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卦师 7.9
作者: 白鹤蘸酱 主角: 李七夜
300.63万字 0.1万次阅读 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79章 完美结局 2023-10-16 18:09:4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14.0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79章
简介

我出生本是死胎,爷爷偏要逆天改命,突然天降异象,数不清的柳仙将我家团团围住,群仙汇聚,本是不祥之兆,下一秒,我却哭出了声! 为了活下去,我遵循爷爷的话,入赘了她家,从此命运彻底改变……

第1章 天定命运

我出生的那晚,被接生婆认为是死胎。

我爷爷一言不语,直接跪在大院之内,手持一柱长香,雷雨交加之夜,愣是没把长香给浇灭。

不过半响。

方圆几里,数不清的柳仙(蛇)将我家围了起来,却无一溜进大院,全部撑起半个蛇身,吐着蛇信子看着我家……

群仙汇聚,本是不祥之兆。

但柳仙来了之后,我竟然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在屋里哭出了声。

爷爷听到,深深的对天鞠了一躬,叹了一声。

“保住了,保住了……”

哭声一起,群仙便四窜离去,原本雷雨交加的天气突然停止了打雷下雨,笼上了一层层阴暗的乌云。

七天时间,乌云笼住太阳,像是黑夜一般。

我爷爷他是个村里的风水先生,他信命,观天象名,所以给我取名为李七夜。

在我出生第二天,村里就闹起了蛇灾,大量的蛇进入村里,不仅咬死了大量畜生,还咬伤了几个村民。

农村人迷信,认为发生这些都是我的错,要将我送走。

但好在我爸是村长,没过几天就帮村里拉到了商人,投了村子一笔钱,弥补了村民们的损失,才把这件事情压下去。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随着我年龄长大,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村里的诡事就没有停过。

村里一年比一年干旱,粮食收成不到我出生前的两成。

牧畜的寿命也越来越短,别的农村常见的老黄牛老黄狗,在我的村里一只也见不到。

最要命的是经常发生奇奇怪怪的命案,经常有村民暴毙或者发生意外。

搞得村民们人心惶惶。

这下村民们都受不了了,将所有事情都联想到我身上,众村民堵在我家门口要我家人把我送走,远离村子,否则就把我家给拆了。

这次我爸怎么说村民们都不接受,毕竟人命关天,谁也不想好端端地就突然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爷爷出来说话了,给他一天时间,他会把所有事情都解决。

第二天,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家那破落的木屋,被无数达官贵人、奇人异士围的水泄不通。

几百万上千万的豪车从村头排到村尾。

因为闭卦十年之久的“李半仙”重出江湖,算上最后一卦。

也就那个时候我家里人和村民才知道,我爷爷是江湖上名震一时的“李半仙”,我家是唐代大风水师李淳风的后代,风水世家。

看着那些政商大佬、风水界大能像幼儿园小孩一样在我家门口排成长队等卦,村民们都震惊了。

站在我家后面的山坡上,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我爷爷自二十五岁起卦,到六十岁闭卦,三十五年时间从未失过一卦。

外界传闻,江湖上有两种卦。

一种是李半仙的卦,还有其他人的卦。

而闭卦再起卦,对卜卦人而言是致命的,这一卦会消耗卜卦人的气运和寿命。

而得到这一卦的人,将会得到巨大机运。

所以,他们都希望得到我爷爷的这一卦。

而最终得到这一卦的,是京都的一个普通家庭谢建华,他本来也不是慕名而来,不过是某个高官的司机,没想到被我爷爷看上。

条件是他家比我大三岁的女儿与我订了娃娃亲,名叫谢沐安。

后来我才知道,谢沐安的字中有另解。

“沐”字代表谢沐安五行缺水缺木,与我的生辰八字命格相称互补。

卦落之后,所有人都离开,只有一个邋遢的老瞎子留了下来,单独和爷爷吃饭。

那天晚上起夜,我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老瞎子很生气地说我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爷爷不应该呼风唤雨蒙蔽天机,会遭到天谴。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出生时候村里七日天灾都是我爷爷的手笔,他用逆天手段呼风唤雨,蒙蔽了天机,否则,我出生本该为死胎。

老瞎子还说,村里大旱,牧畜短命,村民暴毙,都是因为我生中无命,为了获取生机,却阴差阳错地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即使我爷爷做出补救措施,为我订了娃娃亲,给我续命,也只是暂时的,也改变不了我的命运,只会徒增死亡业障。

爷爷被老瞎子骂的狗血喷头,却没有半句怨言,最后只是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

“七夜是我孙子,我要救他。”

老瞎子闻言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重重地叹了口气,摸着漆黑的夜色走了。

临走前,那双空洞的眼睛看向躲在门后的我,让我浑身难受。

那年我六岁,对死亡懵懂,只是觉得害怕,老瞎子走后,我抱着爷爷哭着说我不想死。

爷爷慈祥地摸了摸我的头说他不会让我出事的。

那一夜过后,爷爷好像老了十几岁。

原本黑白相间的头发全部变成了白色,健硕的身体一下就变得干瘪了,就好像气球泄了气一样诡异。

但我的身体也从那一天开始好转,村里再也没有发生过怪事。

村民们知道我爷爷的不凡,也没人再敢来找麻烦。

也因为这件事,爷爷决定把一身本领传给我,让我接过他的衣钵,成为一名风水师。

那年我九岁,我很高兴,因为我一直想成为爷爷那样的人。

爷爷把我带到山顶,对着广阔无垠的天地三叩九拜,引来晴空霹雳。

我问爷爷为什么不传给我三叔,要隔代传给我,三叔当年求了爷爷很久教他风水秘术,爷爷也没有答应。

爷爷负手而立,望向天空,用一种很悲哀的声音说,“因为你不学,就会死。”

按照爷爷的意思,我命里注定有天劫,老天爷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已经不是简单的三弊五缺了,而是命中该绝。

教我风水术也是为了寻求一种可能,挺过这一关,至于结果如何,也只能看我造化。

我的天赋很高,学得很快,仅仅过了六年,爷爷交给我的东西就学了七八。

分金定穴,寻龙点穴,看相测字,斩妖除魔……几乎没有我不会的,《梅花易数》《奇门遁甲》《青囊经》等古籍,我甚至倒背如流。

爷爷看到我进步如此之快,久违地露出笑容,因为我学的越快,就多一分活命的可能。

但让我难受的是,爷爷一直不让我给人看事,他总说时候没到,如果我在二十二岁之前给人看事,破了规矩,会引来血光之灾。

这对我而言就是一种折磨,一度成为我的梦魇。

我曾看到村里出钱建了一所小学的首富刘德柱迁移宫受伤破损,那是破财的征兆,而且是破大财。

果然,第二天刘德柱家就破产了。

我看到村里守祠堂的老村长眼神走脱,耳珠枯黑,阳灯闪烁,那是命不久矣有大难的征兆。

当天晚上,祠堂被山上的黑熊袭击,老村长活活被咬死。

我内疚极了,觉得是我害死了老村长,他的葬礼我都还没敢去。

前两次我都忍住了,没有破戒,但第三次,我实在没法坐视不管。

因为关系到我名义上未婚妻,谢沐安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