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维和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肥狸 主角: 姚禹梦 赵寅磊
44.5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1章 番外 2024-03-29 08:11:2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4.5
    累计字数
  • 12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1章
简介

外科医生姚禹梦受家庭影响成为一名援非医生,意外发现曾经的教官赵寅磊也在非洲执行维和任务。在留学中国的当地医生纳尔曼的帮助下,她克服种种困难很快适应了非洲的工作和生活。 没想到不久之后当地突发埃博拉疫情,纳尔曼医生不幸感染去世。姚禹梦精神低落,在赵寅磊的帮助下重拾信念。 反政府武装趁一次恐怖袭击发动叛乱,机缘巧合下姚禹梦和赵寅磊配合默契,完成了接回农业专家的任务,登上了撤侨的军舰。 经历了这一切的姚禹梦也褪去了青涩天真和理想主义,带着战火中重塑的理想和信念成长为一个果敢坚定,医术精湛的医生。

第1章 如梦令

“医生!医生!这里有人受伤!快过来看看!医生!”走廊里有人直声叫喊,声音都劈了。

姚禹梦放下已经凉透正要送进微波炉的午饭,挂上口罩就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

急诊科的工作没时没点,这种情形她早就习以为常。

急急忙忙跑向诊室门口,她和一个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色警察制服的人擦肩而过。

姚禹梦的视线刚好和他的胸部平齐,看到他衣服上被血液沁成一半红色的特警两个字,她的心猛地颤了颤。

然而时间紧迫,来不及多想,她屏息凝神,跑进了急诊室。

这是一个车祸重伤的病人,头面部在弹出的安全气囊和破碎的挡风玻璃的夹击之下有些支离破碎,脑震荡是跑不了了,说不定还有颅内出血。

经初步检查,除了颅内轻微出血外,伤者肋骨折断了三根,其中两根插到肺部,造成血气胸,血压也掉得厉害。

情况很不好,需要马上手术。

姚禹梦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急诊室门口,大声喊道:“车祸重伤员家属?家属在吗?伤者需要手术签字!”

“需要签字?我来。”

门口三三两两站着好几个警察,其中一个沉声应道,走到了姚禹梦跟前。

听到有人应声,姚禹梦低下头盯着文件夹里的手术同意书,伸手往胸前的口袋找笔,哪知道早上才新夹在这里的两只圆珠笔此时已经一只都不剩了。

她不死心地又在其他口袋里面摸索了几下,还是一无所获。

“请问你带笔了吗?”事急从权,她有些尴尬,时间宝贵,多问一句总是好的。

姚禹梦抬起头,一脸急切地望向站在她身前的人。

只一眼,一向沉着冷静的外科医生瞬间忘记了呼吸,千锤百炼稳拿柳叶刀的手一时间颤抖得连小小的文件夹都拿不住,手一松手术同意书就往地面落去。

眼前人一双勾魂摄魄的丹凤眼,眼神还是那样波澜不惊,带着一丝疏离和淡漠。刀削般的薄唇带着皲裂的痕迹,紧紧抿着,表情凝重,散发出生人勿进的寒意。

这张她十八岁时一见倾心此后一直深藏心底的脸,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轻而易举地把她一向自诩聪慧的大脑搅合得宕了机。

“我这有。”赵寅磊的声音低沉带着一点沙哑,他左手随意向下一捞,轻松地把文件夹从半空中抓了回来,又从裤子口袋拿出一只金属质地的笔,指着同意书问:“签在这是吧?”

姚禹梦立刻回过神来。

她本想开口说是,张了张嘴却发现一上午没来得及喝水的嗓子突然干涸到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用尽全力重重点了点头,从嗓子眼挤出一声“嗯”作为回应。

她不敢再抬头,看了看签名,转身就走。

赵寅磊三个字刚劲有力地带着锋芒,好像一笔一划都是楔在纸上的。

真的是他。

姚禹梦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还有很多工作等着做,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把所有的杂念甩在脑后,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病人虽然伤重,但经过全科会诊及时抢救,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

直到这时姚禹梦才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吃午饭,可惜现在的她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食欲,手拿着筷子无意识地在饭盒里面搅动,人却一直盯着里面的一块西红柿发呆。

“怎么了?饿过头不想吃?”话音未落,一瓶酸奶放在了她面前,“先喝点,补充能量。”靳宇随手拉开一把椅子坐在了她身边。

姚禹梦放下筷子,有些木然地对他笑了笑:“谢谢师兄!”

“和我客气什么!这回知道急诊不好呆了吧!”靳宇看姚禹梦还是一副灵魂出窍魂不守舍的样子,还以为她累到整个人都麻木了。

他叹了一口气,拿起酸奶拧开瓶盖,塞进她手里,“哎,你收到通知了吗?下周开始援非的人就要开始参加封闭出国培训了。”

听到这话姚禹梦才从怔忪中清醒过来:“啊?我还没看到通知,要去多久啊?”

