陈梅,你说!”肖建国骂着又抡起扁担。

肖峰大喊了一声:”陈梅,媳妇,你别走,我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我刚故意说的是气话。”

肖建国的扁担停下了,陈梅疑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肖峰,院子里的人和院子外面的邻居都看着陈梅。

陈梅眼圈一红,哭喊着:“你摸着良心说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到底要娶谁?”

“当然要娶你!”

肖峰内心喊出了一万遍,但此时,他双目含泪,目光带着万般柔情,盯着陈梅,大喊一声:“陈梅,我娶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

包括陈梅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有些傻眼,这还是混账二愣子肖峰吗?他能说出这种好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