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想立夫纲,可是医妃太狂 8.8
作者: 唐唯恩 主角: 宗政禹 希飏
107.36万字 2.3万次阅读 27.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00章 番外(2)大结局 2024-04-13 21:39: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1.2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0章
简介

一朝穿越,现代特工军医希飏,成了相府嫡孙女,开局睡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摄政王全身上下,就只有那张嘴最硬! 初见,扭打肉搏。 宗政禹:【我娶母猪,都不会娶你!】 希飏:【我嫁公猪,也不嫁给你!】 后来,榻上肉搏。 宗政禹:【看在你这么爱我的份上,我们尽快成婚!】 希飏:【不,我脸疼!】 婚后,宗政禹:【谁说本王浑身上下只有嘴硬的来着?】

第1章 就算你是玉皇大帝,我也得上!

希飏感觉有人在触摸自己,以一种令她极为恶心的方式,朝不该去的部位。

她猛地睁开眼睛!

只见一个黑影压在自己身上,看着就很猥琐的样子,嘴里还在嘚瑟:“没想到我王麻子,这辈子竟然还能睡到希家千金贵女,这辈子值了!可真美啊!”

希飏眼睛一眯,顺手摸到一个冰冷的硬物,声音森冷:“既然值了,就活到这里吧!”

话音未落,朝眼前的人脑袋砸了下去!

砸蒙了王麻子,她利落翻身,掐住对方的脖子把人摁在地上,对准了他的脑袋瓜子,重重来了几下!

顿时,鲜血直流。

手里的东西都碎了,弄她一手的冰凌凌的水!

原来是冰块!

希飏提起地上的灯笼,环视一周。

果然,她在一个冰窟里!

诡异的是,被人高的大冰块围着,她身体却仿佛被烈焰炙烤一般。

口舌干渴!

两股发软、潮哒哒的!

右手按住左手脉搏给自己诊了个脉,她气笑了:“烈焱毒?”

一种没有男人就会死的毒!

太热了,希飏把后背贴在了冰块上降温,重新组织大脑里的那些混乱信息——

她,中医世家传人、西医十年精英、世界顶尖生物科技实验基地的特工军医希飏,代号“夕阳”。

基地遇袭大爆炸,她眼睛一闭一睁,居然穿越了!

玄周王朝,丞相府嫡孙女,希阳;

原主不太聪明的亚子,家族争权内斗白热化,前脚不知道被谁下了毒,后脚被庶堂妹希芸打晕、塞进冰窟。

希阳自小畏寒,直接冻死在了这冰窖里,倒是给了她一个寄居所!

她低喃一句:“希阳,用了你的身子和身份,我会替你报仇的!”

忽然,冰窟深处传来一声厉喝:“谁在那边!”

希飏一怔。

“男人?”

她咋舌:“先去看看货色!”

王麻子这种垃圾,当然不行,宁死也不行!

如果成色好,她可以!

当即,她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而去。

巨大冰块林立,留了一条蜿蜒的小道,冰寒森冷,颇有超越曲径通幽的鬼魅意境。

一路进入冰窟深处,夜明珠柔和的光下,盘腿坐着一个男人!

离得有点远,不确定对方是什么人,万一那啥的时候把她弄死怎么办?

希飏隐忍着身体不适,谨慎地站在原地观望:“兄台,打个商量呗!江湖救急,借根棍子!”

男人并不理会,只管问:“你是谁?”

希飏的眼睛慢慢适应了环境,看到氤氲的光线下,男人所在的位置赫然是一张冰玉床!

玉床上的男人赤着上身,全身上下只有一条裤子。

五官精致、棱角分明。

长长的黑发垂落胸前,遒劲胸肌、壁垒分明的腰腹若隐若现。

露在外面的肌肤上结出一层霜,远远看去,像个雪人。

咳咳!

身为颜控,希飏舔了舔唇:“极品男色,这波不亏!看起来好降温的样子,甚好,连衣裳都不用脱了!”

看得出来他正在运功,用冰窟的寒气压制体内的寒毒。

正到关键时期,没有攻击性。

不然,就凭那双锐利的双目、充满杀意的渗人眼神,但凡他能动弹,都会立刻让她毙命于此!

事实的确如她所料,希飏猛地扑到男人面前,一把将他推倒在玉床上,男人愤怒至极,却四肢僵硬毫无反抗之力。

只有嘴能动:“你好大的胆子!”

希飏压在他上方,手放在了他裤腰上。

充满警告的森冷话语传入耳中,威慑力十足。

她抬头,朝他的脸看了一眼。

脑海里忽然闪过关于这张脸的信息,不由一僵!

四目相对——

“希家嫡小姐,希、阳?”

“摄政王,宗、政、禹?”

双双认出了对方!

希飏有些犹豫。

这玄周王朝,宗政禹=阎王爷!

叫她大型社死的是——

原主希阳,曾经于春日宴上、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向摄政王示爱,惨遭被拒!

宗政禹对原主唯恐避之不及。

他对希家施压,要求希家赶紧给她说亲,不把她嫁掉,他就把她处理掉。

如果现在希飏睡了他,等他好了第一件事一定是拍死她!

但——

那该死的烈焱毒,体内火苗越发旺盛,恨不能下一瞬就把她烧死在这冰窟里。

最多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再得不到缓解,她就会死!

不过……

以后死和现在死,当然选以后了!

“对不住了,蝼蚁尚且偷生,就算你是玉皇大帝,我也得上!”

嘶啦!

伴随着布帛被撕裂的声音,男人的怒骂响起:“放肆狂徒,本王要将希家满门抄斩!”

“那也要等我活下去你才能斩我!”

随着希飏一口咬过来,充满戾气和杀气的骂声,都被吞没。

宗政禹从未受过如此屈辱!

可耻的是,男人无法战胜生理本能,尤其是体内寒毒折磨,她那烈焱毒对他有天然的吸引力。

他的愤怒,最终都被闷哼声淹没!

两人都中了毒,冰霜逐渐消融,扑灭烈焱毒火。

声浪过去,双双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吵吵嚷嚷声传来——

“我亲眼看见的,阳姐儿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人还在外头就亲上了,真是恬不知耻、不守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