“按照惯例都是三个月,我听之前去援非的老师们说玛喀提最近几年算是比较稳定的,培训也主要是为了在当地更好地开展工作,不用担心。”

靳宇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跑进来把人叫走了。

饿过了点,心里又有了事儿,姚禹梦看着变黄发蔫的青菜,终究是失了胃口。

她喝了一口酸奶,是她一向喜欢的酸酸甜甜的芒果味,转念想起妈妈的叮嘱,还是拿起筷子,结结实实把饭吃干净。

忙忙碌碌又是一个下午,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姚禹梦像往常一样完成了交接,拖着有些麻木的双腿向更衣室走去。

手触到更衣室的门把手上,她却没有选择开门,站在原地保持着这个动作呆了呆,之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就走。

因着腿麻,她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步伐却很坚定。

她越走越快,奔着那个车祸伤患所在的重症监护室去了。

一出电梯门,姚禹梦远远地就看见了重症监护室门口站着的警察。

她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屏住呼吸,两只插在口袋里的手紧张地捏成拳头,一步一步地向病房门口走去。

可惜,门口站着的两个人,都不是之前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那一个。

姚禹梦压下陡然升高的心跳,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许失落。

逞一时之气的勇敢迅速消弭,她微不可察地弯了弯嘴角,自嘲笑了笑。

就算他真的在这,在这个节点上她又能做什么呢?

培训结束之后,她就要随院里的第二十批援非医疗队一起去玛喀提执行为期两年的援非医疗任务。

她不了解他的近况,也无法言说自己的未来,这实在不是一个重逢的好时机,不如就停在这里,她知道了他的下落,看到他过得挺好,就够了。

冲动退却,一贯的理智又占据了上风,姚禹梦从兜里抽出手,不紧不慢地走到电梯门口,盯着红色的数字一闪一闪地往下蹦。

电梯走走停停,终于叮的一声停在了她面前。

随着门缓缓退向两边,姚禹梦收回视线,不经意地看向电梯轿厢,却意外地跌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眸里。

赵寅磊已经换下了那身染着血,让人触目惊心的警服。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便装,一个人在电梯里也依旧站得笔直。

她的心脏骤然一顿,随后就砰砰狂跳起来。

原本抬脚进电梯的动作稍有停滞,电梯却等不及她调整好呼吸和心态,感应到没人走进电梯门开始缓缓关闭,姚禹梦只来得及张了张嘴,两扇门就已经彻底合上了。

本该脱口而出的“等等”就这样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上,一如她此时的心境。

姚禹梦无奈,捂脸叹息,这是什么有缘无分天意难测的情节。

“要上来吗?”

“啊?”姚禹梦尴尬地抬起头,这才发现电梯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赵寅磊站在里面右手按着按键,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没什么表情。

“哦,好。”姚禹梦潦草地点了点头,一边往电梯里面走一边在心里哀叹。

可能真的应了那句古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每一次遇到赵寅磊,她都无一例外地会出糗。

这也是这么多年过去,她从不期待他还能记得自己的原因之一。

姚禹梦低着头刚刚在电梯里站定,又听见赵寅磊在一边问道:“去几楼?”

“一层谢谢。”

她痛恨自己的手足无措,努力想表现得正常一点,无奈她现在心跳过速,呼吸急促,热血上头,整个脸外加一双耳朵都红得晶莹剔透,说话的声音都在抖。

赵寅磊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太过尖锐,和他单独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姚禹梦总有一种所思所想无处掩藏的感觉。

她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又不敢贸然直接转头看向一旁的赵寅磊,只能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电梯门上映照出的影子。

微小的动作却也引起了他的注意,姚禹梦抬头的一瞬间,赵寅磊好像感觉到了她的动向似的也看向了电梯门。

稍显局促的对视之后,姚禹梦忍着尴尬正想开口道谢,却听见赵寅磊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姚禹梦姚医生,对吧?”

姚禹梦心里一动,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都轰地沸腾了。

难道他还记得她?

她浑身僵硬,慢慢转过头去,声音干涩嘶哑到已经变了声调:“你记得我?”

“中午是我在手术同意书上面签的字。”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平静无波,一番话说得无比正式,也不带一点感情色彩。

原来是这样。

原来他说的是中午。

姚禹梦的心情大起大落,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刚开始工作难免紧张,这个年龄能成为人民医院的医生已经很了不起了。”

一句话说完,电梯正好停在一楼,赵寅磊朝她点头致意,迈开长腿就这样走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关心和宽慰,用那样冷冰冰的语气说出来,就像他的出现那样,搅和的人措手不及。

姚禹梦盯着他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背影,不断地在脑海中回想他做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句话,伤感得想哭,又温暖地想笑。

作为她始于情窦初开,贯穿整个青春岁月的白月光,溶溶得在每个夜晚照她一夜好梦才是正常的归宿。

当虚无缥缈的月光变成实打实照耀到心底的暖阳,她却凭空生出一种外热内冷的不真实。

他变成了太阳,她却做不成夸父,有缘千里来相会,他们那点少得可怜的缘分,也许就只够跨越时间和空间再相会的。

饶是如此,姚禹梦也已经很满足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