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婚礼

书名:
重生之千金贵族
作者:
纸砚
本章字数:
2509
更新时间:
2018-01-18 21:18:1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告白公式

* 【商业矜贵大佬&一线绝美女记者】 【双豪门,校园到都市】 高湛这人向来肆意散漫,浪荡不羁,身边追求者无数。人人皆道那位高家阔少那双桃花眼,看狗都深情。 可惜浪子没有什么真情,也绝不可能回头。 后来有人在C大的“情人桥”上,看见他搂着一位明媚动人的女孩。少女的裙摆被风扬起好看的弧度,柳腰细腿,那张脸美的惊心动魄。 他望向女孩时,向来毫无波澜的眼眸里,溢出缱绻温柔。 众人皆嘲:“高湛呀,这回真栽了。” * 再重逢。 高湛早已是万人之上的高氏掌权人,身边人都对他谄媚恭迎。 钟卉迟已是一名美女记者,她报道的每一条新闻都在社会引发热议。 重逢的那晚,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男人声音喑哑极致,“迟迟,老子后悔了。” 她是生长在荆棘深处的玫瑰。 而他,淌尽树林与沼泽,越过那道暴风雨,只为将她从昏暗的枯泥里采撷。
连载中,累计33万字 | 最近更新:第150章 番外十四(“宝宝,辛苦你了”)

第1章 “迟迟,老子后悔了”

书名:
告白公式
作者:
知零
本章字数:
5413

『是爱也,动太阳而移群星。』

—但丁《神曲》

*

(楔子)

落雨的海边,海浪汹涌澎湃,浪花席卷而来。

落地窗前可以俯瞰这场壮烈的海景,然而此刻房间内的恋人无暇顾及这些。

不断升温的空间,暧昧因子疯狂滋生,连带着彼此乱砰砰的心跳与呼吸。

男人一如从前般张扬肆意,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沾上了一点漫不经心的欲。

他怀里的女孩明艳动人,双颊染上一丝罕见的红晕。

女孩仰头,双手揽上他的脖颈,红唇微勾,“高湛,今夜这片海,就是我们最好的见证者。”

雨夜潮湿,却像噼里啪啦燃着干柴,四面溅着火星。

男人深邃的眼眸里,透着缱绻爱意,那目光直白而炽热,独独只望向她。

他俯身,像是一位虔诚的信徒,吻上了女孩眼角那颗迷人的泪痣。

他的嗓音低哑到极致,又带着隐忍与克制。

“钟卉迟,你这辈子都只能是老子的。”

*

今夜帝都又落了一场大雨。

秋雨潇潇,雨丝密密地斜织着,秋的韵味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

钟卉迟还在工位上撰写新闻稿,同事们已经下班了,办公室内安静到只剩下指尖飞快敲击着键盘的声音。

终于,半小时后,她结束了自己的工作。

桌面上震动的手机在不停催促,来电人是她的哥哥钟庭舒。

男人吊儿郎当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钟大记者,下班没啊,暮歌会所,等你。”

钟卉迟随意的点开免提,一边补着口红,一边开口,“行,半小时后到。”

半小时后,暮歌会所。

看着钟庭舒发给自己的包厢号,钟卉迟缓缓推门而入。

包厢内空间很大,整个帝都上流阶层的公子哥们几乎都聚集于此。

不少人注意到门外的动静,望向门口的女孩时,眼里不由得多了一抹惊艳。

女孩海藻般的长卷发随意搭在后背,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更显透亮,姿容冶丽,眉眼精致,那双深邃的桃花眼妩媚动人。

尤其是左眼下那颗恰到好处的泪痣,增添了一丝性感。

简直美的惊心动魄。

“美女,谁的家属呀,不会是来找哥哥我的吧?”

“要不,一会儿陪哥哥喝几杯?”

最先开口的是盛氏的太子爷盛彬,成天和不同的女人出现在各大八卦头条上,早已是“臭名远扬”。

男人语气玩味,脸上漾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让人有些不适。

钟卉迟红唇微启,正准备回怼时,钟庭舒就已经起身,长腿微伸,一脚踹在盛彬身上。

“这我妹妹,钟家的人也是你可以觊觎的?”

