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天帝体决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墨白 主角: 秦冲 叶倾仙
137.96万字 4.6万次阅读 40.5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37.96
    累计字数
  • 2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1章
简介

【杀伐果断+不圣母】 秦冲于圣路之上被陷害,剥夺命魂、刺罪于面、断之一臂,秦族举族救之。 危难之际,秦冲得吞天饕餮相助,炼荒天帝体决,吞噬天地,荒芜万界! 这一世,我秦冲为荒,镇诸天万古!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秦族不跪,就是不跪!

“秦家罪子秦冲,于圣路上对南宫碧月不轨!”

“刺其罪面,断其脏臂,废其命魂!”

荣城之外,天穹黑云密布,十万武者,尽皆神色肃穆,躬身而立。

因为,此刻在苍天黑云之下,有南宫家圣人携无上圣威凌空。

如一座岳,压的所有人都无法喘息。

秦家之子秦冲,曾经荣城第一天骄,八岁觉醒炎蟒灵体,十岁踏入铸体,十六岁就已半步凝玄境,曾经为秦家征战八方,立下赫赫战功。

其更是于三年前,获得进入圣路资格,只要通过圣路试炼,便可进入大商皇朝的三大圣地修炼!

可不曾想,三日前秦冲竟因亵渎南域第一世家之女南宫碧月,不但被逐出了圣路,还被废掉了丹田命魂!

从此,天赋尽毁,沦为凡体残躯!

如今,这南宫家新晋圣人,更亲临荣城。

“亵渎碧月,罪孽至深,今路过荣城。”

“惩其天雷大刑!”

苍穹之上,那南宫家圣人被大日一般的圣光包裹,声音震荡九皋。

声落,有雷弧弥漫的雷法阵图坠万丈之外,将方圆千丈,瞬间化成焦土!

“什么?天雷大刑!?”

可荣城之前,一众秦家修士闻言不禁大骇。

他们纷纷看向那躺在担架之上的秦冲,其神色虽然战意不消,可肉身却已羸弱至极。

承天雷之刑,必死无疑!

“秦家之主秦放,恳请圣人息怒!”

此刻,秦家最前,一道头发花白,身形魁梧的武者开口拱手。

“天威难解,圣怒难消!”

那圣人声音冷漠至极。

武道九境,铸体、凝玄、结丹,万象、王侯、圣人、圣皇,问道、和陆地神仙境。

秦放不过一个小小凝玄巅峰,于圣人眼中,宛若蝼蚁。

“秦家男儿,凡高过马鞍者,出列!”

可秦放垂手,冷然低吼。

咚咚咚!

骤然之间,其身后一百零八位男儿尽皆踏着烟尘上前。

有年近古稀的垂暮老者,有容貌稚嫩的孩童,可他们的神色紧绷,刚毅至极。

“取刀!”

秦放声音再起。

锵锵!

所有秦家男儿,尽提三寸短刃而出。

“卑贱之族秦姓,是要触圣人之威么!?”

南宫家圣人身侧,一紫衣华服绝美少女寒眸低垂,声音冷冽。

此女便是南宫碧月,如今以修至万象之境。

“秦家恳求圣人息怒。”

“秦家男儿,刺罪字于面!”

可秦放却忽然举起手中短刃,横于面颊。

“爹!”

“你干什么!?”

终于,秦家男儿之后,面色苍白至极的秦冲怒吼。

想要挣扎爬起,可浑身却早已没了丝毫力气。

刺面之刑,乃是辱家族尊严之罚。

他已承受,岂能波及整个家族?

“刺!”

可那秦放不曾回身,利刃割裂皮肉,鲜血流出。

在十万荣城武者震惊至极的注视之下,一百零八位秦家男儿,尽血满面额。

那鲜红的罪字,好似烙印。

如此,日后秦家男儿将以罪字容貌视人,于家族荣耀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不!”

秦冲滚落在地,使劲了浑身力气,想要站起。

“圣人,可够消怒!?”

家主秦放抬眼,虽面浴血,可神色不变。

“不够。”

但圣声如水,不见丝毫涟漪。

秦放咬牙,一众秦家子弟更是心中惊怒。

赔上家族荣耀,还是不够!?

“秦家男儿,拔剑!”

可秦放还是低喝。

声落,百剑出鞘,铮鸣声骤起。

“斩左臂!”

嘶拉!

如此,在南宫碧月的蹙眉之下,百余道染血手臂,飞向半空!

这秦家男儿,竟全部断臂!?

“爹!”

“三爷爷!”

“侄儿!”

众人身后,那秦冲更是泣血嘶吼。

百臂落地,其中甚至有孩童之残躯,红血白骨,何等刺眼。

这一刻,秦冲的心,都要裂了!

荣城其他将家族武者见状,更是无不心中惊骇。

这秦家举族,竟都如此刚烈!?

“圣人,可够消怒?!”

秦放扔掉手中染血长剑,目光直视,身躯不动。

“不够。”

可圣音依旧,更添了戏谑。

还不够!?

荣城之前,十万武者神色肃然。

“秦家男儿,抬手!”

“废命魂!”

