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正文完结

书名:
重生之天价影后
作者:
纸砚
本章字数:
3532
更新时间:
2017-04-29 22:26:57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女皇陛下在娱乐圈封神

【古穿今+女强+娱乐圈+爽文+马甲】 为帝二十九年,姜令曦在御驾亲征班师回朝途中不幸崩逝。 再睁眼,已身处一千年后的现代,成了全网人人喊打的作精小明星。 人人喊打?作精?小明星? 姜令曦付之一笑,她堂堂女皇陛下最擅长的就是在绝地之下扭转乾坤! 于是,全网很快就发现,关于姜令曦的热搜再次爆了,却不再是黑热搜。 点进去,网友全都在大喊:大佬666! 求生综艺,姜令曦一人带飞全场,就连因伤转行的前兵王都忍不住虚心请教丛林生存指南。 女帝历史剧翻拍,姜令曦初一亮相,原本只存在于大众想象中的千年前盛世女帝顿时有了清晰的模样。 龙袍走秀,时尚教父下意识在姜令曦面前执臣子礼仪,红毯生图更是惊艳海内外。 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隐藏马甲在不小心暴露之后,全网:麻了麻了,陛下请看我速度滑跪! 直到姜令曦最后的隐藏身份曝光:商业帝国沈氏的当家夫人! 镜头下,神秘老公终于露面,男人满身矜贵,唯有看向身边人的时候眼神柔成了春水:“我是沈云卿,这是我的沈太太!” 亦是他不甘一世为臣不惜跨越千年终于得以圆满的梦!
已完结,累计185万字 | 最近更新:第831章 番外:庄周梦蝶

第1章 女帝重生在一千年后

书名:
女皇陛下在娱乐圈封神
作者:
軒十一
本章字数:
2033

塞北旷野,大帐林立。

然而虽是大胜北部蛮族班师回朝,整个军帐中的兵将们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喜色。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位于中央的那座明黄大帐。

那是他们帝王带领他们御驾亲征的大帐。

帐内。

帝王端坐在桌案前,目光落在面前一众单膝跪地的将领们身上。

帐中越发安静下来。

掩嘴轻咳片刻后,她才慢而坚定地开口:“传位诏书已快马加鞭传去京城,从今往后,尔等务要尽心辅佐新帝,守我大胤边疆,绝异族犯边之野心。”

“谨遵陛下令!”

跟方才有些低哑的女音相比,众人的回应声响彻大帐,但不难听出有人已经喉头发涩声音哽咽,强忍着才没有哭出声来。

“都下去吧,朕想歇歇。”

“还请陛下万务保重。”

目送最后一人走出大帐,姜令曦端挺的后背这才放松了些,身侧递来一杯清水,她接过一饮而尽。

“陛下,青鸢扶您去榻上歇息片刻吧。”

姜令曦回头就看到眼眶发红的青鸢,忍不住轻笑一声,“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哭鼻子啊!”

对上那双自带威势中又含了几分清浅笑意的眼睛,青鸢连忙眨眨眼憋下泪意,努力勾起唇角,“陛下莫要取笑青鸢。”

姜令曦借着她的力道缓缓起身,一直走到床榻前靠坐下来,顺便握住了青鸢正打算收回去的手,“朕的身子朕心里最清楚,怕是撑不到回京城了。”

用眼神止住红着眼欲开口的青鸢,她接着道,“此一战北蛮大败,百年内必不敢再大举犯边,新帝是我亲自选出来的人,性子仁厚,再加上有丞相辅佐,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倒是你,宫中虽衣食无忧,但到底不自由,待我走后,你想出宫便出宫,当年我赏你的庄子和宅子,这些年都有人看着呢。”

“陛下!”