男人嗓音淡淡,听不出什么感情,却让周围人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盛彬有些吃痛,但听到这话后,立马朝钟卉迟道了歉,“对不起钟小姐,是我唐突了,抱歉。”

“是吗?这位先生以后出门最好是照照镜子,有自信是好事,过于自信那就是不要脸了。”

女孩笑容张扬,尾声微勾,那双迷人的眼睛弯了弯。

众人皆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望向这边,不少人因为钟卉迟这话笑出声来。

盛彬一时间面子有点挂不住,但毕竟是钟家的人,他惹不起。

钟卉迟正被钟庭舒拉着往他的座位走,一抬眸,便在角落处撞上一双熟悉的眼睛。

在那一瞬间,四目相对,她心如擂鼓,有些乱了方寸。

角落的男人身穿一件做工精致的黑衬衫,最上面的纽扣被解开了两颗,线条流畅的脖颈下依稀可见性感的锁骨。

分明是西装革履,浑身却散发着桀骜不羁的痞气。

混乱的光线也阻挡不住他精致的五官,优越的轮廓被切割的更加锋利,那双桃花眼深邃似潭。

钟卉迟心中暗骂:果然还和从前一样,他那双眼睛,看狗都深情。

不论在哪儿,他无疑都是人群的焦点,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包厢内的女孩们围坐在他的旁边。

眼看着男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有女孩大着胆子,上前为他倒酒。

“湛哥,这酒听说不错,我帮你倒点。”女孩的声音甜腻,带着点矫揉造作。

听的钟卉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周围有不少他的朋友们,起哄声一阵又一阵。

“高湛你这狗,这么多正点的妹妹在你旁边你都无动于衷啊。”

高湛没有回应,懒散的往后靠了靠,他点了根烟,氤氲的烟雾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他指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酒杯,杯中的液体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

只是一直到结束,他都没再喝过那杯酒。

盛彬最近亏空了好几个项目,看到高湛后,有心讨好,要知道,攀上了高家这位掌权人,他的项目也算是有救了。

一改往日里嚣张跋扈的作风,他挂上谦卑的笑容,端着酒杯来到高湛面前。

“湛哥,我敬你一杯,以后生意上还得多向您请教呢。”

高湛摁灭了烟头,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眼神戏谑地望着他递来的那杯酒。

他微微挑眉,拖腔带调道,“哦?那一杯哪儿够?”

话音落,他随手拿起桌上那瓶度数很高的Everclear,递到盛彬面前。

“盛总不是爱和人喝酒吗,那喝吧。”

“管够。”

他声音分明是含着笑的,但却散发着凛冽的寒意,盛彬有一种坠入冰窖的感觉。

盛彬望着眼前高度数的酒,他又想到被自己亏损的那些钱,心一横,拿起酒瓶灌进了自己的嘴里。

“湛哥,我先干为敬。”

最终酒还没喝完,盛彬就已经醉醺醺的,被自己的几个朋友架出去了。

而高湛,始终闲散的坐在那儿,居高临下地睨他,饶有意味的欣赏着他的丑态。

虽然两家父母是多年好友,但钟庭舒与高湛交集不深,因为有圈内共友今天才会聚在一起。

高湛与盛彬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钟庭舒凑在钟卉迟耳边与她交流,“高家这位是和盛彬有仇吗?”

钟卉迟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她浅笑,“谁知道呢,可能真有仇吧。”

*

刚才的小插曲过去后,有人热着场子,提议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钟庭舒拉着钟卉迟一起加入,不少男士看见钟卉迟后,也跃跃欲试,加入了游戏。

“湛哥,你来不来呀?”

开口的是刚才为他倒酒的那个女生。

声音一如既往的嗲。

包厢内明明开着暖气,钟卉迟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场的女生几乎都是为了他来的,见状,也开始附和。

“湛哥,一起来玩吧。”

“陪陪大家嘛。”

高湛轻掀下眼皮,漫不经心的回了句,“行。”

提议玩这个游戏的人最先开始,他拿了个空酒瓶放到中间,伸手转了转。

瓶子转了几圈后,正好对准钟庭舒。

钟庭舒无奈的摆摆手,低笑了声,“我选大冒险吧。”

大冒险的惩罚是给自己的前女友发一条消息,消息内容从大家写好的卡片中抽取。

本以为是一些玩笑类的话术,但钟庭舒看见自己抽取的卡片上的内容后,笑容顿时僵在了半空。

卡片上赫然写着几行字:

【那臣退下了还望公主照顾好自己

臣这一退可能是一辈子对不起了】

【臣一罪:遇你;臣二罪:识你

臣三罪:交你;臣四罪:悦你

臣五罪:想你;臣六罪:顾你

臣七罪:守你;臣八罪:护你

臣九罪:恋你;臣十罪:爱你】

这段话发出去绝对是社会性死亡的程度。

见钟庭舒对着卡片呆滞的眼神,一旁的钟卉迟好奇的凑上去看了一眼。

不看倒还好,一看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几位交好的朋友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着。

“这哪个人才写的啊,我钟少不要面子的啊?”