家主秦放深吸一口气,似乎也早有预料,旋即上百秦家修士,尽皆抬起右臂,气息灌注。

废命魂!?

可这瞬间,十万武者喧嚣乍起。

废命魂等于自断武道。

那整个秦家,就算完了!

为了一个已沦为废物的秦冲?

真的值得么?

“不,你们不可以!”

此刻,那秦冲双手拄着泥土,佝偻着身躯,用了浑身力气,已经开始站起。

砰砰砰!

但是,让他心中绝望至极的,接连的闷响声,已经在他的身前响彻。

包括家主在内,所有秦家男儿,已经一拳震在了丹田之上。

鲜血喷出,气息瞬间萎靡!

命魂破碎,修为顷刻全失!

“圣人,我秦家男儿以刺面,断臂,废命魂!”

“圣怒可消?”

秦焱抬眼,浑身虽然颤抖,可还是朗声问道。

“你这卑贱之族,倒是有几分血性。”

“但我姑姑乃是圣人,凡人之罪,怒火难消。”

“不如,你举族断腿,跪拜于前?”

但这次,那南宫碧月却忽然冷笑开口。

虽然其容貌倾城,可如今却带着狰狞,宛若蛇蝎。

秦放闻言,胸膛不禁起伏。

他相信自己儿子的人品,绝对不会做出那亵渎不轨之举。

而且,就在他儿秦冲被废之后,这南宫碧月就觉醒了炎雀命魂,成为王体。

这天底下,哪有如此巧合之事!?

可就算秦冲的命魂被夺,又能如何?

这南宫世家可是南域四大古族之一,皇朝贵胄,背靠瑶光圣地。

南宫家如天。

而他秦家,只是瓦砾。

但,秦放却豁然抬眼,眸光坚毅。

“秦族,不跪!”

这,是秦家祖训。

可上跪天,可下跪地,可跪祖先,可就是不能跪拜旁人!

“要么,你全族跪拜,要么,那罪子受死。”

此刻,圣音再临。

这让秦族上下,无不动摇。

如此,实在难以抉择。

“圣人在上。”

“我秦放愿意代替犬子跪拜,受刑,恳请圣人,网开一面!”

那秦放说着,便要屈膝。

如今,就让他一个人,来承受祖训的惩罚吧。

他已,决心赴死,也要保住儿子。

“爹!”

可就在此时,一只冰冷的大手,却忽然拖住了秦放的手臂。

“秦家不跪,就是不跪!”

秦放动容,气息颤抖着回身,却赫然见到,儿子秦冲,竟然站起。

虽然,这已经耗尽了他的所有力气。

“儿子,为父可以死。”秦放托着儿子的身躯,一双虎目泛红。

“但不能为我而死。”

秦冲摇头,他的眸子中,羞辱和愤怒已经淹没,化成了疯狂。

他不能再让家族为他承受本不该的苦难。

旋即,他看向苍天乌云下悬浮的圣人和南宫碧月。

“我秦冲,愿意受刑!”

“呵呵,真是废物一个!”苍穹之上,那圣人冷笑。

旋即一股力量直接将秦冲抓起,扔进了万丈之外的阵图之内。

“我儿!”

秦放嘶吼,状若疯狂。

可身前一尺,却宛若无形界墙,让他无法逾越。

“罪子受刑,举城观之。”

“这,就是得罪南宫家的下场。”

圣人声起,抬手之间,一道印记,打入黑云。

咔嚓咔嚓!

顷刻间,雷恸于天,电弧游走,化成十万丈骇人雷漩。

“碧月,我们走吧!”

天雷大阵乃是圣地之刑,一旦启动,秦冲必死。

她已经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了。

此次带着南宫碧月入圣地修行,荣城,也只是路过,她新晋圣境,只为立威。

“秦族所属药田,矿脉,尽皆剥夺,所有秦族女子贬为贱奴之籍,为奴为婢!”

“哼,一群蝼蚁!”

可那南宫碧月却还是冷嗤一声,说罢之后,这才转身,跟着那圣人离开。

她要整个荣城武者,都看着秦冲被大刑处死,都看着整个秦族崩灭!

“呵呵,哈哈哈哈!”

但此时,那被扔进了天雷阵图中的秦冲,却忽然狂笑了起来。

双眸涌动着怒火,无尽的耻辱,在这一刻,已经犹如决堤一般迸发。

“他秦冲不可辱,秦族,更不欺!”

“吞天饕餮,如今天雷将至,这能量,够我铸就荒天帝体了吧?”

秦冲忽然低吼,胸口之上,一尊诡异的鼎形纹身,倏然显化。

他在十三岁的时候于古矿之中,得到过一枚古鼎,其形如蟾蜍,张着大嘴,秦冲险些把他当成夜壶。

只是,这古鼎开口,自称是什么天帝魂器吞天饕餮,可以吞噬世天地,荒芜万界,要他自废命魂,以继承天帝机缘。

秦冲只当笑话,未曾理会。

自废命魂,那等于自断武道!

可这古鼎却直接隐入他的身躯,化成了一道纹身。

如今,他命魂被夺,家族承辱,这大帝魂器,是他最后的希望!