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狱中讲课,我教曹操当奸雄 8.0
作者: 陈喵呜 主角: 陈舟
116.89万字 0.1万次阅读 14.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56章 大结局 2024-03-05 09:16: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9
    作品总数
  • 1294.1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56章
简介

陈舟穿越三国,成为牢狱里一名死囚。 无力挣扎的他索性放弃治疗,在狱中和狱友们愉快的吹起牛逼。 结果他以领先三国一千多年的知识和见解,不仅折服了牢房里的所有人,也折服了来牢里捞人的曹操之子曹昂。 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曹昂:曹公屠徐州真的不是为父报仇? 典韦:先生为什么说,我活不过两年? 荀彧:请问先生,王朝三百年定律是真的吗? 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请先生教我当奸雄! 陈舟:我明天就要上刑场了,有空的时候,我在梦里再为你们讲课吧!

第1章 狱中讲课,曹操偷听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

曹操为父报仇,攻打徐州,曹军所过,大肆杀戮,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

东郡守备陈宫对曹操不满,联合陈留太守张邈,从事中郎许汜等人叛乱,引吕布入兖州,曹操不得不折返救兖州,战吕布。

兴平二年,曹操再战吕布,夺回兖州。

战后,陈宫跟着吕布跑了。

张邈等人,被曹操诛杀。

还有一部分,张邈他们的亲人、朋友、同僚和部下等,来不及逃出兖州的,全部被曹操捉起来,关押在东郡濮阳大牢内。

被捉的人数量很多,牢房都快关不下了。

兖州的战事平息之后,曹操开始对这些人,磨刀霍霍,先审问,再斩首。

每隔一段时间,就带一批人出去杀。

半个月前,被一个货车司机,一脚油门送来了东汉末年的陈舟,很不幸地成为了张邈的部下之一,被牵连进来,被关在这幽暗、腐臭的牢房里面。

“这个开局……”

“我大概是最倒霉的穿越者了!”

身陷牢狱,陈舟不是没想过逃出去,但基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反正死过一次了,又离不开大牢,他逐渐产生了摆烂的念头,等着问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死,但是看到身边其他囚徒,一个个被带走,心里难免会紧张。

等死途中,有点无聊。

陈舟给身边的囚徒、狱卒等人,讲一讲故事,吹一吹牛逼,以领先三国一千多年的知识和见解,折服了牢房里的所有人。

其中还有一个,应该是曹氏宗亲的年少公子,某天来了一趟牢房,听到陈舟的讲解,深感兴趣。

于是,他给了陈舟一个独立、干净的牢房,还有干净的衣服,每天都带上酒食来找陈舟,问这个问那个。

“先生!”

此时,那个年少公子,出现在牢房外面。

他正是曹操长子曹昂,三天之前,有一个曹氏远房亲戚,在濮阳犯事,被关在这里。

曹昂只好来捞人,碰巧听到陈舟讲解黄巾起义和大汉经济的关系,顿时被那独特的见解吸引了。

在这三天里面,曹昂每天都来找陈舟请教各种知识,佩服陈舟广博的知识和对大汉深刻的见解。

甚至提出要拜师。

陈舟看得出来,曹昂的身份不简单,在曹氏里面有一定的地位。

他就想,能不能操作一下,从曹昂身上,想办法免去一死。

有了这个念头,陈舟就走出摆烂的状态,对活着又充满期待,很配合地,曹昂提出什么问题,他就回答什么。

“公子来了。”

看到曹昂时,陈舟起来作揖。

曹昂连忙回礼,道:“先生不用多礼,我们到雅间再聊,先生这边请!”

所谓的雅间,就是他在大牢外面,空出来的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招待陈舟。

“好!”

陈舟跟在曹昂身后,在其他囚徒羡慕的目光注视之下,往牢房的大门走去。

——

东郡太守府。

“子脩这几天,一直往牢房去?”

曹操坐在厅中,不太相信地问。

站在他面前的曹仁,闻言便点头道:“前几天,我的一个亲属犯事被关了,麻烦子脩去把人带出来,从那天开始,我就听说,子脩每天都去一趟牢房,在那里一待就是大半天,好像还要拜一个,张邈的部下为师。”

“拜一个死囚为师?荒唐!”

曹操一巴掌拍在案桌上。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何况那个死囚,还是张邈的人!

他又问:“和张邈他们相关的人,怎么还没杀完?”

曹仁说道:“这是最后一批了,预计在下个月初送上刑场。”

曹操不悦道:“不用等下个月,就今天,带出去都杀了吧!”

然而,他此话刚落。

“主公!”

一个负责盯着曹昂的官吏,匆忙地走进来,作揖一礼道:“公子又去大牢了,他还把张邈那个部下带出去,让其讲课。”

曹仁补充道:“过去的几天里,子脩都是找那个死囚讲课。”

“一个死囚,有何资格讲课?”

曹操冷哼一声。

他对曹昂很重视,寄予了希望,平时都是让荀彧等文士教导。

可是曹昂不管荀彧,竟然跑去找一个死囚讲课,难不成那人讲的内容,比荀彧他们讲的更吸引曹昂?

甚至能让曹昂拜师!

曹操心里不满归不满,但听着曹仁他们的话,对陈舟产生了几分好奇。

“先不要杀。”

“我倒想看看,一个死囚,能有多大能耐。”

曹操起来,直接往外面走。

曹仁见了,赶紧跟上去。

过了没多久,他们来到牢房外面,那个雅间的房间旁边。

雅间其实就是相对于牢房,比较干净,有一些装饰的房间,里面依旧简陋。

曹操刚走近,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道声音。

“先生,昨天你让我回去思考的那个问题,我想得不太懂。”

“妓院和民生,能有何关系?”

这是曹昂的声音。

妓院是藏污纳垢之所,他连靠近都不屑。

很快,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公子应该知道,曹操每到一个城池,都会问‘此间有妓女乎’?”

“其实曹操问的,不是娼妓,是民生。”

“不过在公子看来,曹操这么一问,为的是宣泄欲望,对吧?”

这是陈舟在说话。

曹昂:“……”

难道不是吗?

曹昂很疑惑。

前段时间进门的卞夫人,就是这样被曹操嫖回来的,他一直认为曹操只是想爽一爽。

“请先生赐教!”

曹昂很诚恳。

雅间外面。

听到这段对话的曹操和曹仁二人,直接愣住了,随即脸色稍微涨红。

曹操也想不到,刚来就听到了那么尴尬的话题,还是自己儿子在讨论自己找娼妓的问题。

曹仁觉得,那个死囚敢污蔑主公,还敢直呼主公的名字,毫无敬意。

张邈部下的人,简直无法无天了!

“我这就去把他揪出来!”

曹仁可不能忍,杀气腾腾的,挽起衣袖要走进去捉人。

“等一等!”

曹操把曹仁拦下,先听听,里面那人,怎么讲解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