“哈哈哈哈,钟少给咱们今晚的游戏打个样,开了个好头啊。”

钟卉迟笑意更甚,也跟着一起调侃他,“是不是还得考虑下发给哪个前女友啊。”

钟庭舒散漫扬眉,轻拍下她的头,“看好了,你哥我从来不怂。”

他好不容易添加上了前女友的微信,忐忑着将那段雷人的话复制到了对话框。

只是心理建设做了无数遍,也仍旧没有勇气发出去。

钟卉迟有些看不下去,一把抢过手机,直接替他点击了发送键。

众人期待的目光全部落在钟庭舒的手机屏幕上。

那头回复的速度很快,两个醒目的大字瞬间映入眼帘。

【sb】

简直是言简意赅,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对他的嫌弃。

钟庭舒本想解释一番,随即又编辑了一条消息。

【那个…玩游戏输了,抱歉。】

那头直接秒回了,可惜是一个红色感叹号。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众人直接笑成一团。

钟庭舒这番操作,让局面更加活络了起来,大家玩游戏的热情都高涨了不少。

游戏还在继续,这次轮到钟庭舒转酒瓶。

瓶子缓缓停下,这一轮转到的人居然是高湛。

在场的不少女生都屏息凝神,很好奇他会选什么。

男人磁性的声音响起:“我选真心话。”

真心话的问题仍旧从大家写好的卡片中抽取,在场的女生有不少都夹带私货,写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可惜高湛抽到的问题很简单:

[你觉得提分手的人和被分手的人哪个更难过]

这纸条上的字迹娟秀且熟悉,他嘴角勾出一抹淡笑。

不少人都觉得这问题有些扫兴,女生们好不容易等到高湛玩游戏,谁知道竟然是这样毫无八卦价值的问题。

钟卉迟也没想到,自己随手写的纸条,竟然会被他抽取到。

抬眸那一瞬,又正好对上了高湛似笑非笑的眼神。

她心一惊,该不会高湛认出自己的字迹了吧。

只见男人轻轻挑眉,不咸不淡的开口:“被分手的人。”

众人下意识的问出一句:“为什么?”

周围的人沉默着,似乎都在等待着高湛的回答。

而高湛正靠坐在那儿,意兴阑珊的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整个人看上去矜贵又恣意。

半晌,才听见他悠悠地回了句:“因为老子就是被甩的那个。”

话音落,众人目瞪口呆。

高湛??被甩??

钟卉迟:“……”

*

整场游戏下来,钟卉迟都有些心不在焉,钟庭舒看出她的情绪,找了个理由便带她先行离开了。

夜晚的风微凉,从衣摆处灌进,那丝凉意倒是让钟卉迟清醒了不少。

她和钟庭舒都喝了酒没法开车,只好喊了家里的司机来接。

在暮歌门口等司机的时候,钟庭舒慢条斯理的点了根烟,烟雾缭绕,男人指尖猩红一点。

“今晚心情不好?”虽然是疑问句,但钟庭舒的语气却是肯定的。

钟卉迟也懒得否认,轻轻的“嗯”了声。

“哥,你还记得我大学时谈过一个男朋友吧?”

钟庭舒点头,眼神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女孩的嗓音伴随着秋夜清浅的风一同送入他的耳朵:“就包厢里众星拱月那位,高湛。”

话音刚落,钟庭舒直接惊呼一声,“我去!所以是你甩了他?”

回应他的是许久的沉默,但此刻的无声就等于默认。

今夜没有星星,天空漆黑不见底,宛如一幅泼墨画。

秋风带着雨后特有的潮湿抚过脸颊,女孩的瞳孔深邃有神,那头长卷发被风轻轻带起。

一种独属于她的气质,像风一样,张扬且自由。

钟庭舒望着在路灯映照下女孩明媚动人的面孔,突然觉得,他妹妹能甩了高湛根本没毛病。

就凭她那张脸,完全有恃美行凶的资格。

“所以你今晚是因为见到了前男友才心情不好?”

