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娃!易孕体质!糙汉首长撩上瘾 9.1
作者: 摇曳的红酒杯 主角: 江晚 拓跋野
126.16万字 5.8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22章 双方父母见面 2024-05-22 15:12: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2.9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22章
简介

(穿书+军婚+年代+先婚后爱+一胎四宝+发家致富+海岛+金手指) 江晚穿书了! 穿成了书里不甘寂寞,给男主戴绿帽子的恶毒女配。 为了改变出轨的结局。 不远千里,来到海岛同男主离婚,却稀里糊涂发生了关系! 睡一次也是睡,睡两次也是睡! 睡着睡着就怀孕了! 可是海岛上生活,实在是太艰苦了。 为了改善海岛的生活,带领战士们种菜,种果树,养猪,养牛,酿酒,搞旅游。 不但大家一起致富,还邀请来很多军嫂一起生活。 就连海岛那边小镇上的人,也迁了过来。 荒凉鸟无人烟的小岛,变成了物资丰富,人杰地灵的旅游圣地。 “媳妇,我们再生一个吧!” “爸爸。” “爸爸。” “爸爸。” “爸爸。” 四个萌娃睁着大眼睛看着爸爸,一脸的期待。

第1章 这婚还能离吗?

“呜呜,拓跋野,你能不能停下来?”

江晚已经喊的嗓音沙哑了,忍不住开口向男人求饶。

“是你带来的酒,你就要负责到底!”

随着男人一声怒吼,铁艺的木板床,再次嘎吱嘎吱的响了起来。

......

等江晚醒过来的时候,浑身就像被车碾压了一样,没有一处不疼的。

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身上的青紫痕迹,她愤怒的捶了捶床。

可是胳膊没力气,捶床的动作好像在撒娇。

她怎么这么倒霉,刚刚考上了公务员,和同学出去庆祝,回去的路上竟然出了车祸,醒来就穿到了书里。

昨天晚上是自己不远千里,来找男主拓跋野签字离婚的。

本以为离婚后,她在八十年代就可以快活似神仙了。

哪知道,爷爷给带的酒里,有助兴的药,俩人喝了酒,在各种氛围之下,竟然发生了关系。

虽然她们还没离婚,可是已经准备离婚了,这发生关系又算什么?

“嘎吱!”

老旧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一个身材壮硕,足有一米九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上身穿了一件军绿色的砍袖背心,露出来的胳膊肌肉发达,充满爆发力。

看着让人忍不住想去摸摸。

刚刚洗过的黑发,不停的滴着水!

江晚看着男人帅气的脸庞,竟然看呆了!

“还想再来一次?”

男人拿起桌子上的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玩味的看着江晚。

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浑身强壮黝黑的肌肉,让男人多了一分硬汉的滋味。

江晚尴尬的擦擦流下的口水。

没错,自己就是那个看到帅哥硬汉,走不动路的人。

俗称色女。

其实想想和这个极品男人发生关系,自己也不吃亏。

只是昨天晚上,因为酒的关系,他们实在是太放纵了。

到最后,她已经记不得做了几次。

江晚看着男人一直盯着自己,她不好意思拢着被,把自己的脖子缩到了被里面。

“嘶。”

不知道是自己乱动,抻到了哪里,还是昨天晚上伤到了,好痛。

毕竟这个男人,确实有傲人的资本。

“伤到了?”

男人关心的话,弄的江晚更尴尬了。

毕竟她们不熟悉,只是昨天发生了关系。

“你什么时候签字,我还要回去呢!”

拓跋野听到江晚说签字,他不由的烦躁了起来。

“现在你还要离婚?”

拓跋野走到江晚跟前,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回答自己的话。

“我们说好的,我过来找你签字离婚的,你现在不能反悔呀!”

拓跋野冷笑了一下,寒冷的目光盯着她昨天晚上被自己亲肿的嘴。

“你把我睡了,难道不负责任吗?”

江晚听到拓跋野这么说,她吃惊的张大嘴巴。

撅着嘴小声说道。

“男人还需要负责任吗?”

“昨天是我的第一次,你故意给我喝那种酒,想和我发生关系,然后就想拍拍屁股走人,江晚,你把我拓跋野当什么?”

江晚怎么觉得这些对白好像应该是她说吧!

昨天她也是第一次呀!

“拓跋野,你别太过分!我也是第一次,我还没让你负责呢?”

拓跋野低下头,深邃的眼神俯瞰着江晚,因为俩人距离太近,鼻尖几乎都要碰到一起了。

“我会负责的,我不会离婚。”

江晚怎么觉得自己是中了这个男人的圈套呢?

她没想过让拓跋野负责呀!

“可是!”

“别可是了,我要出早操了,你再睡一会!”

拓跋野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江晚的唇,发现它更肿了,随后满意的放开了她。

男人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打开柜子,拿出军装,三下五除二的便穿上了。

恢复成了一个禁欲系男神。

“咚。”

老旧的木门再次被关上了。

江晚捂着脸,躺在床上!

事情怎么不按照自己想的发展了呢?

没错,她穿书了!

她穿过来的人物叫江晚,是书里的悲惨恶毒女配。

当年因为拓跋野救了江爷爷一命,所以江爷爷便让江晚以身相许嫁给了他。

哪知道在结婚的当晚,男人就被调走了,来到了这个海岛。

结婚三年,男人一次没回去过,书里的江晚也没来过。

但是孤独三年的江晚,最后没忍受住寂寞,给拓跋野戴了绿帽子,后来被离了婚,过的很凄惨。

因为只是女配,所以只介绍了几百个字,其他的就没了。

反而是拓跋野,后来娶了司令的孙女,又被调了回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没办法,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有什么用!

她披着被,捡起自己床上的衣服,在被子里穿好。

看着昨天自己荒唐一晚上的房间,还真是简陋的不得了。

除了一张破旧的铁床以外,就是一个木头掉漆的桌子,还有一个掉了一扇门的衣柜。

“啊,要疯了。”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吧!

先把自己肚子填饱了!

下了地,站在破旧的屋子,一股悲伤的情绪扑面而来。

唉,也不知道爸妈在知道自己出车祸死了以后,会有多伤心!

爸,妈,我想你们了!

可是自己现在也回不去,只能先这样了。

擦擦眼泪,生活还得继续!

她记得书里说过,这个海岛叫南风岛,是书里祖国的边境线,是最近这几年才确定下来的边境,所以岛上的环境真的很艰苦。

尤其现在是80年代,本来哪里的环境都不好,何况这里了呢。

她穿上自己的鞋,是一双手工绣的布鞋,是书里江晚妈妈做的。

江家其实环境很好,爷爷和江家爸妈都有正式工作,所以江晚的生活也很不错。

嫁给拓跋野,本以为是要在江家生活的,哪知道男人被突然调走了。

现在好了,这破旧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要呆多久。

“咕噜,咕噜。”

肚子饿的不行了,江晚来到了外间的厨房。

天呀,这是被抢了吗?

不,应该是它本来就这样!

一口农村的大铁锅灶台立在墙边,因为长时间做饭,白墙已经被熏黑了。

铁锅的对面是一个碗柜,打开后,里面整齐摆着两副碗筷,还有一个大一点的铁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