青鸢快把嘴唇给咬破了,但还是没能忍住,不过片刻便泣不成声。

“只是江南水患,丞相他亲去治理,朕怕是等不到沈卿送来的折子了。”

“丞相大人才干斐然,定不会让陛下担忧。”

姜令曦想到那个在朝堂上唯一一个敢跟她呛声的清傲身影,不由微微一笑,“这倒也是。”

“陛下,您歇一歇,待会还得喝药。”

“好。”

等青鸢小心翼翼捧了一碗刚熬好的药回来,走到塌前就见陛下消瘦又安静的睡颜,那是一张即便染了风霜,也能让人在千军万马中一眼惊艳的容颜。

只是陛下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

等等,陛下自从因为染了风寒后,就算睡着的时候也总是忍不住微微蹙着眉头。

“啪!”药碗落地,黑褐色的药汁紧跟着迸溅开来。

但榻上的帝王再没能睁开眼睛,抬眼看过来朝她笑骂一声:毛手毛脚的。

元昭二十九年,曾在一众兄弟厮杀中勇夺帝位,在位期间开创了元昭盛世的元昭女帝,于御驾亲征大胜北蛮班师回朝途中,因受伤未愈又感染风寒,不幸崩逝。

自此,山陵崩!

*

“我看曦曦姐眼皮好像动了,是不是要醒了?”

“你在这守着,我去叫医生过来看看。”

说话声,来来去去的脚步声,各种杂乱的声响一股脑涌入耳朵,姜令曦有些不耐地皱了下眉。

她感觉自己沉浸在一个遥远又漫长的梦境里,自从登上皇位以来难得能睡一个完整的觉,偏偏有人来打扰。

直到眼皮就要被一只手掀起,她这才被迫睁开眼睛。

就见面前一左一右两个脑袋正在缓缓放大。

“醒了醒了,总算是醒了!”

“姜令曦,你看这是几?”

光线涌入,睡着之时的梦境也在尽快脱离,但姜令曦还是捕捉到了一些关键信息。

那或许不是梦,而是另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孩短暂的一生。

而面前这两个刚刚还出现在梦境里的人,恰好佐证了这一点。

再看那穿着一身白袍放在以前叫大夫现在叫医生的短发男人伸过来的两根手指头,姜令曦:“……”

她闭闭眼又睁开,艰难启唇:“二!”

“视觉正常,思维正常。”医生收回手,“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得再观察观察,做完检查之后才能办理出院。病人可能还会有些不舒服的反应,譬如头晕恶心,有情况及时跟我说。”

佟悦一边连连点头一边送医生出去,留在床边的路筝筝还一脸欢喜着,“曦曦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再次听到曦曦姐这个称呼,姜令曦不由恍惚了下。

记忆里曾这么叫过她的,只有她那年幼早夭的幼妹,晋安公主姜令安。

回过神,她发现自己还是不喜欢这么躺着看人,“我想坐一会。”

路筝筝连忙体贴地把床头给摇高,边摇边问道:“这个高度可以吗?”

“可以了。”

路筝筝又连忙停下动作,不知为何,面对刚醒来的曦曦姐,尤其是对方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她总莫名有点紧张。

以前就算曦曦姐朝自己发脾气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感觉没法干站着,她想了想又问道:“那,曦曦姐,你要喝点水吗?”

姜令曦自然看出了面前这小丫头有点紧张无措,也清楚对方为什么会这样。

哪怕她已经很努力在收敛了,但执政将近三十年一朝一夕间养成的威势,哪是那么容易就收敛起来的。

正觉嗓子有些干,于是点了点头:“好。”

目送路筝筝先是松了口气,转身去接水,姜令曦垂眸看着自己如今嫩白无一丝老茧的掌心,也轻轻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

饶是再不敢置信,她如今重生在一个年仅二十二的小姑娘身上也是事实。

更让她惊奇的是对方所处的时代,距离她熟悉的大胤朝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

但能跨越一千多年的历史长河,得以重活一次,亲眼见证这一千多年后的盛世盛景,于她而言,是幸运。

就连接收到的记忆中原身临死前留给她的一系列烂摊子,这么一想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