钟庭舒的话直白了当,一语中的。

钟卉迟有片刻愣神。

是这样吗?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

见女孩没开口,钟庭舒默默又点了根烟,缭绕的细长烟雾蜿蜒着上升。

“你听没听过一句话。”

“用时间来忘记的人,是最经不起见面的。”

*

暮歌会所。

钟家兄妹离开后,游戏也没有再继续。

贺思卿与吴尚安姗姗来迟,二人自觉地坐到了高湛旁边。

有人调侃他们:“场子都要散了,你俩才来,这是赶着来买单?”

贺思卿吊儿郎当的笑笑,“哪能啊,买单这事儿肯定得咱们湛哥来,他最不缺的就是钱。”

高湛没应,在场的几位公子哥岔开了话题。

“你俩今天来晚了啊,错过了大美女呢。”

贺思卿一听这话,瞬间来了兴致,“什么美女啊?”

有人急着回答:“就钟家那位千金,叫钟卉迟,我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美的不像话。”

正在喝酒的吴尚安直接被呛到,对上贺思卿呆滞的眼神,二人面面相觑。

“我没听错吧?钟卉迟?”

二人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高湛。

高湛静坐在那儿,现场的灯光似乎都汇聚在他身上,男人一双深邃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只见他薄唇轻启,吐出了几个字,“你没听错。”

在场的其他人并不知晓高湛与钟卉迟之间的渊源,还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

“不过我怎么从没见过她啊,钟庭舒我倒是经常在各种活动遇见。”

“她好像一毕业就去南城工作了,是南城电视台的记者,最近才回到帝都。”

“南城?那可比不上帝都啊,她一个千金大小姐,怎么跑那么远工作?”

一位公子哥微抿一口酒,无奈的摆摆手,“那谁知道呢,但她可厉害了。”

“去年轰动社会的老年人保健品骗局都知道吧?就是她报道的,听说她直接混进了制作工厂里,拍到了关键视频,曝光了那个保健品集团。”

“这姑娘吧,虽然是大小姐的命,但也挺拼的,也没靠过家里。”

……

周围人讨论的声音窸窣,高湛莫名觉得有些烦躁,随手拿起桌面上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根。

额前的碎发遮着狭长深邃的黑眸,混乱的光影里,他的眼神晦涩不明,好似一潭深不见底的泉水。

“阿湛。”贺思卿试探性喊了一句,脸上挂着一丝担忧。

一旁的吴尚安缓缓开口,“她报道的老年人保健品骗局,你看过吧?我记得那消息出来后没多久,你就收购了一家医药公司,专门研发老年人保健品。”

高湛靠坐在那儿,吐着烟圈,一抹猩红明灭,他的模样在烟雾缭绕中有些失真。

男人仍旧是那副狂妄不羁的样子,但语气里,却有着不易察觉的落寞。

“她的每一篇报道,我都看过。”

这句话,伴随着面前飘渺的烟雾,散于空气中。

*

回家的路上,又落了雨。

钟卉迟坐在车后座,望着眼前一闪而过的风景,视线有些恍惚。

直到眼前的画面开始失真,她的思绪似乎又飘回了几年前的那个雨夜。

那夜,高湛漆黑如墨的双眸晦涩不明,在昏黄的路灯下,在朦胧的雨雾里,那些欲盖弥彰,却又快原形毕露的情愫在叫嚣着。

世界模糊到他们的眼中只剩彼此,少年的肩头被雨水淋湿,那把伞却倾斜在少女的那一侧。

微凉的秋风里,他的目光灼热,语气仍旧张扬肆意,“钟卉迟,如果你觉得打伞没有诚意,那我淋雨爱你。”

在那个落雨的秋夜,少女的心脏跳动了一百零一下。

……

钟家别墅。

钟家父母为钟卉迟与钟庭舒在公司旁边购置了房产,兄妹俩只有周末才会回家住。

眼下时间已经不早,钟父钟母已经睡下了。

兄妹二人互道晚安后,回到了各自房间。

钟卉迟泡了个澡,消除了一天的疲惫。

等她洗漱后躺到床上时,时间已经划向一点。本该是困意来袭的时刻,她却毫无睡意。

想起今晚高湛散漫不羁的眉眼,一如从前,他永远是最耀眼的存在。

明明分开了那么久,却还是能轻易拿捏住她的情绪。

钟卉迟甩头,想将他的身影抛之脑后。

就在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

钟卉迟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但却是本地号码。

她犹豫几秒,接了起来。

对方没说话,电话那头有风声,伴随着滴答的雨声,像是雨滴落在窗棂上。

电话没挂,钟卉迟心口有些沉,大抵猜到了电话那头的人。

半晌,那边才传来一道喑哑到极致的声音。

“迟迟,老子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